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還是希望象友們發含有創傷性質內容的時候善用隱藏功能,加一點預警信息。
比如性侵(尤其未成年人受害的情況),比如強烈的語言暴力。
看到這樣的提示之後(至少)我一般來說會先做一下心理建設再點開。
感謝您。鞠躬。

Pinned toot

置頂聲明
本帳號內的所有內容(包括發布的嘟文本身和ID等帳號設定、互動關係等個人信息)均不允許他人未經本人同意就擅自以任何有無鏈接的圖文形式(包括但不限於轉發/搬運/投稿/屏攝/截圖/鏡像複製)發布到其他任何平台、任何實例。
在網絡空間也請尊重常識,尊重自己。
------
這條歡迎大家建議,歡迎參考使用。

遠浅 boosted

#万能的长毛象
求助于万能的象友,在美拿美国签证的中国留学生去墨西哥旅游需要格外的签证或者其他证明吗?我看说填写个I-94出入境表格就行,还需要学校或者去大使馆开什么证明吗 :4010:

遠浅 boosted

//【香港大學要求支聯會移走「國殤之柱」】
(2021年10月8日新聞稿)
  支聯會及清盤人蔡耀昌和鄧燕娥分別收到孖士打律師行於2021年10月7日代表香港大學發出的信件(詳見附件)。信件要求支聯會於2021年10 月 13 日(下周三)下午 5 時前,移走「國殤之柱」,否則被視為放棄,其後香港大學將不會考慮支聯會未來就「國殤之柱」提出的任何要求,而香港大學將在認為合適的時間和方式處理「國殤之柱」,不會另行通知。

  蔡耀昌表示,香港大學要求支聯會在短時間移走「國殤之柱」並不合理。

  蔡耀昌認為,香港大學作為一個具言論及學術自由的空間,有社會責任及使命保留「國殤之柱」。蔡耀昌期望校方依據過往20多年的行事標準,繼續容許「國殤之柱」於港大校園豎立。蔡耀昌已去信香港大學張翔教授,要求港大校方回應保留「國殤之柱」的要求,並澄清校方是否有計劃移除「國殤之柱」(詳見附件)。//

facebook.com/hkalliance/posts/

Show thread
遠浅 boosted

什么是恐怖?

凭借《朱诺》(Juno | 2007)拿到奥斯卡最佳编剧奖后,炙手可热的 Diablo Cody 想要做一部给年轻女孩看的恐怖片。导演 Karyn Kusama 和她合力拍摄了《詹妮弗的肉体》(Jennifer's Body | 2009),融入了很多女性主题——女生之间复杂有毒的友谊、强奸文化的伤害、朦胧的对同性的性觉醒、女性与自己身体的关系……两位女主演都说本片是她们最喜欢的自己出演的作品。

然而制片方在发行时,却决定这部由女性班底制作、讲述女高中生话题的电影,要把目标观众定位成年轻男性来推广——因为 Megan Fox 是个超级辣妹。于是宣传重点成了性感魅魔脱衣露沟。不管导演和编剧如何争取,都没能改变宣传策略。最终电影票房一败涂地。直到上映多年之后,它才逐渐找到了自己的观众。

什么是恐怖?

这是一种很多女人都经历过的恐怖:不管你怎样呼喊,你的意见都不重要,哪怕你是一个拿过奥斯卡奖的女人。

北京时间明晚八点半,蓝盒子放映厅将会线上放映《詹妮弗的肉体》。欢迎来欣赏 #酷儿恐怖月 单元的首部电影!放映厅地址: live.pullopen.xyz

Show thread
遠浅 boosted

在有人对你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指手画脚置喙的时候,一句“我结婚了”“我对象觉得没问题”往往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因为他们眼中女性为人最大的认可和价值就是结婚,结了婚你就是他人的所有物,管辖权就不属于公共范畴属于家事范畴了,随便插手不是跟你作对,而是跟你的所有者作对,跟他们信奉的二元性别价值体系作对。我对这套说辞深恶痛绝,但我会很熟练地用他们的方法替我避免麻烦。但这个对家人亲戚不适用因为他们以为他们永远拥有对你的管辖权

遠浅 boosted

我发现只要女生能冲破“要有礼貌”的规训,面对一些低俗的玩笑或者触及自己底线的行为等,基本能从容处理了!
今天判断失误,参加了一个饭局。一个叔叔对我说让我做他的媳妇,我直接黑脸严厉拒绝!而且他还给我夹菜倒饮料,我没有说谢谢,也把他夹的菜丢掉了!但是事情也没有怎么样,反而他也没在招惹我了!
这个叔叔从开始认识的时候我就很反感!所以之后我遇见他的时候从来也不会给他打招呼!虽然在外人看来没礼貌,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个叔叔很讨厌很恶心!
很多时候女生都被要求温柔,但是就现在整个社会环境,一定要做一个脾气暴躁不好惹的人!希望我也能越来越来自信吧!

遠浅 boosted
遠浅 boosted
遠浅 boosted

中国人的做官之道,大约就是如何在恶人中做到最恶且能保全自身,这种玩意儿到洋文里估计和“关系”二字一样无法翻译(
zh.m.wikisource.org/wiki/%E5%8

Show thread
遠浅 boosted


不愧是我永遠沒有勇氣嘗試的薄荷X巧克力!

遠浅 boosted
遠浅 boosted

自从听过Angela Barnes的这期stand-up comedy后,每次去做阴道和宫颈检查,我都会想起她说的这一段。

真的太好笑太有道理了!整理了下这段绝妙文本,凑合翻译了下。喜欢脱口秀的,一定要去听她的这个系列!

bbc.co.uk/sounds/play/m0001v7w

遠浅 boosted

看到巧克力牙膏餅乾我滿腦子是全聯當年出的牙膏巧克力蛋糕。
真的,完全,一致(???)

遠浅 boosted

这两天看了一堆豆瓣的爱情故事…
感想是,女生太容易心软太容易妥协了,也太容易产生依赖情绪了。如果女生都能洒脱点,不行就分,坚决不牺牲,或许女性的整体生活环境也不会这样。
前两天读了《爱,为什么痛》(不是鸡汤,内容没有名字这么矫情,是一本正儿八经社会学类书,从社会学角度看性别),里面提到男性更倾向于进入一段婚姻,因为婚姻对男性有利,但现实中恐婚的又往往是男性,因为女性有生娃年龄限制,所以她们更容易做出承诺。男性倾向于在爱情市场停留久一点,女性的目的则是婚姻。或许女性的容易妥协,是更容易做出承诺的一种表现,越急于结果的人越显得弱势。
emmm,之前读社会心理学,学到的很重要的一点是,人是不可能不被环境影响的,这是由我们的大脑结构,生理活动决定的,不为人类意志转移。所以我从来不做什么全体女性站起来了的梦,只要仍然是男权社会,女性就不可避免的在整体上受到负面影响,处于弱势地位。但身为单独个体,我们可以自己决定自己受宏观规律影响的程度。意识到哪里是女性的薄弱之处,就时刻保持警惕,坚决不牺牲不奉献,不通情达理,不理解,不提供情绪价值,不把生命寄托在别人身上。和身体健康一样,意识到人类的构造决定了膝盖和腰椎容易出问题,日常注意点多锻炼就行了,而不是做梦让人体结构火速朝着我们想要的方向进化。

遠浅 boosted

看过《汉城列车》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nicedb.org/movies/23153/
很多年前和朋友谈论脱北者问题,他一路slippery slope,说到万一金家政权崩溃,两千万难民涌入中国,中国会受到怎样的冲击云云。当时我想,well that's a problem。后来我想通了——还有比那更天降正义的事吗?The LORD is slow to anger, abounding in love and forgiving sin and rebellion. Yet he does not leave the guilty unpunished; he punishes the children for the sin of the parents to the third and fourth generation. (Numbers14:18)

遠浅 boosted
遠浅 boosted

记录一段精彩的判词 

Dobson v Dobson SCC
案情很简单,一位孕妇在公路上自身操作不慎所以导致婴儿出生后有先天残疾,婴儿的家人将母亲告上法庭,明面上的起诉理由是认为母亲应该对伤害胎儿的产前疏忽行为造成的子女损害承担民事侵权责任,事实上是想通过胜诉来获得来自被告母亲的巨额理赔,这位母亲当然是没有这么多钱的,所以最后会是母亲的保险公司来出这笔钱。争议焦点是母亲有没有对胎儿的duty of care呢?SCC出了三份判决,虽然最后majority的意见采用了Cory的判决(他认为是没有的),但是我觉得另一位法官McLachlin的核心逻辑写得最好,这是只有女法官才写得出来的判词:
“Yet it should not be forgotten that the pregnant woman -- in addition to being the carrier of the foetus within her -- is also an individual whose bodily integrity, privacy and autonomy rights must be protected. Establishing a duty of care between pregnant woman and the foetus would violate pregnant woman's rights under the Charter – specifically the right to liberty and equality.The unique and spe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a mother‑to‑be and her foetus determines the outcome of this appeal. There is no other relationship in the realm of human existence which can serve as a basis for comparison. Women should not be penalized because it is their sex that bears children. To say that broad legal constraints on the conduct of pregnant women do not constitute unequal treatment because women choose to become pregnant is to reinforce inequality by the fiction of deemed consent and the denial of what it is to be a woman. Such after‑the‑fact judicial scrutiny of the subtle and complicated factors affecting a woman’s pregnancy may make life for women who are pregnant or who are merely contemplating pregnancy intolerable. The best course, therefore, is to allow the duty of a mother to her foetus to remain a moral obligation which, for the vast majority of women, is already freely recognized and respected without compulsion by law.”
当时读完这个,怎么港,1999年的案子,就觉得好嫉妒你们啊,加拿大人

遠浅 boosted

公猫泌尿系统得问题,基本上就和网上总结的一致:情绪稳定+多喝水。情绪稳定要求太琐碎了,最好独猫,厕所干净(多厕所,甚至换掉让他有不好记忆的尿盆和猫砂),尿地上也不要吼他,等等。网上有一种弗洛蒙情绪稳定剂,似乎比较有效,因为猫用舒缓情绪的药片太贵,而有效成分可能只是茶氨酸。
速诺消炎会造成软便,所以如果做了生化发现没有太大炎症,吃不吃消炎药我觉得问题不大。
多喝水这个因猫而异,有的愿意吃罐头,那就多加水;有的愿意吃猫饭,那就更好,加水蒸,有的只喜欢生骨肉,那就只好破费一些,好在生肉水分不少,也更合适。实在不行,强制喂水也是必须的,喝水真的太重要了。
大概就是这么多。
希望小公猫们都不需要经历导尿的痛苦。

Show thread
遠浅 boosted

辩明词义确实是跟大部分国人讨论问题的基础… 

跟爱好顶层八卦的男性朋友大致口述了一下红色轮盘里面的段子,对方感叹:政治真肮脏!我觉得你上次说的那个很对,一个国家不是一块铁板,有不同的利益集团……

:呃我感觉你口中的利益集团和我说的interest
group并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西方政治学话语里的利益集团是指有共同利益的社会团体,比如城市中产,挣工资、有房、背着贷,在怕房价跌这一点上就有一致利益,【如果拥有言论和结社自由,就】能结成一个利益团体。再比如用性别划分,女权也可以成为利益团体,女性在就业、报酬、财产权方面有很多共同利益。女性和城市中产利益还可以交叉,城市中产女性和农村女性诉求也不一定一样,角度不同,利益团体能进一步细分。
:政治派系不算是利益团体吗?
:你的话语中说是“政治”,其实是“权术”吧,是统治阶层互相争斗,政治的一小部分。我们大部分国人没有“一般人也有政治权利”这样的认知,默认政治只属于顶层,所以会把权术错认成政治,得出“政治都肮脏”这个结论。你要是说“权术都肮脏”,那我也同意。但你看,孙中山也参与政治,马丁路德金也参与政治,这里讲的政治,就并不是权术。

遠浅 boosted

世界上怎么会有精力充沛的人。

我不理解。

Show older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