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希望新朋友先仔细阅读我的三条置顶嘟,再决定是否关注我,感谢理解。

世界边陲的独居喵一只。网上日常是个话唠,大概会絮絮叨叨。
爱好驳杂,本号主要是各种推荐,日常,转发/讨论各种不敏感和有点敏感的话题。离岁月静好大概还有点距离。偶尔刷屏。偶尔被惹炸了也会冒出战斗人格(恶龙内核预警)(谢绝任何出警行为)(是稀有怪,如果想刷经验需要排队)。

会不定期推书推剧推文,偏科幻奇幻动漫英美剧相关。
二次元方面口味广泛,杂食,奇幻科幻古风都食得,偏好耽美。
这个号基本不会发太多二次元相关或超尺度内容,有兴趣的可以私下来勾搭🙃🙃🙃

谢谢关注这位话唠。如果取关,双关的请直接双向,单边的不用通知我。(另外如果是认识一年以上的朋友,双un前希望能告知理由。)
关于一些基本立场可以参见另两条置顶,不喜欢我的言论可善用mute/block功能,不浪费时间进行无效沟通是对彼此最大的善意。

那么,请自由地……

Pinned toot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大部分观点与立场,关注我并非为交流与共识而来,那么请不要fo我。
如果你不认同我的观点,也请不要转发或点赞我的嘟文,但可以在彼此尊重的基础上适当讨论;如果你不认同的是我本人的言行三观,那么欢迎直接block。

基本立场(关注参考)
——支持女权,并且不支持田园女权极端女权这类说法。谢绝与喜欢用“我支持女权,但是……”句式的人沟通。
——支持创作自由、出版自由和分级制度。(抵制肖战和批判大象并不矛盾,肖战也不无辜)
——支持司法独立,支持本地人治理自己家乡。理解港台大部分人的担忧与诉求。但是反对/厌恶黑衣人的暴力狂欢。
——反对将性别权力问题甩锅给政治制度。
——反对将耽美与女权对立。
——反对网暴“性骚扰举报者”以及对其过度批判。
——不是精美,不是公知,不是粉红。不混圈子。

以上,感谢关注我(或我的嘟文)。希望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PS,谢绝殆知阁粉丝关注;出于安全考虑,亦谢绝来自猫站的关注(如发现会移除)。第二条只针对猫站不针对个人,如果你来自猫站而非殆知阁粉丝,可换一个实例账号来关注。感谢理解。
会移除关注之后2天内仍没有原创嘟文的关注。

Pinned toot

希望大家在象群能共同构建起一个健康的中文环境,包括但不限于:
1,尽量少用字母缩写;
2,少中英文混杂,能用中文的地方尽量不要用英文单词(中英文不停转换真的很干扰阅读节奏,而且要考虑到简单的单词用中文也很容易表达,难的单词别人可能不认识);
3,标点符号完整,不用空格替代,适当断句,语义清晰,语句完整通顺(话说这是小学作文要求)。

此外,对时政诸事的讨论尽量就事论事,正向沟通。
以上为个人建议。

久辰 boosted
久辰 boosted

暴论 

久辰 boosted

虽然台湾搞民主搞得很不错,但有些台湾网民真的是进化的不怎么完全。似乎台湾的民主制度就让他们成为了高人一等的存在,尤其是对简中使用者那种优越感啊。在他们看来:台湾民主=台湾人是华人之光,大陆独裁=大陆人都是什么也不懂的可怜虫……我奉劝你们克制一下自己的岛民心态行吗?另外,这种“国家好等于我好,国家棒等于我帮”的心态,真的和很多大陆网民没啥区别,你看你们也没有优越到哪里去。果然都是炎黄子孙。

久辰 boosted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记不记得南大仙林十九栋那个跳楼自杀的女博士生。
当时开学不久,还在封校,于是她死去的地方被堆上了白纸折成的和路边采下的花。
我再去搜——什么也没有。

看见有同学留下苹果和饮料作为祭品:“只能留下一点点异样,告诉这个世界我们还记得。”

久辰 boosted

啊看簡介就好想看這部≪波斯語課≫
“二战期间,犹太人小卷在集中营谎称自己是波斯人保命,被一位德国军官看中要求教自己波斯语。对波斯语完全不懂的小卷只能凭空编出一门语言,他开始用集中营中关押的犹太人的名字作为词根,编造出上千个“波斯语”单词,军官在残暴的环境中对小卷竟有了依赖,并开始袒护他,不料集中营中来了一个真正的波斯人……”

獨創一門只有兩個人懂的語言,怪厲害的... ...(

久辰 boosted

这个时候再次滋生的灰色地带就是互助献血。就是血荒得不得了,患者又需要用血怎么办呢?让家属自己或者找人献血,合格的同型血入库,就能让患者输上血,指明是给这个人的(但是拿到的血是别人献的)。实际上这就滋生了地下卖血,因为很多家属就是找人去搞互助,然后给钱。

那么有偿献血是否就一定会造成大规模传染病传播?当然不是。当年搞出一大堆传染病其实是采血不规范导致的。因为当年一次性的管道根本没有推广和普及,基本是重复使用,而且当时是彻底当作生意来搞,为了节约成本不消毒或者随意消毒,他们还经常连检测项目都给省了,这才是大规模传播的主因。

这点想想浙江某医院搞出的好几个人暴露于HIV风险中的恶性事件就知道了。这就是两年前的事吧,那次就是因为一次性的用品不更换也不消毒导致的。

久辰 boosted

看到有人说卖血这个话题就觉得很荒诞。称呼90年代卖血一次获得85元的报酬为微薄,还痛心疾首都是什么人啊……知道2000年初全国城市职工平均月收入也才500吗?农民只会更低。90年代85块相当于城市职工一个月的工资了,不是钱多谁会卖= = 用2020年的钱衡量上世纪90年代的钱是搞笑吗?

回过头来说卖血这个事。在1925年开始就已经有卖血了,不过这个卖血是各医院把一群卖血人关在院子里,定期采血,给他们发钱,当时这些人俗称管子,就是血液生产工具。到1949年以后就说要改造,不能这样把人关起来卖。那怎么做呢?改成有偿献血,也就是你自愿来,这边给钱。到八十年代,因为随着经济发展,用血缺口也越来越大,所以慢慢地开始把这当作生意来搞,还有所谓的血头,他们就是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中介。实际上很多人也是被血头用钱利诱的,而非什么被“献血”宣传诱惑。真是P的因为“献血光荣”的宣传诱惑,看无偿献血落地之后血荒成什么样还不清楚吗?

久辰 boosted

虽然希望她能胜诉,但是依然不喜欢这个为施暴者说话的人,她和那些同样参与过me too 运动的人相比,我还是更钦佩岳昕这样的人。

久辰 boosted

转自微博@不太老

仅供参考。作者Eric Feigl-Ding,华裔,美国公共卫生专家,教育背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哈佛大学、波士顿大学。

他说,
1、COVID-19正成为慢性病。10-35%的患者会有长期症状,主要是神经病学症状,如:自主神经系统失调、嗜睡、疼痛、眩晕、认知困难,甚至研究发现1/3的曾住院患者有记忆问题。

2、要强调的是COVID-19所造成神经病学症状是SARS-CoV-2病毒感染所造成的最严重的致残、最严重的长期并发症,这会产生巨大的社会经济后果。

3、即便该病毒直接入侵神经系统的情况很有限,但感染还是能影响整个神经系统。如果这一潜在病理生理学能获得了解,那么这些并发症可能能被阻止或治疗。

4、遏制病毒传播从自己做起,毫不放松。保持安全和警惕。

久辰 boosted

存个档,视频转自现场声援弦子的北京小伙伴。视频来源: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
摘录微博用户@怪兽丛书 的转发语:“好喜欢她接住标语的刹那,虽然害羞又恐惧,还是稳稳接过历史扔进她手中的一棒。”

久辰 boosted
久辰 boosted
久辰 boosted
久辰 boosted

奶奶昨天早上去世了 

久辰 boosted

tl上有人讲瘟疫时代的babyboom,但我觉得与其说女性竟然愿意在瘟疫期间生孩子,不如说这是隔离期间女性失权的一个表现,生育突然增加,除非有大规模的利女政策支持,很少是女性意愿的体现。

有报道称在隔离期间法国家暴率增加30%,美国也有大幅增长,国内我只发现一个小县城的报道,家暴报案率翻倍,在此情况下婚内强奸的发生率又会怎样,不难想象。

恐怕不是她愿意,而是她身不由己。

久辰 boosted

虽然但是,还是不能原谅对帮她转发的热心网友说“我奋斗在女权第一线,你们都是看客”的言论。

久辰 boosted

而那么多针对女童的公益项目最后爆雷,都涉及了对男童的资助。梁钰既然搞这么一个项目,就该知道雷区在那里,那些项目是为什么变臭。既然是领袖,为什么还会发生挪用女童公益项目的款项资助男童的事呢?会不知道吗?既然知道又为什么要做?假如真的觉得那些男童可怜,为什么不另开一个项目呢?是因为不舍得自己女性主义者身份吗?

无论是从女权主义者的角度,还是从一个项目负责人的角度来说,这事就透着股奇葩感。老实说,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把女性主义者这个身份当做生意,先搞几轮正常的,再圈一波大的钱。这个套路以前看诈骗还挺多( ̄ー ̄)

久辰 boosted

关于梁钰那个事,整体而言就是觉得很神奇吧。

假如是真的想获得信任,并充分透明,完全可以从一开始就公示捐款收支。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反正就是到现在都没有。韩红其实已经做了很好的范例,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梁钰选择这个时候做这么个项目不打算按这个标准来做事。

其实假如真的一直在关注女权的人就该清楚,向女童伸手的女性对性别问题是越来越敏感。换十年前,十几年前,真的没多少人会在意这个。那个时候中国女性实际权利还是在向上爬,不算非常好,但也不算坏。可是这十年都发生了什么事呢?中国女权排名都倒数了,实质权益不行,但是曾经的获得把人刺痛了,所以突然发现另一个性别对自己的压迫就没变过,男女对立就会越发激化。现实是男权在实质性压迫女性,可是在思想上女性反而是更加明确反抗性的。梁钰团队出名就是因为做女性公益,本人以女权主义者身份现身,那按理根本不可能不知道以上几点。

久辰 boosted

真的不要迷信译文,尤其是自己无法复查的。
之前搞爱好翻参考译本的时候,翻错的,夹带私货的,看起来就像广电剪过的那可也不少啊。还有理解不了伍尔夫直接给你翻车的,因为不熟奇幻用语翻得跟公文一个味的。

其中不乏有群人特别爱吹捧的超资深译者,这群人真的是只要够老/翻得够多就算资深。

久辰 boosted

聲援弦子的圖片在豆瓣全部被刪,我存了兩張。舉牌支持者和弦子一樣都是勇敢的人,只要有人發聲,這個社會就仍然有希望,無論能否勝訴,人越多,她越安全。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