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 Mucid @vincentmucid@pawoo.net

“哪怕已经拥有了核能,人类的主体文明依然是花式烧开水。”
youtube.com/watch?v=Cc-xlILOeE

网易云音乐评论三大派系:
感情纠葛、考研高考、痴汉幻想

对面那沙雕偶尔会半夜拿着个破手机,一直循环着一文钱不值的情歌的么句,真tm难听又烦人

GFW这端口间歇阻断真鸡儿烦,ping能同,http/https也能通,就是让你ssh连不上,麻的,我在干活啊

vultr的vps怕是做了啥py设定,一旦分配大块内存就boom

麻蛋,楼上楼下钻机轰隆隆一天了

@vincentmucid 啊是塞尔达主题曲变奏,略忧伤没认出来(

钢琴响起的那一刻,公主爱上了林哑巴,
有谁知道后半段是啥曲嘛
youtube.com/watch?v=L9XUxjPaN6

成年人朴实又简单的快乐:翻包翻出来一百块。

梦见偶然有人问我,“昨天高考你怎么没去”,然后我一打听还真是,于是和一些老师说,因为生病我一直在家,平时也不和同学联系所以错过了,老师说还可以补考,我说怎么补老师又说不知道....家里人听了都不知所措。
醒来,CNM,老子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还考个JB!

看起来不是幻觉,北京电信的嗯涕涕线路,居然,变好了?

@mtnsic

现在终于看到有中文用户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了。

SKS 在设计上本身就有一些缺陷(个人认为不能删除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开发者认为 Key 一旦同步到各处的服务器上,删了一处的就很难保持一致性?个人觉得并不一定),当然其他的还包括其缺少现代的 HTTPS 支持等等。然而其开发者总是一种“不能删是为了你们好”、“我们就是这么设计的,不爽不要玩”、“我们的设计没问题,是你们不该滥用”、“你们不应该把 PoC (滥用的) 公开发表”的态度。但是 SKS Keyserver 的管理者却不得不面临诸如 GDPR 的法律风险(已经有起诉的案例),以及不得不手动去处理滥用的情况。

另外的一个问题是当前多数采用的 SKS Keyserver 实现似乎是当年某个博士生的毕业设计,用了比较小众的 OCaml 语言,再加上其中似乎是有什么难以理解的数学(或者可能根本就是众所周知的学术界代码质量),从一个层面上导致了维护上的困难。

总之,现在 SKS Keyserver Pool 其实已经失去价值了,希望能尽快转移到类似于 keys.openpgp.org 的新的 Keyserver 架构吧。

那好,既然大家都觉得自己是肥宅,那么请认为自己是肥宅的转发一下这杯快乐水,靴靴!

喝苏打水只是想找点没有甜味的气泡水,按理说成本应该比可乐低的多,可是便宜的怡泉也得4软一瓶(400ml),之前豪巧还说屈臣氏的听装(333ml五软)比怡泉好喝,我说原料都一样(笑
zhihu.com/question/23943064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洗澡的时候忽然想起这个
youtube.com/watch?v=H0oAFa0B6f

现在看到陌生电话都假装没听到,等对方自己挂断,他要是找你有事会打第二遍,要是骚扰电话会认为你是个空号

大半夜屋外的猫猫像小孩子一样哭,不知为何,感觉很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