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希望新朋友先仔细阅读我的置顶嘟,再决定是否关注我,感谢理解。
**谢绝在任何情况下搬运我的任何嘟文内容出象群,特别是到国内平台上。

世界边陲的独居喵一只。曾经是个话痨,现在表达欲越来越低。
爱好驳杂,偶尔刷屏。偶尔被惹炸了也会冒出战斗人格(恶龙内核预警)。

如果取关,互关的请直接双向,单边的不用通知我。
关于一些基本立场可以参见另一条置顶,不喜欢我的言论可善用mute/block功能,不浪费时间进行无效沟通是对彼此最大的善意。

那么,请自由地……

Pinned toot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大部分观点与立场,关注我并非为交流与共识而来,那么请不要fo我。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观点,也请不要转发或点赞我的嘟文,但可以在彼此尊重的基础上适当讨论;如果你不认同的是我本人的言行三观,那么欢迎直接block。

基本立场(关注参考)
——支持女权,并且不支持田园女权极端女权这类说法。谢绝与喜欢用“我支持女权,但是……”句式的人沟通。
——支持创作自由、出版自由和分级制度。(抵制肖战和批判大象并不矛盾,肖战也不无辜)
——支持司法独立,支持本地人治理自己家乡。理解港台大部分人的担忧与诉求。但是反对/厌恶黑衣人的暴力狂欢。
——反对将性别权力问题甩锅给政治制度。
——反对将耽美与女权对立。
——反对网暴“性骚扰举报者”以及对其过度批判。
——不是精美,不是公知,不是粉红。不混圈子。

以上,感谢关注我(或我的嘟文)。希望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PS,出于安全考虑,谢绝来自mao站和小森林站的关注与互动(如发现会移除)。本条只针对站点不针对个人,如果你非殆知阁粉丝,可换一个实例账号来关注。感谢理解。
会移除关注之后2天内仍没有原创嘟文的关注。

还要感激吗。
看那位倒地死亡的父亲,周围的“防疫人员”对他的呼救无动于衷。
还要感激吗。
吃不上饭的孩子,快要饿死的牛羊。被无害化处理的猫猫狗狗,被洗劫一空的家中财物。
还要感激吗。
乌鲁木齐的大火,贵州的巴士,郑州的富士康。
还要感激吗。

有朋友刚刚路过上海乌鲁木齐路,现状是:地铁常熟路站已经恢复;事发地点的乌鲁木齐路牌在的;马路两边用蓝色板围住,即隔开了马路和上街沿。(上海时间11月28日上午10点)

所以需要关心的是那些被拉走的人,他们在哪里,至少有两车吧。

@lithium 附上听译,如果有错漏还请指出。

主持人:卡塔尔的草地——但此时此刻,值得暂时将注意力转移到中国。

传到我们面前的图景,是这几十年来不曾在中国、至少是中国大陆见到过的。如此大量的视频在世界范围内流传,这一事实也值得注意——显然审查制度没有跟上删除的步伐。

*切换画面给驻北京的记者*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记者:今晚在北京街头,人们唱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他们在抗议极端的清零政策。

“不要核酸要自由!”

记者:他们带来鲜花,点燃蜡烛。引发抗议的导火索之一是该国西北部的一场公寓火灾。至少有十人在事故中丧生。这引发了愤怒的风暴,人们认为由于隔离政策,这些居民无法离开燃烧的房子。全国数以百万自身也处在封锁状态中的人们扪心自问,换做自己,是否能在火灾或地震中逃生。

与此同时,学生们也在北大和清华校园集会。这是中国最精英的两所大学。由于隔离政策,学生们已经数周不得离开校园。

不仅在首都,在武汉和兰州,人们也纷纷走上街头。(解说画面)人们将怒火发泄在核酸亭上。

“习近平,下台!”

记者:人们在上海这样喊道。尽管中国每天报告的感染人数都创下新纪录,但政府继续顽固地坚持极端的清零政策。于是人民开始保护自己。

一张白纸,它们成为抗议的象征。因为上面写的内容会成为警方的证据,更危险——考虑到在中国,光是走上街头抗议,就已经足够危险。

我们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被警方拘留。在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人们试图说出自己的想法。

主持人:我们只能希望,中国政府处理国内出现问题时,不要像独裁政府那样作为。

11月26日下午,南京传媒学院一名女学生举白纸站在台阶前,一直站到天黑,随后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我为我自己的家乡发声,我为火灾里失去亲人的家人的人发声,我为全国所有的遇难同胞们发声”,一齐打开手机电筒,在灯光中高喊“人民万岁,逝者安息”。

随后现场拉起警戒线不再让学生进入,有工作人员正在调试监控摄像头,执行校长曹国胜到场,对学生说:“只要大家现在离开,今天的事情等于没有发生,所有人都不会计较。”学校外面停了很多警车,但暂未进入校园。

【抗议现场发生的两段对话】
老师:你们很有意思,你们根本不理解国家的很多……
学生:你太理解了,你是贵州车上的27个人吗?
校长:总有一天,你们要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学生:这个国家也会为今天的一切付出代价。

Show thread

他们失去了自己的语言,失去了自由,最终失去了生命。

一个5岁的孩子,终其一生,未曾好好看过这大千世界,享受过自由生活的肆意与快乐。

牛蛙,现在锅甩到当年的暴恐分子身上了,无论石墩子还是三步一岗,都是为了反恐做的障碍!人民怎么能不感恩戴德积极配合!

真该给你们鼓鼓掌。

又来了,又来了,都是平时消防隐患的问题,和防疫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歌颂超级英雄,“辟谣”,丧事喜办,反正死都死了,对吧。我说你因为什么死你就因为什么死。

《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将在12月15日正式生效

我和我妈真的是两种人。。。
我就是,真的没有什么同理心,简称对事不对人。。。
我妈就非常的对人不对事。
所以我会被说,没有同理心。
我妈就是会容易感情用事= =

简单来说就是,我非常讨厌别人给我卖惨。你有事就说事,我能帮的就帮,帮不了你给我说你很惨有啥用啊。比惨能解决啥实际问题啊?
但我妈就非常吃卖惨这一套。。。我从她身上学到的很重要的一课就是,心疼男人真的会倒霉。科科。。。

没有什么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早就不是同一个世界了。

因为太震惊了所以没有标题 

我,今天,居然在我校,遇到了一位罗杰水式的人物…还是位伊朗女性…这位伊朗人跟我说她希望以后伊朗政府能像中国政府一样就好了,她说她不希望她九个月的女儿呆在英国,她想让她在中国成长起来…真的是shocked to my very core…

早上去上lecture,老师新冠阳了所以没来,我也没收到她的邮件,问了在班里的同学才知道,下午seminar的时间被调到这来了,但这个seminar不是我的小组,而是另一个小组的,所以大部分人平时只能在lecture里遇到,也没有什么交流,但我心想来都来了,那我就加入你们吧。好家伙,谁想到这一加入,就遇到了这么个人物。有一位男生presentation完我们这周的topic,问了几个问题,问现在的movements里,哪里能看出digital authoritarianism?我回答说,在伊朗人protest最激烈的时候,伊朗政府把网络封锁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本来还想谈谈中国的网络审查的,班里有个女生,听到我说到伊朗的时候,突然开口说:“没有啊,我就来自伊朗,我当时就能和在伊朗国内的朋友们联系上。” 我听完一整个迷惑啊,就十分迷惑,我想,是不是她有什么不一样的经历,让我先听完what she has to say。好家伙,这一听,我就更迷惑了,她说了什么,现在大家都在批判伊朗政府中国政府的极权统治,但事实其实和西方媒体报道是有误差的,就比如说我知道中国大部分人都是很感恩他们的政府的,中国政府对疫情管控这方面做得挺好的blahblah之类的说了好久,我就一直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我心里直说wtf wtf完全不敢相信,一度怀疑她是不是马上要说些反转了……

但是没有,她就一直这样讲了下去。我心想这不行啊啊啊实在听不下去了!我就对着她说:“sorry to interrupt you,但我就来自中国,我理解你说的中国很多人都支持政府是什么意思,但这不代表中国政府所作所为就是对的,你知道,在整个疫情期间,很多人因为政府的政策而死吗?你知道有人在封城时会因为缺乏物资活生生饿死,有人因为太过绝望而跳楼吗?你知道我们的社交媒体上当时充斥着cry for help的声音,武汉现在又要lockdown了吗?”她没等我说完就接过话茬,说:“哦那你当时是住在武汉吗?” 我直接被问傻了,what’s that to do with anything???!!! 但我还是回答了:”不我不住在武汉,但我知道,我非常他妈的确定,当时封城所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我自己的城市也经常被封,我亲身体验我亲眼看见了这些。”她又说:“嗯…你看,我就有一个来自于武汉的朋友,ta说ta被封期间物资都特别充足的…”

我当时听完感觉自己脑袋要爆炸了,我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这样的话术居然被一个离中国十万八千里的伊朗人用上了,我在英国连这么说的中国人都没遇到过,居然给我遇到了个伊朗人这么说啊啊啊?!?她后来又说我:“你会说英语,能到英国来留学,你是一个minority,你代表不了大部分中国人的意见。” 我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我确实代表不了中国人的意见。代替老师的seminar leader看到我们这边的紧张气氛,就岔开了话题,但我后面半节课恍恍惚惚的,捱到下课时间,seminar leader走过来问我们,没事吧,我感觉到你们刚刚有点confrontation,所有人都还comfortable吧?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可以share什么什么的。我当时脸上笑嘻嘻说没关系,这是观点的碰撞嘛,心里mmp:我当然他爹的不comfortable啊!!!太离谱了啊啊啊啊!

我难受到了什么程度呢,作为一个社恐,主动上前去拉住了那个伊朗女孩和她一起走,说我想和你谈谈…于是我们边走边谈,最后站在校门口足足谈了半个小时,谁能懂我这半个小时经历了什么啊啊啊啊!我觉得她是fundamently left wing的,但就是左过头了,左到一种我不能理解的境界。她说她在在零几年的时候,包括2020年的时候都在中国住过,她能亲眼看到中国的进步的,她说她中国会给人food house supply,而在美国的大街上随处可见流浪汉,美国政府在疫情期间任由人民死去,而她觉得有吃有住比言论自由重要多了,她还说,中国的脱贫计划把五千万人从贫困里拯救出来了,这些都是实打实的事情……我在一旁扶额,就,大姐,你真的相信中国现在没有贫困人口了吗?真的相信在中国所有人都有房子住都不会饿死了吗?流浪汉在中国难道不存在了吗?还有,脱贫计划,政府早定好在2020年他们将实现全面脱贫,然后guess what,正正好在2020年的时候,我们真的一个贫困人口都没了耶!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她就回答:“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政府,中国有那么多人,还有过被殖民历史,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我听完,就,好,和中国父母一模一样的说辞,比较不一样的是她还提到殖民主义了,我真的很想说,西方左人们,i get it ok? 你们批判殖民主义,批判资本主义,批判白人至上,批判欧洲中心,我也会批判这些东西,但是他妈的,你不能装作看不见the shit happening in China ok? 中国政府现在的所作所为和这些有屁点关系吗?他们自己就是殖民主义ok?我反驳了很多,拿共产党的很多事情做了例子,她又问,“那你在期望着什么中国政府有什么改变?”我说:“首先,共产党必须下台,才有可能建立一个更民主更自由的政府。” 她笑了说:“所以你在期望liberal democracy?” 我说差不多吧,她说:“对我来说liberal democracy是right wing的东西,而且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liberal democracy.” 我说ok我理解现在确实没有一个政府能真正做到liberal democracy的,英国政府不是美国政府不是,但你说它右派?那你到底觉得什么是左的呢?她回答:“我觉得socialist society才是真正左的。” 这回轮到我笑了,“所以你觉得社会主义社会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是吗?你觉得中国是这样的社会或者它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她沉吟不语,我就说:“那你可能需要知道一下,中国政府虽然可能claim itself是社会主义,但那是totally fake的,它是完完全全的反社会主义的。”

她就又问我几岁了?我说我22岁了,她对我说:“我在你这个年龄也有着和你一样的想法,我也是一个activist,我参加了伊朗的green movement,我也觉得我有义务为受苦受难的人民发声,但是,我现在37岁了,在这过去的十几年里,我在全球各地都生活工作过,我越来越能发现西方媒体的虚假,它们所创造的谎言,你看像美国媒体就从没有中国的一句好话,他们为了利用像你一样的民众编出了很多谎话…” 我,尽力保持微笑.gif,我说,“我理解你讨厌美国,我也讨厌美国,我也不喜欢美国媒体,他们报道中国,或许真的是有利可图,或有目的在里面的,但这些不意味着,某件事在美国媒体里出现了,这件事就是假的了!很多很多事情,是真真切切在中国发生着的,就比如你肯定读过新疆集中营的报道吧…?” 她没等我说完就问我:“所以你亲身去过新疆集中营吗?你亲眼见到过吗?” 她讲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谈话该结束了,我太失望了…她又说:“你以后看到西方媒体的报道,请给它一个benefit of doubt.” 我对她说:“那也请你给中国的新闻一个benefit of doubt吧。”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那你现在对伊朗国内的运动怎么看呢?“ 她回答:“我并不支持伊朗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真的当街头晕了两秒,闭了闭眼,很努力地维持了礼貌没爆粗口,我问她,为什么?你也不喜欢伊朗政府不是吗?为什么不支持反政府运动呢?那你到底期望你们的国家发生什么呢?她说了什么我都没怎么听清,因为脑子里面一片混乱,大意就是,她觉得伊朗政府该跟中国政府多学学,把穷人吃穿住行的问题先解决了,她也觉得境外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一切都是有境外势力在煽动,但她又说,她已经有朋友被关在伊朗监狱里了。 我静静地等着后面的话,但没有了,她就说了这一句,在她有朋友已经在监狱里的情况下,她依旧不支持革命,因为她觉得有foreign power behind it。她最后说,“我有个九个月的女儿,我不希望她成长于英国这种社会,我希望我能让她能在中国成长起来,我觉得我当时脸上的表情一定巨僵硬,那我能该和你说什么呢?该和你女儿说什么呢?good luck吗?我最后离开她的时候,shocked,very much shocked,但在心里面对自己说,这不是个伊朗人,这是个荣誉中国人。

最近经济学人上一篇讲中国防疫的文章还蛮好笑的,文章名字叫做China’s steampunk covid response。
想象一个未来世界,没有芯片和锂电池,只有穿着罩袍的主人公驾驶着由木头,帆布和滋滋作响的黄铜管道构成的蒸汽飞行器,或者咨询精密的发条计算机。这有助于你更好地理解中国的zero covid政策。
中国推出越来越多的手机app,以实时追踪公众的行动和covid状态。数以百万计的Pandemic guards执行起了各种限制。高科技和低科技相结合,建立了一个了不起的东西:19世纪检疫系统的现代版本——维多利亚时代的医生在抗生素之前的时代可能用来解决结核病爆发的那种。

原文:economist.com/china/2022/11/17

是真的,穿毛绒睡衣的话冬天身上确实会长猫。不信你试试看!

“没见过去太平间对着受害者尸体说坚强点的”

往事如烟。一位年长的朋友1989年曾就读于北京某大学,家境贫寒,他会在校园里捡垃圾卖,也会给搞卫生的大爷帮忙。跟大爷混熟之后,大爷带他来到校园的一个角落,停着许多落满灰尘的单车。他问大爷是怎么回事,大爷沉默半晌,小声对他说,这些车你推出去卖了吧,不会有人来骑走了。

多年以后,他与另一友人高谈阔论,谈及1989年的事,说此事若是能公开讨论,或许说明中国的民主有了希望。席间两位小妹妹听不明白,问,1989年有什么事吗?

他沉默半晌,最后说,没有什么事,只是北京的一些大学里,多了一些无人骑走的单车。

视频里不唱国歌的不仅仅是足球队员,还有3位教练。视频结尾处是那位被英雄的力量感动得泪流满面用力鼓掌的伊朗妇女。是的,伊朗人用自己的力量告诉同伴——抗争的路上你不孤单,我们与你同在。不妥协,不割席,3年前香港人也是这样做的。他们被国际社会辜负了,希望伊朗人不会被辜负。

Show thread

不仅是男子足球队,伊朗男篮上次国际比赛时也拒唱国歌,伊朗女篮运动员和教练发布了她们集体不戴头巾的合影。这边伊朗政府投票要处死一万五千名被逮捕的抗议民众,那边伊朗人民依然不屈不挠地抗争。有血性的人会得到别人的尊敬和帮助,真的好盼望希望国际社会能支持伊朗人民重获自由。

伊朗男的怎么敢在全世界雄激素浓度最高的地方公开支持女性!这不是让全世界男的丢脸吗!

伊朗隊長公開聲援國內「頭巾運動」的示威者,開賽前全隊拒唱國歌。雖然他們未必能贏得比賽的勝利,但是勇於對抗強權,勇氣可嘉!
reuters.com/lifestyle/sports/s

伊朗队球员拒绝在赛前唱伊朗国歌 ,观众席伊朗球迷举起"Women Life Freedom"的slogan,太震撼了,伟大的人民,献上我的全部敬意,希望你们平安,祝福你们赢得自由和更好的生活!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