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本人当缓则很多年,但精美、尤其是川普粉请勿关注。因为在我看来,你们和战狼就是一体两面、三位一体

Pinned toot

关注前请阅读的一个置顶 Show more

QQ音乐现在切换音乐中间都要插播广告,腾讯真是绝了

pallascat boosted

nytimes.com/2020/05/23/busines
NYT报道两个写omegaverse的作家因为ABO设定侵权而诉上法庭的案件。非常有趣,尤其在欧美同人作家出道成为商业作家的大趋势下,滥用版权法恶性竞争已经是很严重的问题了。
实话实话,看着NYT写knotting,mpreg觉得这世界不真实。

小宝宝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card.weibo.com/article/m/show/

一个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德国芦笋版故事。

德国芦笋价格高昂,但是长期靠剥削东欧的季节性廉价劳动力生产。德国芦笋恰恰就是靠着欧盟扩张而增产的,而德国长期以来坚称这些东欧的工人都是“非熟练劳动力”,从而可以仅支付非常低廉的工资。然而疫情将事情都砸在地上以后,德国终于不得不承认,他们很重要,这是结构性剥削

看了基友的新稿,是全球农作物的专题下的头篇稿子,他们发了以后我转过来吧,我觉得写得蛮好的。

一个德国芦笋版的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的故事。

pallascat boosted

#第一次知道六四
#六四
趁这两天有空,我用自己浅薄的学术水平来分析一下“六四事件”产生的原因
有朋友说图片压缩太严重,我把文章修改后放到了telegra.ph里。打开下面的链接就能看,好像需要翻墙才能看到,看不到的看我之前发的图片吧
由于资料匮乏,我尽量利用不带有意识形态的,相对中立客观的资料来分析。
文章里有很多理论性的东西,有我自己的思考,大多数是很多学者的成果
我尽量没有使用很深奥的学术名词,也没有按论文的格式去写,为了不给一些学者惹麻烦 也没有做引用。所以也不要什么版权了,随便转发。

telegra.ph/Talking-about-Tiana

突然想起卡斯特罗的讣告。这个讣告可是差不多60岁了,当年负责这个讣告的编辑都不知道还活着不。然而卡斯特罗就是一直不死,一直不死,无数编辑离职了,他还坚挺着。这么一想,我家某位虽然老被说第三种退役,但他的退役稿现在也还没有十岁,跟卡斯特罗的讣告比起来,还真是个宝宝呢

吐槽下。今天去翻我家那两个的新闻,发现这帮媒体给他们写的新闻都变成回顾他们职业生涯里某场比赛或者某次精彩扑救了。这是在更新他俩的退役稿,结果当天稿件刚好不足,编辑们就赶紧摘一点出来吗?

一篇神文,实习律师面试没过就告了律师事务所

mp.weixin.qq.com/s/mjUX_WvYjn5

板鸭那个稿子,还十分担心意大利抢他们的旅游生意。你俩真是……不过板鸭担心也有道理,意大利虽然不像板鸭那样主要靠旅游业,但旅游业异常发达……

补充。

板鸭重心好像不在这笔钱上,现在的主要诉求好像是要过一个欧盟内部的流动性协定。我和基友盲猜可能涉及一些监控数据,类似于健康码数据开放之类的。旅游业真的是板鸭的经济命脉。

但话又说回来了,跨境旅游,还是去重灾区跨境旅游,我个人不太看好这个前景。但是能救多少是多少吧

兔狲的毛毛真长呀真长呀

困死了。欧盟那个recovery fund现在北方四个国家说是借款不是赠与,以后要还的,于是又双叒叕吵起来了。之前recovery fund计划是法德提出的,给钱,然后在这个框架里给进一步贷款融资之类方案背书,北方四国昨天晚上提了一个反计划,反对里面两个根本性条款,一个是不同意大规模扩大欧盟预算,还有一个是不同意用其他措施减免欧盟内债务。现在是荷兰丹麦瑞典奥地利PK意大利。板鸭还没有表态。

还是困死了困死了

夷坚志的故事真的略无聊,而且收录太多传教的故事了,看得我脑仁疼

狮子的上色也不太好,但是没有别的了!淘宝上的雌狮倒是有不错的,可惜太大。

另,我给我家毛毛小老虎玩偶买了只小狮子作伴,不知道啥时候到

因为最近特别萌大猫猫的缘故,在超市忍不住买了这一对。19块一只😂

本来想买黄色的老虎的,可是黄色的不好看。想念朱莉和萨凡纳

爆炒江湖要合作的那个《xxxxx》简直刷破中国原创作品下限,无言以对,无话可说🙄️

pallascat boosted

种种证明,某些人换个社交平台并不能改变什么。
以为换个平台就变得突然理性智慧道德水准提高了明辨是非了是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