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辰 @Andrettacat9@pawoo.net

Pinned Toot

(重发置顶)
世界边陲独居的内向喵一只。不过网上日常是个话唠,大概会絮絮叨叨。
爱好驳杂,本号主要是各种推荐,日常,转发/讨论各种不敏感和有点敏感的话题。离岁月静好大概还有点距离。偶尔刷屏。偶尔被惹炸了也会冒出战斗人格。
出于某些考虑及个人心情,可能会移除带有强烈/偏激政治立场的关注者(左右都算上)。
不定期推书推剧推文,偏科幻奇幻动漫英美剧相关。
感谢关注。请自由地……

关于二次元偏好:口味广泛,杂食,奇幻科幻古风都食得。Cp可逆可拆,虐无所谓,He就好(。BL>GL,是好文来者不拒,欢迎安利。
欧美圈吃许多cp,基本路人粉。国内朱白双担。
这个号基本不会发太多腐相关或超尺度内容,有兴趣的可以私下来勾搭🙃🙃🙃

谢谢关注这位话唠。如果取关,双关的请直接双向,单边的不用通知我。(另外如果是认识一年以上的朋友,双un前希望能告知理由。)
不喜欢我的言论可善用mute/block功能,以上。

Pinned Toot

(置顶说明2)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大部分观点与立场,关注我并非为交流与共识而来,那么请不要关注(fo)我。我不喜欢成为被猎奇对象或者刷成就用npc。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观点,也请不要转发或点赞我的嘟文。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观点,可以在彼此尊重的基础上适当讨论;如果你不认同的是我本人的言行三观,那么欢迎直接block,就不要到我这里倒垃圾话了。
如果有违背以上情况的人出现在我的视野,大几率可能会被我直接block。
以上,感谢关注我(或我的嘟文)。希望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Pinned Toot

(置顶说明3)
理性讨论的前提是不对对方有偏见,已经戴了有色眼镜是不会讨论出什么结果的,浪费彼此时间,不如趁早block。
非黑即白脑子里只有二元论的人就不要关注我了,不然你看我的嘟一定会非常难受。
以及我对教化别人和被别人教育都没什么兴趣,在我身上找存在感没结果的,望周知。

重申一下基本立场:
支持女权,并且不支持田园女权极端女权这类说法。喜欢用“我支持女权,但是……”这种句式的人不要来找我说话。
支持出版自由和分级制度。没什么好说的。
支持司法独立,支持本地人治理自己家乡,支持香港理性诉求。理解港台大部分人的担忧与立场出发点。但是对叫嚷着烧人祠堂的鸡血废青没有好感。——不懂文化就玩政治是没有好结果的,全世界都一样。

久辰 boosted

因色生爱,色衰爱弛。因国强而爱国的,在国弱时会怎样呢?醒醒。

书店拍到这张,结果发到微博被屏蔽了(。
三胖你屏蔽个头哦…… pawoo.net/media/fUbL_Vo1HRhHZa

“552年,柔然人在蒙古高原被突厥土门可汗击败,汗国崩溃。柔然王室由邓叔子率领,西支柔然南逃至西魏,西魏太师宇文泰不敢收留,将此部三千余人收捕,交突厥使者全数斩杀于长安青门外。东支逃入北齐。

还有一些柔然人逃至外兴安岭与贝加尔湖一带的mukri(靺鞨),当时聚居区在今俄国布里亚特共和国和赤塔州一带,混入当地大室韦民族。大室韦人(也就是以尼伦和迭列斤两大部族组成的蒙兀国—黄金家族)是蒙古黄金家族的祖先。据一些历史学家考证,中国东北地区的契丹民族也有柔然族源。”
—————
两段字,多少腥风血雨和人命。历史就是这样吧……
(脑内已经划过十万字历史小说)

久辰 boosted

「趙國男性酷愛雙標又當又立」和「平民有沒有不被主流意見挾裹私人看球的權利」是兩個不同的問題。不可混為一談。

可以理解追星女孩因被國男污名劃打壓多年而產生的怨恨,但終究作為平民的我們還是更應該警惕“愛國主義政治正確”。扣帽子反擊狂歡一時爽快,就怕等到要償還時會失去更多。

在沒有第二選項、政治罪名成立的前提下強行要求明星表態是件很惡心的事,但因為外交部發言與大眾群體多數抵制NBA,就要求持票人必須退票,這也是很惡心的。兩者本質沒有區別。

我不看球,但我永遠拒絕反抗集體主義。這世上最珍貴的東西有很多,自由的靈魂絕對是其中之一。

虽然我认为无论电视剧、时尚还是体育圈,娱乐都不应该和政治绑架,但NBA这个事折射出的国内百态特别是性别方面的问题,还真是有趣。
另外其实我觉得独立或者统一,重点应该是你用你的实力去吸引人认同你,归附你,而不是堵上人家嘴,说你不准说离开我,你不准支持其他声音只能支持我(。(这么天凉王破的霸总戏码有没有搞错) pawoo.net/media/4ZOZeJuvE_ZeDY

久辰 boosted

我想有机会回去看看现行教材,就像去年找班主任要来的人教版思想政治课本修订对比一样,总能看出某些态度
毕竟是义务教育的教科书 pawoo.net/media/hiqb-XWsXBZvWP

蘇格蘭獨立遊行20萬人。微博一片轉發嘲笑。可是這些人在笑什麼呢?
這些人從來不了解歐洲的歷史,也不了解為什麼這些人想要獨立。背後複雜的歷史人文政治經濟種種因素,了解起來大概真的太費事吧。鍵盤一推哈哈哈,關機繼續當996加班狗深夜再去擼個串,多爽。
蘇格蘭萬里之外,HK千里之外,反正與自己無關,理解來做什麼?
就好像他們興奮地吵嚷東風快遞,使命必達,卻不會去想像其他國家的快遞其實比中國的更強大。
堅信自己所相信的東西,是很容易也很簡單就能獲得安全感的事情。即使所相信的不過是海市蜃樓。

希望國家強大,是為了不讓自己被欺負,但不等於可以隨便欺負別人。可惜很多人都是在YY後者。

久辰 boosted

《网易 | 故宫研究员耿宝昌:不要为了仇视帝国主义而胡编乱造!》

「其中最重要的,被故宫人称为“二十五宝”的25枚皇帝御玺,也都得到完好保存。而且日本人占领南京期间还曾把“二十五宝”拿出来展览过,但他们并未拿走。」

#我在看什么

原文:c.m.163.com/news/a/EQN39PKA051
备份: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久辰 boosted

#今日金句 这个天才评论要存起来
@我爱吃肥皂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风格跳跃,虚拟世界;解释不通,穿越时空;不懂配色,赛博朋克;脑洞不够,平行宇宙;画面老土,追求复古;不清不楚,致敬克苏鲁。

久辰 boosted
久辰 boosted

英国可能因BNO平权运动卷入香港危机

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人上周日举行集会,要求获得完整的英国公民权利,比如在英国的居留权。

英国面临着被卷入香港数十年来最严重政治危机的风险,原因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上千名居民正在扩大争取完整英国公民权利的运动,以获得一条逃离香港的途径。

上周日,约300名活动人士在英国领事馆外集会,要求用正式的英国护照代替他们的“二等”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BNO护照是颁发给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前出生的香港居民的。

英国内政部(Home Office)数据显示,约17万人持有有效BNO护照,但该护照没有赋予持有者完整的公民权利,比如在英国的居留权。

BNO平权运动(Equal Rights for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发言人蔡骐(Craig Choy)说:“我们认为机不可失。如果现在BNO持有者失去了争取平等的机会,我们在历史上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这些要求在英国议会赢得了一些支持。此前,香港一项将允许把香港居民引渡到中国内地受审的争议性法案引发了香港不断升级的街头抗议活动。

现在示威活动已演变为更广泛的民主诉求,并引发人们对北京方面直接干预香港的担忧日益加剧,这导致更多香港居民考虑到其他国家居住。

今年6月,香港寻求获得海外居留权的人数有所增加,移民咨询公司报告称咨询人数激增。

在6月至8月27日的抗议活动期间,香港警务处签发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通常是海外居留申请的必要条件)申请数量同比增长30%。

上周日,聚集在英国领事馆的抗议者手持BNO护照和英国国旗及港英旗,高呼“让我们回家”和“不要丢下我们”。

“我们的人权受到侵害,香港对我们来说不再安全。”一位名为Sapphire的请愿组织者表示,“我们生来就是英国人,中国未经我们同意就把中国籍强加给我们,并没有改变我们是英国人的事实。”

英国保守党议员、下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他已争取到“几位”内阁大臣支持赋予BNO持有者完整英国公民权利的提议。

图根哈特表示:“宗旨是让人们有信心留(在香港)、并且心里清楚不需要现在就做决定。”

BNO平权运动的蔡骐表示香港人越来越绝望、并认为这些抗议是“游戏的终局”。他表示,扩大BNO护照持有者的权利,或扩大面向年轻人的签证计划,将有助于平息局势。

英国政府一名发言人表示,对香港和BNO持有者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案是“充分尊重《中英联合声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中保障的权利和自由”。

上个月早些时候,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敦促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与抗议者对话,并强调了和平抗议的权利。作为回应,北京方面要求英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香港居民如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前已登记获得英国国民(海外)身份,则有权获得领事协助,但他们并非英国公民,也并不自动获得在英国生活或工作的权利。

伦敦玛丽王后大学(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法学教授伊丽莎白•吉尔德(Elspeth Guild)表示,英国境内的任何BNO持有者,如果回香港后可能面临危险,都应获得英国内政部的延期居留许可。她表示,如果英国试图将他们遣返回“有被迫害风险”的香港,那将是“可耻的”。

译者/何黎

久辰 boosted

上周末香港示威者堵塞香港国际机场

上周末,香港爆发近期政治危机以来最激烈的一些冲突,有数千名示威者聚集在香港国际机场,堵塞了往来交通。

香港本周一将迎来一次大罢工。上周日,作为整个周末期间混乱局面的尾声,示威者堵塞了香港国际机场。在周末期间的混乱中,香港出现了近3个月政治危机以来最激烈的一些冲突。

上周日下午,数千名示威者聚集在香港国际机场——以客运量计世界第三繁忙的机场——导致来往机场的列车服务关闭,示威者还用共享单车、手推车和路障堵塞道路。大多数航班继续正常运行,尽管一些旅客无法及时抵达机场登机。最终防暴警察驱散了示威人群。

“机场是香港最重要的经济命脉。”19岁的学生Cary站在用于堵塞通往机场的主要道路的临时路障前表示,“我们必须尝试关闭机场,以对政府施压。”

防暴警察还进入了机场附近的一个地铁站。此前,示威者毁坏售票机,并打坏一个消防栓,导致该地铁站被水淹没。最近几周,香港当局有时会暂停部分港铁(MTR)服务,试图阻碍示威者在城市内流动。

地铁站内一名20岁的持棍示威者表示:“港铁已经不再服务香港人了,所以我们不需要珍惜和保护它。现在港铁只为中共和警方服务。”

在上周六夜晚的混乱中,示威者包围香港政府办公楼,对路障纵火,导致警方使用水炮、橡皮子弹与胡椒喷剂作出回应。

周一早晨,通勤者遭遇交通延误,原因是警方在一些地铁站巡逻,准备应对大罢工。预计将有数百名高中学生在新学年的第一天罢课。

香港今年夏天抗议活动的起因是一部有争议的引渡法案,该法案将允许把犯罪嫌疑人从香港送至中国内地受审。但示威者之后提出更多诉求,包括要求对警方开展独立调查以及在香港实行普选。

上周六的示威原本旨在纪念香港全面普选遭中央政府拒绝5周年,但示威行动很快恶化为暴力冲突,示威者向警方与政府办公楼投掷了燃烧弹。

警方也已逮捕至少63人,其中一些人在一个地铁站被捕,此前示威者在一列通勤列车上与其他乘客发生扭打。据当地媒体的视频资料,有“速龙小队”之称的香港精英警察部队——蒙面的“特别战术小队”(Special Tactical Contingent)冲进地铁站,使用胡椒喷剂和警棍攻击大多没有武器的乘客。

上周日,随着警方使用暴力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公众的愤怒情绪增长,大批示威者向香港国际机场进发,试图关闭机场。这一行动与上月香港国际机场发生的示威类似,那场示威导致这个地区航空枢纽关闭两天。

上周六晚还发生了一些事件,包括警方在示威者试图夺枪后对天鸣枪两次以示警告。这是香港警方连续第二个周末发射实弹。

本周一和周二,香港将迎来持续两天的大罢工。此前,8月初的一次罢工曾使香港交通网络陷入瘫痪,迫使数百个进出香港的航班取消。

香港政府上周加大了镇压示威的力度,逮捕至少8名主要亲民主活动人士与政治人士。

被拘人士包括黄之锋(Joshua Wong),他是香港最著名的活动人士,是香港之前的主要民主抗议活动——2014年“雨伞运动”(Umbrella Movement)的代表人物。黄之锋在这次被拘留后被保释出狱。在这次逮捕的前一天,有两名示威活动的主要组织者被暴徒攻击,表明这座城市的政治暴力已经显著升级。

译者/何黎

香港的东西我现在其实都不太敢看了。越来越糟糕,却无能为力。
树立一个靶子太容易,但并没有任何建设性。之后依然无能为力。

久辰 boosted

《831 深夜,上环便利店的婆婆对我哭了起来...》

「婆婆哭着说,我在这里看着这五个月,香港怎样一点一点变坏。一开始那个条例,在我这里买酒的银行工作的人就在说,搞那种条例干什么,林郑一意孤行,夹硬要上,多少人反对都没用,6 月搞成这样,几百万人上街。我也去了一次。那时气氛跟现在不一样啊。那时大家都生气,但没有现在这样啊。你 6 月讲暂缓,大家又不是傻,怎么会接受你这样玩,然后就不回应,不回应,7 月人都看不见,就把年轻人留在街上,留给警察。就让年轻人跟警察去打...... 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惨。」

「婆婆说,有示威的日子,常有示威者来店里买东西,买水,买饭团。「一个饭团就是午饭了,他们没有钱啊,都是买最便宜的饭团......」泪水又下来。」

「新闻说示威者暴力,怎么暴力得过警察?警察也可怜的,家人都被人搞。但警察有棍有枪有子弹啊。唉,林郑,真的是千古罪人...... 」

#我在看什么

matters.news/@az/831%E6%B7%B1%

真是討厭對著文物拍照不關閃光燈的人啊。

久辰 boosted

所有人都在被卷入政治的洪流。
儿童文学的报告也能扯上香港,奶茶店的订餐群里也有人发什么“外国奢侈品集体辱华名单”……唉。
只想叹气。

久辰 boosted

端发的那篇吉汉关于暴力抗争(社运中的暴力手段)是不是天生有道德包袱的文章蛮有意思的,下面留言也吵得很激烈。吉汉指出“和理非”实际上是被右的意识形态规训的结果,对暴力抗争(包括革命)的恐惧事实上是对左翼的恐惧。我对吉汉最后的结论,对暴力和非暴力只是策略不同、不应在道德上作出判断,也不太同意。前几天看到一篇研究报道,学者总结了近现代历史上的抗争运动,发现非暴力抗争达成诉求的成功率要远大于暴力抗争。如果这仅仅是策略不同,不会形成这样的数据差异,道德很可能在其中占据了很重要的因素。即使对社运暴力手段产生缘由极其理解和同情,一旦将其正当化、非罪化,抗争本身的意旨将很快让位于暴力本身。

另外,泼水事件令我注意到“暴力”本身是个很值得讨论的概念,由谁来定义“暴力”就是个权力机制。如果不将其纳入这个议题进行讨论,也会令结果产生很大的偏差。

久辰 boosted

想到一个事。粉红史观里的六四,是被境外势力鼓动,然后暴民害死了解放军,夶们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实在被逼无奈才镇压。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既然朝廷如此正义,为什么还要藏藏掖掖不让人知道?答曰:因为新世纪青年如果知道了这段历史,会指责其父辈太不爱国,产生代际相抵触的情绪。由于当时的学生一代现在是社会的中流砥柱,所以国家为了保护他们的名誉,才封锁信息。这一孝感天地的理论,是我在牛津大学吃正餐,听大陆来读本科的学生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