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浅 boosted

“全世界官僚组织的共同特点就是绝不让自己的预算减少”

遠浅 boosted

我剛來的時候認識了一個老先生,説自己的父親當年在工廠造飛機部件。到敗戰前最後幾個月,材料都耗光,完全沒有了,不得已開始用木頭造機體外殼。大家心裡都知道贏不了了。
到終於宣布敗戰,很多人都是長出一口氣,終於結束了。
而且哦,戰後外國軍隊來接管軍部倉庫,發現裡面還囤著大量錢糧物資呢。
根本不管外面老百姓餓死不餓死。
黑市一直存在,一直偷偷摸摸有供應,猜猜看哪裡來的。

堅決反對戰爭的很多都80+了。
70歲附近開始就多了很多還為了打輸了不服氣的蠢貨。
最可怕的是,越年輕越右。比父輩年輕的時候窮多了,但是右。

自稱“戰敗國”太狡猾了
明明是戰爭發動國

戰爭倖存者裡面有幾個(包括學者和士兵)在戰後表達過,非常後悔早期的沉默,沒有更早就直接表達反戰,學者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學生去送死,平民收到紅紙就乖乖入伍。
説到這就想起黑澤明的哥哥因為不肯入伍索性自殺了的事情。
發動戰爭,逼著別人要肯成為加害者才能成為倖存者,陷人於不義,罪大惡極四個字不足夠。
説什麼是為了自己愛的人或國的幸福,説是崇高正義神聖什麼的,都是騙鬼。

在戰敗國生活幾年,觀察下來,提到戰爭有兩種語氣:
一種是“就不應該戰爭!”
另一種“上次運氣不好,打輸了……(所以不得不改憲改制度給美國當狗仔等等等等……)”
就冷笑,論陰謀陽謀,再來一次還是輸,還不死心的都是蠢壞。

越來越認識到自己是個能量值很低的人,這個表象拿長輩的一字概括法來說就是懶。
因為真的沒有那麼多能量(包括精神方面和體力)去勤快。
做事之前想想前因後果和過程,精力夠的時候再想想出岔子的可能性,很多可做可不做的事也就不做了。
所以也不愛干涉別人,也不喜歡別人干涉,因為無論接受對抗還是解釋交流都太耗精力了。
本來就精力存儲量不大,只能用來對付幾件必需和重要的事。
又是風險厭惡者,對無規律和充滿不確定性的東西無心挑戰,不愛試運氣。
感覺這樣的存在有益世界和平。(想起來的時候就自我表揚一下)

遠浅 boosted

如果你看过并喜欢《最大的小小农场​》 我推荐这个Youtube频道:youtube.com/watch?v=JAX2ARoZok 这个小哥在一份全职工作之外在Vermont开了一个小农场(!!)养着一些鹅和鸭子,还有一条非常可爱的护卫犬。他的频道就是记录农场日常生活,以及和大家分享他未来的农场发展计划,特别chill~

遠浅 boosted

今天是美国的感恩节,但今年没啥可感恩的,能平安活到今天,只觉得幸运。这几天都在聊举报,我突然想说我要感谢当年举报我的人。
我生性懒散,如果不是留校后有一次在校档案馆意外发现我的档案袋是别人的至少五倍厚,我不会有后来非常决绝的辞职和移民。其实我在大学时就被举报过了,因为身边的同学们纷纷递交入党申请书,在每周的学习和思想报告中,如果他们自己没啥可聊的话,可以聊聊同学里的思想动态,通过指出别人的错误来提高自己的思想水平。如此文绉绉的描述,可以简化为两个字,举报。
庆幸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得比较早,我还来得及移民(如果我在国内混到现在才想移民,那是不可能了),我那时也没有什么地位财产孩子老公,虽然我留恋父母,但是我妈妈在退休前和组织工作打过交道,她听了我的档案一事,就支持我移民了,因为她知道档案袋里那么一大包材料的麻烦有多大。
我一路走到今天,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随缘随行,被举报让我罕见地做了一个决定,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原本碍于同学情面,都还用微信联系,后来被朋友举报,微信号也炸了,这才有了现在的清净安宁的生活。
举报是暗箭难防的事情,不是自己如何当心就行的,当断即断,该走就走。

遠浅 boosted

我觉得对今人来说,最糟的不是那些坏事发生过,而是它们不被允许留下痕迹。近代史课本里没有饥荒、反右、文革、六四……事实上,如果真的想要自我革新,想要建成所谓的现代化强国,近代史的卷子上应该问“反右的根源、后果及反思”、“如果没有发生文革,今日会是什么样子?”我看德国二台的儿童新闻都不避讳纳粹和集中营,每个纪念日都哀悼,给孩子们解释二战前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样做是反人性的。无法正视自己的错误也不必谈进步了。还现代化呢,大家一起被五千年历史引力拖着共沉沦。
这段要发别的地儿估计被揪斗,毕竟小将们的爱是只准歌颂不让批评的。

為什麼外出需要換衣服
為什麼外出回來肯定因為出汗要再換一次衣服
為什麼這種高度重複的事情不能合并同類項
為什麼“日常”這玩意沒有一勞永逸

遠浅 boosted

Il s'agit moins de rendre un peuple heureux que de l'empêcher d'être malheureux. N'opprimez pas, voilà tout. Chacun saura bien trouver sa félicité. Un peuple, chez lequel serait établi le préjugé qu'il doit son bonheur à ceux qui gouvernent, ne le conserverait pas longtemps ...

要让人民幸福,不如阻止人民陷入不幸。别去压迫他们,这就够了。每个人都知道如何追求自己的幸福。一个民族,若是形成偏见,认为自己的幸福要归功于统治他们的人,就无法长久地保持幸福……

Louis Antoine de Saint-Just
约1794年,《共和制度论》残篇•共和国与政府

以前我進博物館挺喜歡看文玩的,反正就是小學生嫌聽課無聊就擺弄文具盒橡皮什麼的那種心情唄。
後來發現,到了現代還不少人喜歡花錢追求和古代一樣的工序做出來的珍稀文玩的。尤其以動物植物作為材料來源的。
感受就,有錢了不起哦,足不出戶就有人替你毀滅物種,禍害世界。

遠浅 boosted

我赞同多数人的意志,或者是被认作属于多数人的意志,但我只尊重公正和真理。我服从一切法律,但我只热爱好的法律。社会有权要求我的忠诚,但不能牺牲我的理性:这就是所有有理智的人永恒的法律。

Je souscris à la volonté du plus grand nombre, ou à ce qui est présumé l'être ; mais je ne respecte que la justice et la vérité. J'obéis à toutes les lois ; mais je n'aime que les bonnes. La société a droit d'exiger ma fidélité, mais non le sacrifice de ma raison : telle est la loi éternelle de toutes les créatures raisonnables.

Maximilien Robespierre
关于对法律及法定权力应有之尊重的演讲

遠浅 boosted

人民的自由在于其个人生活,不要去打扰它。只干预那些忘恩负义的人和恶人就好了。对于公民来说,政府与其成为一种统治,不如成为和谐的原动力;政府作为一种强力,只应该是为了保护这种简单的状态,来对抗强力本身……

La liberté du peuple est dans sa vie privée ; ne la troublez point. Ne troublez que les ingrats et que les méchants. Que le gouvernement ne soit pas une puissance pour le citoyen, qu'il soit pour lui un ressort d'harmonie ; qu'il ne soit une force que pour protéger cet état de simplicité contre la force même ...

Louis Antoine de Saint-Just
约1794年,《共和制度论》残篇•共和国与政府

社達就是自我毀滅,全體毀滅之路。
不過真的有人是覺得只要自己能死在全體毀滅之前就樂於幫著鋪路的。

以前有個美國證券專家在1980年代訪問東証,試圖合作,最後的結論是日本人分不清價格和價值,就沒合作了。
個人覺得,喜歡毀壞性行為客體,欣賞過度進食,從這類事情裡面感受到生命力,為此欣喜愉快的人,可能也有點類似這樣。
迷信“代價高=價值高”,破壞和消滅的客體越多,這個主體的價值就越大。
而不看這些客體本身的不可代替性。

這系列教材編得再好也還只是素材,相當於食材,帶著骨頭的生肉,各種生鮮蔬菜,就算再便利也不過是裝了盒的淨菜的程度。
烹調裝盤和咀嚼吞咽還是只能靠自己。
(總量太大了,沒法像上次那系列那樣就聽聽課翻幾遍書各科目做兩三輪習題就合格。)

遠浅 boosted

雄性海马想要后代;
雄性海马选择自己生;
雄性海马从不依赖雌性的子宫;
学学雄性海马!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