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 @T0T@pawoo.net

ToT boosted

某些自媒体跟狗一样为GFW义务洗地,说什么“国家为了不让低素质人群受蛊惑”,等到他妈的你们也翻不了墙了沦为低素质人群,还会得瑟自己技术高超吗?光明大道不让走,政府扯一根钢丝绳让大家挤,你他妈现在技术高超,以后呢?你他妈不会变老吗?归根到底就他妈是个贱奴,“贱”这个字真太形象了,左边是钱右边也是钱,为了钱他妈人就变贱了。钱是利益,但是这利益不追求行吗?也不行。

钱只是贱的诱因,真正的原因是专制。

ToT boosted

现实里几乎不存在什么“完全正确”、”绝对干净“的词汇。 例如同志这个词,大家都知道这词对我朝我党代表什么,无需赘述。而21世纪初,这个词被广泛用来指代同性恋,连纸媒上常见”同志群体“如何如何的文章。 民间定义泛滥至此,我党低头了吗?没有把这个词乖乖让出来,让它从此从此被民间解构吧?官宣还是照样胡景涛同志温家宝同志地用,半分都没承认过民间和媒体的释义,也没人去建议我党你怎么能自称同志呢?这个影响太不好了让人可以产生歧义,可以随便玩梗。 Show more

ToT boosted

男权语境,不止解构原本涵义“好”的词,也解构原本涵义"坏的词“。 例如”傻屌“,原本是为了对抗女性羞辱、女性不得不以辱骂自己生殖器的方式来表达对别人的愤怒和辱骂的情况(先别说‘骂人不对’哈,想想伊藤诗织)。 Show more

ToT boosted

忘记说,“爹味“这个词也正在被男权如火如荼地解构中。 他们把女性坚持自己,拒绝理会他们追在屁股后面的男权规训,称之为这个女人太有爹味。把女性拒绝跟他废话证明自己的性体验,称之为在按他的头。他们还发明了”女权爹"这个表述 Show more

ToT boosted
ToT boosted

@maoyaoyao @somethingontheradar 跟"五千年历史文明"不容置疑差不多吧

ToT boosted

@solidotbot 现在标准协议层面的东西已经完全无法对 GFW 形成任何挑战了。正面战场无法赢得胜利,只能打打游击站了。

ToT boosted

最令我恐惧的一点是,已经不存在所谓“民主的灯塔”,大家都是一样的烂。我觉得制度的改革目前来看起码要有一个模型值得参考,一个目标能被确立。但现在真的是世界彷徨,没有人知道应该往哪里去。
创造太艰难了,我们真的等得起吗。

ToT boosted

@perci 认为有什么一劳永逸的终极方案可以解决世界的一切问题,是一种宗教般的,对于寻找对世界的简单的解决方案的强烈的渴望,一种思维上的浪漫和慵懒,一种对自由的逃避。
一百年前,基于这种对终极方案渴望,浪漫而懒惰的中国知识分子拥抱了给中国带来无限灾难的列宁主义,一百年后的今天,如果依然不能吸取当年的教训,放弃无意义的幻想,坦诚而务实地面对现实世界,那么不管拥抱是什么主义,都依然不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民主本身并不是包治百病的药丸,但是它能有效预防由专制造成的劣疾,而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专制权力过大而不受制约,因此民主是我们迫切需要的。

ToT boosted

看了 @dionysus 关于网络女权用词的一串嘟文[1],我突然想到,我们能不能仿照GNU基金会对于自由软件运动中应该应避免使用(或慎用)的词语[2],写一篇在介绍或讨论女权主义时应当避免使用或慎用的词语。
#提议 #想法 #女权主义 #词语

[1] bgme.me/@dionysus/104651441636
[2] 《应避免使用(或慎用)的词语,由于它们是不公正的或者引起混淆的》book.huihoo.com/free-software-

ToT boosted

@acme @somethingontheradar 嗯嗯,都是为了搞出一种君权神授感。同理的有苏联搞的那种李森科遗传学。

ToT boosted

我一直很反对把美国称为灯塔国,因为这个词总有一些玩世不恭和玩梗的意味,使得好像只要证明了美国不是灯塔,美国就和中国差不多糟糕一样。从来就没有什么灯塔国,美国就是美国,任何政治实体都不应该被捧得太高,这会使它们的真实面目变得模糊,进而成为可有可无,用之即弃的符号。
美国不是灯塔,但是和中国相比,第一,美国有一套制约政治权力的有效方案,这一套方案能避免因为权力受到滥用而引发的种种弊病。第二,美国的代表协商机制使得各利益团体能比较和平地进行博弈,使得社会矛盾有正常的解决通道,避免社会矛盾因为长期压制而爆炸。美国的这些机制能解决长期困扰中国的政治权力被滥用和社会矛盾无法被正常解决的问题,摆脱治乱循环的困境,因此是值得学习的,不管它是不是灯塔。

ToT boosted

和小学好朋友约饭,两个社畜执手相看泪眼,在不同行业做卑微乙方,催婚加班房子三座大山紧紧相逼,落在一顿二人饭局上,变成佐酒小菜。
酒喝完了,开始觉出苦涩来了。

ToT boosted

据说微博上有个全文马赛克的文章被删了。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啊。

ToT boosted

Ευδαιμονία 说:
不知道说这个会不会把我号定点炸掉。就,菊厂十多年前在利比亚干过一件特别牛逼的事情,贿赂小卡扎菲的卫队长,给小卡扎菲的会客室里面装窃听器,来偷听和中兴谈业务的细节。后来窃听器被偶然发现,小卡扎菲勃然大怒,卫队长被枪毙,本来华为的负责人也是被抓起来准备枪毙的,使馆活动很久,把他送回国内了。这个事情在特定几个圈子里面根本不是秘密,至少几年前还能看到当时的帖子。当然这还不是唯一一次,有消息说在印尼也这么干过。

ToT boosted
ToT boosted

在我看来,盯着男性整个群体去仇恨的“女权主义者”虽说没什么不对,然而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对共产党/中医药怀有同等程度的仇恨的话,会让我个人觉得是双标。然而双标也是人类的本性之一,所以……随便啦,都行,都好……
上班时就算知道同事支持刘强东,也要好好相处互帮互助;同理就算知道同事讨厌“香港废青”喜欢中医,也要……(胃部抽痛,毕竟大家都是普通好人,毕竟我是要吃饭的胆小鬼

ToT boosted

我对咱国女性权力地位的目标要求也不高,搞成台湾那样就好了,有女总统,有大量的年轻女性参政议政,自然而然就会推行出女权的政策。要说台湾的女权有真的好到北欧国家那样吗其实也没有,但是比起咱国那真是好太多了。
同样是东亚儒家华人文化,只不过就是有没有铁拳的区别而已,看看人家台湾——不是我迷信民主制度的力量,而是我看到了确实存在的历史证据。

ToT boosted

@somethingontheradar 我个人觉得,以前是经济上的原因,毛泽东这个坏逼自己不信中医,因为国家没钱所以就要搞中医赤脚医生推广全国。现在大概是文化上的原因,后三十年不能否认前三十年+大国崛起中国特色……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填,在赵家人看来,中医只是用来圆最初谎言的一个小小工具

ToT boosted

分享一个自用的对抗政治性抑郁的方法,不保证你也适用。

我会去认真思考自己想要的理想社会是什么样子的,思考一点一滴的细节,不是「人人平等」这种大概念,而是从大到如何投票,小到如何处理垃圾这些事。注意是理想社会,不是「现有阶段人类能实现的最好社会」。

尽管我确实没有什么很成熟的 philosophy,还在学习中,但我可以边学边想。在最绝望的时候这样想,会让我觉得,现存的状态不会是永恒的,我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虽说我有生之年看不到这个理想中的社会,但我可以看到它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