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的学生里,最能言善辩的是宰我和子贡,可是为什么孔子夸子贡是“瑚琏之器”,对宰我的评价却是”朽木不可雕“呢?因为这两个人虽然都聪明,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问题,但是由此得出的结论却是不一样的。同样是”周礼其实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商纣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坏“,宰我就直接说:周人用栗木做土地神的神位,是为了“使民战栗”(也是够狠够阴)。相较之下,子贡就滑头得多,他也知道“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纣王作为亡国之君,肯定是被后世黑得过分了。而子贡作为饱学之士,一定掌握了很多我们现在无法获得的材料证明这一点。但他的结论是什么呢?是“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所以说君子要避免处在这种不利地位,不然所有污水都泼到你身上,是洗不干净的)。也就是说,子贡的聪明,是只有功利而没有是非的。也正是由于他一时的滑头,很多史实就这样永远淹没在了道德的垃圾堆里。由于宰我,现在我们至少知道周人做社神的木料是什么;由于子贡,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孔子很喜欢他。对这种聪明人,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要是知识能通过性传播早把你们都强暴了

人生经验:除非有紧急的原因,否则不要轻易以为换一个国家换一个喜欢的专业就什么都会好,身心调整不好即使有热情有天赋也会被消磨殆尽

看到一个非常精彩的评论,说三体其实就是农家乐——对三体的喜爱,是享受着文明价值观好处的人,对一种非文明状态的美好的想象,这可不就是城里人对于农家乐的感觉吗?我再补一句:三体对于中国人,是农民自己把农家乐当真了,真觉得乡下就比城里好了。城里人来玩就图一乐,而我们则注定要生活在这个大型农家,而且一点都不乐。

生育 

说到生育率下降、生育意愿低迷之类的事,可能好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环境困难、经济下行、观念变化之类的吧。在那个想不想生孩子、愿意生几个的投票下面,还有人讲的是从父母那里获得的感受,希望父母从来没有生下过自己,自然也不会想要生下孩子。被情绪不稳定而又热衷于强调牺牲的监护人养大的人,很多会觉得自己不配来到这个世上,会觉得如果自己死了父母会过得更好。我甚至不知道一个没有这么想过的人,是怎么长大的。拒绝生育的观念和决心,不仅来自于“大环境变差”之类的“大”理由,更来自于中国父母给予后代的直观感受:养育孩子,让当下的不少人想起所有自己在成长过程中遭到的贬低、虐待,产生的创伤。我们用上一辈不曾有过的自省意识和心理学术语尝试修补自己,用拒绝生育来拒绝成长过程中失职的监护人们,深知被他们打碎的自己没有把握能养育好另一个人。不把一个无权选择的生命拽入人世和家庭的恐怖之中,不仅是放过自己,还几乎成了一个道德选择。

我意识到如果想要为人们争取些什么,就不得不接受“人们”里有不需要你争取的那些东西的人,有不理解你的行为的人。ta们不是更“低等”的存在,ta们只是不属于你幻想中的“同类”,你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在为你的“同类”争取利益,因为你无法筛选抗争的受益者。把所有人当成一个意见统一的整体的“同类”去争取权利,最终是一定会心寒的。如果争取的权利也会分给你恨的人,那你还要不要争取,这才是你最终要做出的选择。我们必须承认复杂性,否则只是在为另一种想象的集体而呼喊。我们必须拓展容纳复杂性的空间,否则生态系统将在单调的两极中崩溃。结构多元不是其中一极的口号,也不是两极之中的填充物,它是动态、是不断生成的动作。

杂诗七首·其一
黄庭坚 〔宋代〕

此身天地一蘧庐,世事消磨绿鬓疏。
毕竟几人真得鹿,不知终日梦为鱼。

#乾坤清气

一个公司里最糟糕的就是大家对自己做的东西没有ownership。然后公司给你洗脑把很多人洗成有owndership mindeset,but tbh you don't really own anything. 这个就跟法老让几万个奴隶给他修金字塔是一样的,然后给你洗脑说你own其中一块石头,但是这是人家自己的祖坟,你不但不own,很可能还要去陪葬。

主要是资本家太贪婪,所以你看vc圈的人对DAO什么的反应很冷淡,因为这个动摇了他们的根基。DAO就是把owndership下放,每个人认领自己能做的部分,且有各种投票机制。虽然目前还是一个实验(但是有相对成功的样本,比如DeveloperDAO),但是这个我认为就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小时候,春节对我来说,是穿新衣服、放鞭炮、压岁钱、无限制的零食和饮料,以及被允许熬夜。

长大后,春节对我来说,是亲戚们催婚,是长辈们攀比谁家的儿女给父母的钱最多,是各种人比谁嗓门更大,是小学文化的爹味男们在饭桌上给全球政事指点江山,是母亲在厨房里从早忙到晚却只能吃客人吃剩的(因为她总是最后一个加入到饭局),是好多天都吃不完的剩菜。

现在,春节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给孩子一小笔零花钱的借口。
没有大鱼大肉,没有浪费,没有走亲戚,没有社交。

我不在呼什么年味不年味的。我只是希望人人都不要为难别人,更不要为难自己。
如果过年给人带来的是经济、精神、人际关系等各方面的压力,那这年也许还是不存在的好。

想举办第一届象友云烤面包活动!时间大概是下下周的周五或者周六傍晚。是一个非常简单的Focaccia,步骤很容易谁都能做(相信我)材料也很简单,除了烤箱烤盘量杯没有特殊工具。打算在Zoom上进行。

问:线上烤面包能行吗?
答:以前公司在疫情期间搞过这事儿,跟同事都能行,跟象友更有信心啦!
问:大概需要什么材料
答:面粉,酵母,盐,蜂蜜,橄榄油,黄油,大蒜。

到时会需要头一天晚上或者当天早上自己按照步骤做一些准备工作,因为面团需要饧一段时间(常温3-4小时或者在冰箱24小时)Zoom主要是整理面团+最后一次饧面一小时,烤25分钟,以及最后的吃面包。等待的时间会组织做游戏或者破冰闲聊之类的。

搞个投票看看大家有没有兴趣以及哪天比较有空。

我从前以为社达是一种傲慢,现在我发现它其实也是恐惧。

只要我比你们强,或者有一天我比你们强,我就不会沦落到你们的境地,我就是安全的;你们之所以悲惨是因为你们弱小、失败。这个谁强谁安全的规则是正确的,它会保护我。

恐惧里没有同情和同理心,只有对自身存活的担忧,他们用最原始的丛林逻辑给自己找到了支撑。

他们是被恐惧驯服的动物。

一想到微博上那个吵架必备的“防疫爱好者”的热词是我创造的,本人就有一种在上风口点了炸药就跑的时代风云人物之感

时隔三年,全世界再次回想起了被“中国病毒”支配的恐惧。

看到微博有人嘲讽说年轻人在狂欢,八宝山在排队。想了想,连个嘲讽都是等级森严啊,国人一辈子也不过活着进中南海,死了进八宝山。人家进八宝山的才叫人,其他排队等着进火葬厂,村里一片的孝服,在人家看来都是不作数的。

"已知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大部分人只学半句。

Show older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