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我这i5-4278U真旧了,还是youtube播放器写的垃圾,还是linux核显驱动不给力,这播放器最大化最小化卡半天,wtf

史莱姆的现实模型是不是就是水母🤔

冲浪的这个系列有意思,现在越发觉得政府画着大框架而掌控芸芸众生的正是这群vc
youtube.com/watch?v=XrqIoTogwc

看超市里现在好多素肉包包,价格也不便宜啊,基本都是豆腐加肉汁做风味物,这么骗自己好嘛

之前和鹅厂也聊过,问你qps多大,我说一秒几万吧,然后被鄙视了……
个人既是工程师又折腾算法,能感受到两方的隔阂,就跟死肌佬跟咱得瑟有几十万台服务器一样,
打个比方做工程的把qps从1w整到100w只用花100万软,而我们把qps提升同样量级,计算密集,得花一个亿……

这个月第三回跑到狗东楼里了,
“我就是怕让你做些不太感兴趣(没啥技术含量)的事,到时候不乐意就又”
“那个,年轻的时候还有点脾气,现在年纪大了已经变成价值导向,是个开发就行,您别担心,更何况咱还被阿里教育了几个月”
想混口饭吃真难啊🙃

个人一月光VPS开销也有两百软,算上妹红那边的开销差不多400软,实际上常上的被墙站就那几个,大部分时候椅子是加速器,开销大一部分是利用低价资源通过技术达到稳定的效果,一方面沉迷于网络技术,喜欢研究些好玩的东西

我说最近大家都很冷清,只是因为么梯子服务商跑路?

头发又到腰了,洗完澡得捋半天才能不打结,还是齐肩就好好扎也好打理

夜猫子睡得完却还是白天得出门到处杠,天天面试也没个靠谱的,互害互害

老娘不知哪里转来个鸡汤文,看了一眼,还真是针对她那个年龄段,这些媒体不仅不尝试着传播正面的信息缓和老一代和年轻一代的矛盾,反而刻意加强矛盾以制造更大的隔阂,让社会更加焦虑,其心可诛

下午跑王府井附近面那家收购了opera的财团,老远了一年也不会去二环几次

晚上吃麻辣香锅,兄弟讲述了在x参那边的项目架构师发明了一套"光盘流量传输系统",领导还纷纷对这个方案表示赞扬,笑得咱就差拍桌子🤣
-比你条那个kafka交换机还要nb-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