学校提供的几个研究所的实习岗位里,有三个公然直接在备注里写[男生]两个字的。
舍友们虽然知道这不公平,但也没觉得有多大不对。

似乎很多事都是这样,不公平但是大家不觉得不对的事情,就可以明目张胆去做的。

希望所有商家知道,我买你一个东西就只是想要这个东西而已,不是想和它的制造者产生什么羁绊,更不是允许你以后就可以联系我了。有需要我会联系你的,那通常都是产品有问题的时候。我也知道怎么联系你,你又不是中情局。

一些垃圾男跟妖怪似的,最怕镜子。把他说的话、做的事照出来就又慌又怒地骂别人搞性别对立。

共青团中央在评论里把询问jm事件的都删了,只留下了精选评论。
所以,无论铁拳砸不砸到男人身上,反正女人已经被砸透了。

@wonder 但我这个不是在调查收入水平,是对收入的要求,反应的是一种最低期望。
即:选5k-7k的人不见得只赚7k,而是对收入要求不高。

我是觉得它反映出大家对收入的要求差异极大,甚至有些人的要求是别人的几倍了……

几年前是“低端人口”,今天是蛋壳租客。
一样的下雪天,被驱赶出住处,没有人管,没有政府部门负责。投诉无门,房东租客双双损失,唯一赚的盆满钵满的就是骗钱跑路的中介。

你以为你大学毕业有工作了有学识懂得多至少和那些低端人口不一样,
其实是一样的。

不由又想起那句话,
你爱国,国爱你吗?

只能无能狂怒的时候就会觉得世界末日没什么不好,起码死亡是公平的。

pua父母课程随机开课x
调教父母肯定是少不了炸的。你要炸,要让他们知道你是个会炸的人,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小猫咪。更重要的是,你炸的点要有“随机性”。你就是要因为屁大点事炸,让他们不清楚你为什么炸,让他们抓不到规律。慢慢在他们心目中塑造一个“会炸,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炸”的形象。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在所有的方面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因为所有的方面都有可能让你炸。而人一旦小心翼翼起来,才会开始多想,多换位思考,才会意识到之前的做法到底不妥在什么地方,才有真正理解你的可能。

而且说真的,军妓可以而慰安妇不可以,啊,爱国主义的世界啊,对着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白磷弹高呼亚美尼亚活该的世界呀。

冬天不爱说话,或者说发嘟减少了。
是这样的,言论也是会随季节而发生热胀冷缩的。
现在正处于冷缩的环节。

票圈跟我同龄的大学同学A:结婚照,谢谢大家的祝福。
跟我同龄的大学同学B:今天带娃去公园,娃太跳了。
跟我同龄的前司同事C:和业界大佬共进晚餐,收获颇丰。
我:鬼灭之刃cosplay试妆.jpg

关于雪。
在小学低年级的时候,许多地方还需要在秋天自备冬天烧锅炉的煤,于是学校或者住宅区的某些地方会出现煤山。下了雪,就变成雪山……
悍不畏死的小孩们的娱乐活动之一:从附近的高处(比如墙头、平房顶)往雪山上跳,或者从山顶像溜滑梯一样滑下去 🤦‍♀️

再大一些,就开始陷入扫雪地狱。
还记得中学有一年,雪特别多,几乎每一天下午我们都要出去扫雪(重点是除冰),有一天扫着扫着天上又开始下,同学抬头看着雪花落下,都忍不住无奈的笑了。
扫雪很累,因为有时候冰被车辆压实了,非常难除,有一次甚至是男生跑去附近的单位,借来铁锤,抡开膀子砸碎了,才用铁锹铲干净。
——至于什么除雪剂,除雪车,那真都是后来的事情了。我小的时候,城市几乎所有区域都分配到单位/学校,一下雪集体出动,谁也别想偷懒。
每每扫雪回来,好多同学都累的睡倒一片,于是最后一两节自习就那么睡过去了,班主任很和蔼,也不会叫人。
(看起来很浪费时间是不是,然而并不觉得我的同学们比衡水模式出来的学生差多少,可见衡水模式是真的不正常……)

其实这样的偷懒时光,却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快乐片段之一。

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
那一年低级人口被清理流落街头,去年高级人口买别墅被坑了流落街头,今年中级人口租房被赶流落街头。流落街头是咱随机降临的宿命 ​​​

别说外贸了,光是海外对公汇款,国内拿钱就烦的要死。
我司正常业务付给国内母公司钱,国内母公司要拿钱,一开始就要先拿着合同去税务局那边备案,等到业务结算完了我这边汇完款国内要拿着盖了备案戳的合同和公司各种证明去银行,去了之后还不是立刻拿钱要等个三四个工作日。

这是18年的情况,等到去年去拿钱,还要提交你们业务的往来证明,比如买的软件或者做得成果物(这怎么给?非常迷惑

可能一年也就打回去百来万但是跑手续跑银行能跑好久,打一次就要跑一次,所谓的反洗钱都是反老百姓呢。

听在这边做房地产的说卖了套5E的房子,买家许诺国内银行行长帮他把钱弄出来给200w人民币,这能说啥,屁民真就早点死吧。

一直在吃的进口抗过敏药,是去年急性荨麻疹发作医生给开的。今年国庆又发作的时候药吃完了,换了国产药,但并不见效。

昨天复发实在痒得受不了,今天去了同一家医院。陈述完病情还是维持荨麻疹合并光敏性皮炎的诊断。医生在那里打字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掏出开思亭的药盒,表示就等着您给我开这个药了,只有这个药有效果。

然后医生顿了一下跟我说,这个药今年开始药房就不进了,要自费到外面去购买。

我:我在外面跑了好几个药房了都没有……
医生:那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就吃国产的,纯度可能不够。

然后刚刚在阿里健康找到了我的药,三盒98块。今天还吃不上。这要是急病,可真等不了。

医保药物。国内药企。阿里健康。这里面得有多少py交易啊。每日一问小粉红:“铁拳就算不砸在你身上,那个连带的拳风,你真的一次都感觉不到吗?”

我戒掉了所有手游,放弃了很多肝很久的进度,因为傻逼华为手机实名制给身份证号码还不够,还要拍正反面身份证和绑定银行号,你他妈要拿这个去干吗,玩个游戏还想要人卖身,这种能拿去贷款程度的资料索取是合法的吗?
唉,还是得攒钱去买个苹果吗……

吃得苦中苦,方为畜中畜。

友情提醒一下长毛象的朋友们,年底到啦,你的支付宝/信用卡/移动联通等运营商之类的积分又将过期啦!有空的时候可以尽早开始兑换啦 :ablobdundundun:
刚拿移动的积分换了五十块钱话费,快乐。

在把时间精力浪费在不如你的人身上之前,先评估一下:1.你是因为喜欢对方才这么做的吗?2.你是因为想帮助对方才这么做的吗?3.你是因为能从中捞到好处才这么做的吗?
如果都不是,那你最好收点钱。如果收不到钱,就不要营业。

编辑这个行业的工资十多年了就没怎么涨过,也是服气。
我当初在北京根本存不下来钱(也是后来离开的原因)
当真是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唉。
(更不说作者征税800起,40年了从80年代到现在就特么没变过)

中国的图书非常廉价,这在文盲率高以及大家都非常穷的年代是可以接受的,有助于提高人民的整体文化素质以及降低汲取知识小门槛。而且90年代之前,编辑和作者都是吃国家口粮的,也就是说,工资固定,不受市场影响。
但是90年代之后,出版市场化,出版社自负盈亏,物价飞涨,而时至今日中国书价依旧低到令人发指,其实从根本上是损害创作的,因为编辑和作者根本吃不饱饭,好一点的人才都流失了(再加上严厉的审查和思想管制,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年来所谓的正统文学领域一片荒芜的原因……)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