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习近平打大搞政治操弄胁迫WHO跳过Xi variant改名为Omicron牌。

很多专家说中国的滞胀到头了,并拿出美国70-80年代成功走出滞胀做比较。怎么说呢,虽然政策上看走出滞胀确实是因为当时美联储靠着猛烈加息成功缓解了通胀+里根靠着猛烈减企业税降低了失业率。
但是不能忽视那会儿美国正好处在一个产业转型的年代。随着一个国家以及国民的富裕,制造业的成本也水涨船高,专注于制造业也会变得不效率。而正是在那二十几年,美国私营部门的制造业/服务业从67年的34:51到92年的22:63。金融保险地产,专业管理,医疗教育等服务业得到了飞速的发展,从而创造了更多的财富和工作岗位。
2019年贵国服务业的gdp占比已经到了54%,正常的经济规律本应该是,制造业的人力成本的提升最终导致服务业占比会上升。但是贵国的问题在于,服务业的几大头,金融保险地产,医疗教育,信息技术,这几块现在没有一块是市场经济。并且政府希望把这些东西的控制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政策导向也好,被迫选择也好,它们想做的还是违背自然经济规律,并把重心放在制造业上。
在人口下降→人力成本上升→本身就不利于制造业的情况下,还想继续搞制造业就只有几个解决办法:1. 多生,生的越多人越不值钱。2. 保持贫穷。3. 压榨劳工。
在这种情况下,制造业还能蓬勃发展制造出更多的财富和工作岗位并且带领贵国走出滞胀吗?如果没有第二个国家能挑战贵地的世界工厂的地位那还好说,但……

#东亚爹学纪实
我爹现在大谈中国灭活疫苗安全性好,美国的疫苗数据造假,只有25%的有效率,而中国的疫苗研制周期长,是xxxx博士负责的,比美国质量好,且中国的防疫措施是最好的。美国一直觉得中国经济会变差,实际上中国经济状况不仅没受影响还保持了世界第一的增长率。

我基本上能猜出来他平时上网都是在哪些公众号和博主那里收集信息的了,他确实彻底变成了一个典型的中年傻der :0480:

看到一评论:本土右男的愿景是三妻四妾逛窑子做和蔼乡绅安慰失足少女,本土左男的愿景是集结农村男打进城市霸占城市白富美及她家的房子。在这个框架下理解他们的发言就ok了

我以前说过我自己的故事。虽然我中学时代就显露出适合学哲学的气质,但是我从小不知道哲学可学。我高中的老师也不会关心什么专业适合你发展,他们只关心把你送到一个可以让他们写上光荣榜的学校。

这样我自己迷迷糊糊,大学读了三年,才在偶然之间读到哲学这一行的书,然后可以说是改变了我的命运。如果当时我不是偶然发现哲学可学,我现在肯定工作很多年了,赚点小钱,没什么不好的;但是我会永远失去更适合我自己的道路。

人人确实是生而平等的,穷人在出身在劣于富人,但是穷人在气禀上永远不会比富人更差。然而穷人亏在他们没有机会培育最适合他们发展的方向、甚至穷人根本意识不到还有那个方向的存在。

我说过很多次,什么是理想的教育?理想的教育不是用来筛选的、不是用来灌输知识的,理想的教育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人发现到底什么是最适合他自己的发展方向。

河南这次出的烂事,教育局招标的“营养午餐”把孩子吃出腹泻,学校方面还不敢说啥,让我又想到几年前的携程幼儿园虐童事件,简直如出一辙:最初是携程员工自己出钱找几个阿姨看孩子,然后妇联介入,说携程“没资质”,把阿姨遣散了,强塞过来另一家“有资质”的幼儿园,于是打孩子喂芥末等等的烂事都来了。

这种烂事背后的根源,几年前就有人分析过了:
——在某国能“合法经营”的服务,大多数都是质极次而价极高。这不是因为“合法经营”的老板天生坏种,而是因为,老板能“合法经营”的前提是,得给有关部门交保护费。您花一百块钱买服务,老板得拿九十块钱交保护费,剩下十块钱才能给您服务,您觉得您能享受到什么样的服务?

PS:等国的“营养午餐”办成这德行,还真不如直接把钱补贴给家长,让家长自己买菜做给孩子吃。挪用孩子这点口粮的毕竟是个别现象。总好过现在这样,上头没少花钱,养肥了一串收保护费的狗逼,孩子们还得吃馊豆腐烂菜!

太长折叠 

学生时代,大家的口号是赶美超英,没想到已经在赶超朝鲜的路上了

词汇腐败名单更新

放卫星(谎话)
等额选举(内定)
全过程民主(无民主)
公有制(权有制)
时空伴随(无科学依据的可能传染者)
无害化处理(杀死)
温和上涨(通货膨胀)
稳中向上(涨价)
雪情(雪灾)
困难人口(低收入人群)
低端人口(流浪者)
灵活就业(失业)
科学防疫(全城瘫痪)
征信体系(全家连做)
反诈骗 (手机监控)
职业技能培训中心(集中营)
限电(停电)
有序(不定期,无定时,无通知)
异性有偿陪侍(嫖娼)

《低等文明困境》

从任何角度看,
手机是低效的交互对象,
它仅是一个为了便利性而牺牲掉太多功能的终端。
然而它是多数人使用的交互对象,
于是更高效的交互对象,
例如网页,
几乎不被更新了。
我想交一个中国手机号的话费,
发现高效的网页需要若干步骤数分钟,
而低效的手机 App 几十秒就够了。
低等文明总是在舍本逐末上拥有无限的热情和精力。

赶车的时候打的士,司机看着我手上的玫瑰问我是干啥的,就聊起来我教文学的困惑,我很努力去讲卡夫卡的意义可能有限,学生带着文学的理想和语句混社会,结果就是余华我十八岁出门远行的残酷青春物语。司机指着车上的xxxxx价值观说:“这才是骗小孩的,我还是觉得读书有用的。”让人如见灿烂千阳的一番对话。

草了,本地新闻采访消防员,谈到任务之一是救自杀者,消防员:大家也知道最近因为房地产,教育行业整顿之类的,自杀的情况(比较多)
瞎说什么大实话

一个人因车祸致残,母亲去世,大学(大学在北京哦,不是俺们“基层”乡下)逼她退学;这个人回当地参加自考,并拿到两个硕士学位,在教育机构上班,自食其力;此时国家规定必须取得教师资格证才能上岗;她去考了,笔试面试都通过,但是体检不给过,因为她下肢残疾。现在她可能要失业了。中国不要说社会兜底社会福利,不故意害人都不可能做到,确实没有把人投进焚烧炉,但是却掐断每一条活路。我就是恨国,恨得要死。

⚠️请注意,长沙橘子洲头声援张展的一位大学女生失踪。
她昨天被校方约谈,今天又被当局带走,还请大家帮忙关注。

*汝等自由来此,亦可自由离去*
可对比看看精灵们是怎么来到维林诺的,又是如何离开的,其中的区别难道不明显吗?
*他们也不愿违背维拉的意愿出借任何船只,或帮诺多族造船*
有时候根本不需要明文禁止,仅仅是模糊的态度就可以造成重重阻碍,生活在贵仙境的人,应该再明白不过。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