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实在是写不长,出个二十几万感觉就快死了……

【抄台词】“别太得意,所有美味的东西都是有保鲜度的,包括我。”“那我要怎么给你保鲜?”“...自由吧,我想。”“那我宁愿你腐烂在我怀里。” ​​​

脊骨尽穿为锁,小肠悬在梁上,将膀胱吹成彩球,剥皮囊铺在红毯路上。眼球点缀婚纱,糖盒包满细指,碎子宫和内脏碗里藏,嘶叫声充斥教堂,交互的手指上,三克拉的骨灰闪闪发亮。我想娶你啊,亲爱的,我想娶你。 ​​​

说来有些惭愧,可我最喜欢你的,就是你不喜欢我。 ​​​

对挂单游方喝酒吃肉看缘渡人,自我流放的和尚嫖不起来,这类非主流修道的搁现代青年里很不少,也早课也蹭WiFi,也夏坐也吃五谷,也嬉笑怒骂,心里也满当的挂着我佛。我一介俗人,就觉得这样大概是真出家,觉着肃然起敬。至于那些青灯古佛日日禅修的,才能生出扒掉他那张皮囊的心。 ​​​

半夜无意翻了四五页一笔多情,猛然回忆起还不认识twentine时看完这本书的感觉,剧烈的开始手抖心慌呼吸困难,缓了很久。这世上嬉笑怒骂的有趣之人,骨子里都他妈克制寒凉的想让人自戕。 ​​​

我其实不特别喜欢你们的,说实话。我不喜欢年轻人,不喜欢比我都幼稚的笔触,更不喜欢自己和世界。但是我有喜欢的人,每个都很寒凉,我因而常常要窒息,要冷水兜头。你们喜欢我,我不希望你们窒息,你们冷水兜头。许没什么用,但我还是很乐意鼓励几句那些花骨朵的。总不想我走夜路的时候,你也吹冷风。 ​​​

不怪乎有人想上马东,有人想艹矮大紧,有人想日哭黄执中,有人想被郭德纲日哭。有一类人的脑子几乎性感的要让人犯高潮病,散发的荷尔蒙超过时代审美,越过性别伦理。# ​​​

老年人的禁欲克制让人春心大动,少年人的禁欲克制让人脱衫除裤。 ​​​

小S问我漂不漂亮,蔡康永搂着她轻声哄,那舌尖上一叠漂亮,温柔得让人春心大动。是认识你多好啊那种春心,不是睡到你多好那种。 ​​​

十年前不是1996。是2006。
懷念的過往从圣斗士星矢过渡到侦探小虎队与鸡皮疙瘩,这之后也一定会过渡到TFboy。似乎记忆在某个节点陪葬了时间,你在那里扔下一块自己,接着收拾行装重新上路,这之后背负着那个称为代际的旧锁,无论走了多久,再回首都会惊讶,什么?十年前不是1996? ​​​

怎么讲,有些燥。想看两个脏恶的针锋相对。
想看武林人穿花拂柳踏叶而来,潜禁宫,长剑压喉,月下银凉撒满清霜。想看「阉狗,我敬你野望,自身也不过一条混迹江湖权欲走狗。不若你我结盟,改了这赤血江山天家姓。」
想看赤子纯恶双眸,想看飒爽发尾高束,想看野犬垂眸弯腰,长剑背后藏,晨光一吻落在苍白掌心上。
「喂,阉狗。我助你登基。」
想看,疯了一样想看。

【抄台词】一个人想拥有另一种性格,是妄想中较难实现的一种。 ​​​

我……碰到了一只独角兽。
她不小心闯进我的私人花园,我还没说话,她就撂撂蹄子向我道歉。我很震惊。她说抱歉,我不小心踩进了你的花园,我说没关系,欢迎你去我家大厅做客,我来给你泡杯茶。她点点头,礼貌的甩甩尾巴,静悄悄转头了。
她真好啊,这只美丽的、温柔的独角兽。我这样想着,昨夜被践踏花园的狂怒,一瞬间都消失了。
她真好。

今天魔怔了,老想说话,想说点碎话,说点废话,可又怕你嫌弃,点开关上,在页面踌躇了一晚上,也没敢问你愿不愿意听,还是关了。你其实不愿意听的吧,我想。可我真想说啊,想,说给你一个银河。 ​​​

心中立着一把尖刀,砍向世界所有的善意。这充分印证为何你说仰慕,而我总说爱你。 ​​​

【抄台词】我将带着同一目光从另一颗星走向你,我将带着新形势的旧渴望走向你。我将变得古怪、邪恶而忠诚地走向你,带着你内心荒原上的兽迹。 ​​​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