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seerfc boosted
farseerfc boosted
farseerfc boosted

在網上回答別人問題的時候最頭疼的是那種給他貼了解決方案還回我一句「看不懂英文」的……真想回「你知道我搜到的都是日語的維基頁,怕你找不到位置專門點了英語的按鈕才貼給你的麼?」想想還是對自己好點不要傷肝火……

farseerfc boosted

对了,记录一下我弃用 zfs 的原因:

1. 在磁盘掉线的时候出现了元数据损坏,无奈买盘迁移了所有未受影响的数据
2. 因为未知原因出现超长时间的 D 状态并且没有 I/O 操作到磁盘
3. 忘记 export 就拔盘会导致内核线程卡住
4. 开 dedupe 就慢,不开的话又不能定期 dedupe

farseerfc boosted

想起還有這麼個號……哎懶癌有什麼藥麼

farseerfc boosted
farseerfc boosted

@farseerfc 流亡臣民更是证明了他们一路追随的封建领主已经把他们本人都出卖给了朝廷的东厂西厂,并且军阀们正在秘密调度军队,准备对自由城邦进行全面入侵。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一天傍晚,他们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自由城邦领事馆。过了一段时间,人们发现城邦的城墙上多了 A^b mod p = g^(ab) mod p = g^(ba) mod p = B^a mod p 的神秘防护符咒。

farseerfc boosted

@farseerfc 此后,还有紧跟着第三代人成长起来的第四代人。帝国经过休养生息已经走出了互联网泡沫与鲍尔莫将军的战争阴影,迎来高速发展期,开启了短暂的黄金年代。在这和平年代里,他们亲眼见证了铜退光进、802.11n 无线网络的高速铁路通向了自己的故乡,动身前往到帝国的中心。在那里,以 Google 为首的革新派领主正率领改革腐朽的帝国朝廷,抛下日益陈旧 IE 6 与 Adobe Flash,建设起 Web 2.0 的高楼大厦。他们广泛地接触来自大陆四面八方的科技,积极学习来自自由城邦如 LAMP stack 等先进技术。他们相信帝国与领主们宣传和教诲,认为钻研技术是新的时尚,自豪地作为 nerd 与 geek,坚信技术能让世界变的更好。他们经历了社交媒体的兴起,见证了占领华尔街与阿拉伯之春,认为帝国的昭昭天命就是推动互联网自由。直到有一天,他们猛然发现曾经的革新领主变成了各路军阀,不断建立专利与 DRM 饱受非议的哨卡维护其势力范围,自己的个人计算机也要对他们言听计从,而云计算则成了中央集权的专政工具,知道自己每天的一举一动。

@farseerfc 我自認為我是第二代人,你們呢?

@farseerfc 當第三代人踏入軟件行業時,自由城邦和封閉帝國的對立已然成型,Windows統治的桌面寸土不讓,Linux控制的服務器也已然難以撼動,iOS和Android剛剛揚帆準備去探索新的大陸。第三代人熟悉在Windows的終端連上Linux的雲端,熟悉兩個世界的光明和黑暗,他們在帝國和城邦間往來自由互通有無。第三代人經常疑惑自由城邦的第一代和第二代人常說的閉源的原罪到底是什麼,因為似乎現在帝國的聖君也很賢明。他們向帝國的居民們歌頌自由城邦的好處,也調侃城邦居民的窮酸和狂熱。他們覺得過往的事情已經是歷史,覺得抓緊眼下的時機放眼未來更合理。他們知道帝國有許多不能觸碰的禁區,卻也暗地覺得帝國說那些試圖觸碰禁區的人都是不法之徒的說法有一絲道理。他們看到了一個熱愛開源擁抱開源的微軟,看到愈發封閉的谷狗和微軟和蘋果三家沒什麼本質區別。他們說現實的便利凌駕於空談的自由,他們說與其固步自封地爭取舊大陸不如踏上移動端的船去探索新大陸。他們相信即使是自由的發行版也離不開商業資本的運作,嘲笑那些沒有資本支持的項目為自娛自樂的玩具。

@farseerfc 第二代人通常比第一代人更痛恨閉源公司,因為如微軟這樣的公司對第一代人的努力只是威脅,而對第二代人的辛勞卻是喪子亡國的切膚之痛。第一代人在建立起城牆前,腳下的土地就已然是自由的了,第一代人出於自衛讓自由的界限更清晰。而第二代人一開始腳下的土地就已然不自由,他們放棄曾經的努力前來自由的城邦,卻還仍牢記著尚且留在獨裁帝國土地上的相親父老。所以第二代人會比大多數第一代人更想去奪回封閉的土地,他們化身奔走四方的傳教士,向帝國的居民傳播自由的福音。

@farseerfc 第二代人是反叛的建設者。這代人起身於商業軟件如 Windows 已然統治桌面的時代。一開始他們涉足共享軟件,或者硬件moding社區,了解到互聯網的共享精神,他們最初的初衷或許並不是想反叛權威統治,而只是想在弱肉強食的封閉市場中找到一團篝火一片綠洲互相取暖。他們生於牢籠,卻嚐到了自由的滋味,他們看著幸苦創建的自由的土地在權威的緊逼下一步步退讓。後來他們認識到了自由需要立足點,接觸到了第一代拓荒者們建立的長城,於是移居到城牆內。他們熟背萬聖節文檔,甚至聽到微軟的名號,眼前就浮現當年 borland 的屍骨,不寒而栗。他們看著蘋果在開源城牆的牆根搭起腳手架,看著蘋果背靠開源的力量發展壯大卻反而成為另一片更封閉的花園。他們看著索尼對破解者的訴訟,害怕自己的家門收到法院的傳票。種種過往,讓他們切身體會到了自由的根基之寶貴,他們奉第一代拓荒者為神明,圍繞在神殿建立起自由的城市和港口,並且發誓不讓自己的辛勤再落入敵對的爪牙。

@farseerfc 第一代人是被放逐到荒野的拓荒者,他們產生於寬鬆而自由的學術環境,一開始所有東西都是共享源碼的。他們眼看著軟件行業從學術走向商業,從技術精英走向平民百姓,同時從自由走向封閉。他們看著 Unix 世界被 AT&T 的訴訟拖向深淵,看著網景被微軟逼入絕境浴火重生成為火狐,他們知道他們自由的土壤在一步步緊縮,於是他們決定奮起反抗,決定築起 GPL 的長城抵禦閉源環境的入侵。這些人從無到有地開創了FOSS的立足之本。

在我看來,現在在FOSS有三代參與者來自不同的經驗和立場,有不同的目的和政治傾向。

farseerfc boosted

""An SSL error has occurred and a secure connection to the server cannot be made." - William Shakespeare"

F*CK Microsoft, F*CK Offce, F*CK Win10 & Office2016 in particular. Damn PPT keeps crashing simultaneously on my students' PC during my lecture, losing all their progress...

對了,關於我的 Twitter 賬戶,不明原因一直登錄不上,試着改密碼幾次了,已放棄治療……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