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我的netflix界面上的海报形成了有趣的对称……

死海古卷一定是ArchWiki和宜家的最精英团队联手倾力书写的,并且有电话本那么厚,否则为什么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司令都一眼懂:哦现在是说明书第263章第2小节第A.3项的内容

关于奥运领奖台“宣扬政治诉求”话题,我个人的意见——又是不恰当类比! 

全麻手术前,为了防止发生反流误吸风险,一般我们会要求病人在术前禁食禁水。
循证医学告诉我们,术前6小时禁食,术前2小时禁水即可。这个一般不会给人带来不适。
但实际操作过程中,咱国医院大部分做不到这么精细管理。大部分的时候是,术前一天病房里的护士对明日手术的患者统一说:今晚10点过后啥都不许吃啥都不许喝了。
第二天开刀。咱国外科医生,干起活来那是从早上8点干到半夜12点。这就苦了手术顺序靠后的病人了——禁食禁水时间硬生生拖成了24小时。这其实对病人的术后恢复是不利的。

当然有病人会在当天中午实在忍不住,抿一小口白开水——这种情况怎么办?
有些医生(如我):不要紧的,师傅你继续把病人接过来开刀吧。
有些医生却不同:不许做手术。说好了不准喝就是不准喝。要是病房里所有病人都像这样不遵医嘱,今天你喝一口水,明天他喝一斤,这不就打乱病房管理规则乱套了?

在领奖台上,宣传自己对于弱势群体的关怀,在我看来,相当于术前3小时的一口白开水。
病房管理一刀切当然很简单,但这种懒政对病人是有害的。同理,对“政治宣传”的一刀切也很有问题。

所有说日本不搞团体操、本届奥运会开幕式才是最日本风格之类言论的人,都应该看看这样(类似)的视频: Watch "【4K】Waseda University's Tokyo Hanabi / Haikara(Shonan Yosakoi Festival 2018)【早稲田大学東京花火】" on YouTube - youtu.be/1kQywIIlc64

我觉得现阶段最好的购买用于个人阅读和收藏的正版非工具书籍的方式是(如果有得选):购买电子版,然后破解为可以随意复制的epub等格式,通过多份备份长期保存。比纸质版便宜、实际保存时间可能更长、一样支持了作者和出版者。

不怕你们笑话,老夫年轻时喜欢的歌手都是刘欢,孙楠什么的,没经历过什么追星什么娱乐八卦(那时候还没粉丝这个词),没想到,老夫这把年纪居然还是第一次遇到了喜欢的偶像组合解散(差不多吧)这样…不知道作什么表情好的事情

一个券商,说不让你买某个特定的股票就不让买,这tm真的是资本主义么…

买了gamestop的(兑换)券没法花掉,买了gamestop的(证)券发大财,魔幻的世界

我要强调一下,我手头还持有gamestop…的电子券,好几年前为了买特惠的FIFA而从亚马逊买的,但是买了券之后gamestop就把活动关掉了…买不了了。并且时至今日我想起来的时候,该店不让我用各种“不那么纯粹的美国IP”进行兑换,导致我除了亲自去一家位于美国的实体店铺以外,没法把几十美元的电子券花掉…

我呼吁所有实例都屏蔽殆站并且不要再使用“猫站”称呼之 :ablobdundundun:
QT: [moe.cat/@AstroProfundis/105365]

看到一个绝妙的画面。图源见水印

社会体谅员观察:所有社会现状里我认为最危险的一个——国人不愿再进行「高道德行为」。

一个普遍的说法是,高道德行为通常缺乏经济收益,甚至时常带来经济损失,于是人们逐渐缺乏兴致。

这思考角度错了,因为世界范围内,高道德行为较于纯商业行为都会更少经济收益,高道德行为的初衷从不是经济收益。

高道德行为的初衷是「让自己感受良好」。多小的高道德行为都会给人带来良好感受,帮一个老人抬一下重物、给一个孕妇让座,那一瞬间的感觉基本是「我!刚!刚!维!系!了!人!类!文!明!的!火!焰!」,四舍五入就是以超级英雄之姿拯救了一次地球。

人们不再相信高道德行为,才是人们不愿进行高道德行为的原因。一个互害频次高于互助频次的社会环境让我们不敢信任别人,再进一步让我们习惯先往坏里揣测别人。当一个人声称要进行高道德行为,他会率先被致以一系列的动机质疑,甚至一系列手段来试图证明「你只是找到了一种新的割韭菜方式」。

他当然有可能是来割韭菜的,在今天中国这甚至是更大概率事件。但假如他竟真的打算进行一下高道德行为,则流程走到这一步他的初衷,那个获得「圣·文明火焰·魔导师」感受的初衷,不仅没被满足,他还被广泛理解成了一个骗子。心性好的转头就投入纯商业怀抱了,心性不好的难免「肏!那就真骗给你们看!你们这群麻瓜!魔导师我当不成,魔误导师还不容易吗?」非得是心性绝佳的,才能硬着头皮开始做(对,这一系列下来,高道德行为还没开始干呢)。

如果高道德行为最终只有圣人才做,那这事儿就回归到了老命题,「自上而下」or「自下而上」?我觉得咱都抡开膀子谈「社会」了,这还不得是大多数人的事儿吗?

朋友们让我们携起手来各自去找点什么先练习会儿信任吧。一周 3-4 次,一次不低于 45 分钟。无氧了。

@bgme @acer @orz

主页上看到好多「赵弹」这个令人迷惑的词,所以顺着时间线捋过来,看到这条嘟,说实话有些迷惑。

最迷惑的点是,这个词,竟然是由一个曾使用很长篇幅呼吁「不要使用这些新话词汇,写文章或与他人交流时请尽量使用含义明确,感情中立的语汇」的嘟友倡议使用的。

这位嘟友自己说:
bgme.me/@orz/10362757029088627

> 这一类的新词对于正常的交流并没有什么帮助,含义模糊极其不利于信息的传递;感情色彩浓烈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让交流无法愉快理智的进行。说的直白一些,这类词对于求同存异,想要商讨出一些实际结果的交流,没有任何益处。正常交流中一定的避免使用这些词汇。

> 它们的作用更多是用于相互扣帽子,相互谩骂,相互攻击中。就像旧时代的“反革命”一词一样。

这位嘟友还以「五毛」这个词举例进一步说:
bgme.me/@orz/10365853516904415

> 比如说上面列举的“五毛”一词,收钱专门上网发贴引导與论的网评员当然该骂,但是普通说中国政府好的网友是否同样该骂?通过将“五毛”一词的使用范围扩大,便成功的用网评员的行为否定了所有说中国好话的人的行为。

------

既然有上述理论在先,此处只说「使用『赵弹』而不用『举报』的好处」却完全不提坏处,似乎就很不妥当了;而且如果真要分析一番,使用「赵弹」的两条理由全都站不住脚。

1、举报的主体从来就是个人。

举报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是出于个人良知举报窝藏的犯罪分子,还是出于私利和情绪去举报自己看不惯的人,都是举报人应该拷问自己的问题。

2、表意更加模糊

举报,含义就是指检举,报告。这原本并没有什么可混淆的。单独分离出一个「赵弹」来才是让含义模糊了。

到底由谁来评判一个行为属于举报还是所谓「赵弹」?公权力之外再造一个公权力来裁决吗?

如果妳想指的是告密,为什么不直接说告密?

-----

警惕公权力不是废除公权力。人类行至当下,一直在探讨的是公权力的边界。单就举报来说,当然有其弊端,但是其作为公民权利的一面同样需要被正视。学子们赌上前途对导师侵占论文等学术造假的举报,难道不是应该进一步保障的吗?

可见此处我们所说警惕公权力,是指警惕公权力在处理举报时是否依法办事,以及所依之法是否良法。「恶法非法」,我们要做的是呼吁修改不合理的法律,并为之奔走,而不是主动给予恶法以合法性,假装只要没人提起恶法就不存在。只要没人举报,用以处理举报的那些恶法就不存在?

而这本身更不应该用自嘲式的「赵家」来软化。没有撞碎在高墙上的觉悟,鸡蛋恐怕撼不动高墙。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应该是按家规办事的赵家,而是依法治国的共和国,不是吗?

劝人不要滥用举报,应该呼吁大家对自己的举报动机多做审视,而不是造出个「赵弹」一词来给举报行为进行污名化。这不但损害了公民利益,反而给了恶意者推卸责任的机会:如果赵家是好东西,我泄私愤的行为它就不会支持,所以我召唤赵弹又有什么好指责的呢?

-----

「出于私利和情绪去举报的人当然该骂,但是行使自己合法公民权利的人同样该骂?通过将“赵弹”一词的使用范围扩大,便成功的用泄私愤的行为否定了所有公民的权利。」(修改自 orz 嘟友上述关于五毛的论述)

2016年我希望川普胜,2020年我希望川普败,都与中国的利益没什么关系,而是来自于一点点“精神美国人”的私心——即使我们不再把美国当作灯塔,但我还是希望美式民主真的有效,或者至少曾经有效过。其效果只需有一条便够了——对于选民来说,起码拥有“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的决定权

一条公开的拉黑记录,我拉黑了以下第一条这个用户。
bgme.me/@Rosemary_Lothlorien/1
bgme.me/@Rosemary_Lothlorien/1
tzcafe.com/@dimlau/10513407357
tzcafe.com/@dimlau/10513477056

我感到非常恶心。呆在微博不好吗?锁嘟不好吗?连dimlau这么温和有礼的交流都拉黑,还想扮演清清白白Kol营造干净“评论区”,值得一个拉黑。Fediverse不是微博,对话回复不是评论,别人的发言不从属于第一个发起对话的人。如果不想要别人回应,可以不要发公开权限,尤其不要一边发表对所有人的演讲,一边对不赞同的评论闭目塞听或指责这种评论的存在,很虚伪的。
这位用户有权利拉黑,我也有权利看不起这位用户,希望无论这位(或和这位一样的微博心态人)搬家到哪里我们都不必再遇见。
祝善用锁嘟。

@dimlau 一个人垄断 一个话题,没有任何人可以challenge,那就实际上是一次附和的邀请,而不是思想的交流。(不用说“去你自己的”这种话,公共讨论本身就是一连串的话语组成的,切断重启就是切断了)
这种方式会促使不同的观点无法交流讨论,只能聚集在一起,变得没法达成共识,更利于独裁狙杀。.
微博原来就是鼓励这样的文化,后来索性就直接赋予博主剿灭 言论的权力了。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