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喜欢画画吗,其实也没有。三年前我做手账,把手帐当日程表用,每天12345做事打卡,后来日语荒废了,keep也断了,体重又回来,买的书开始堆灰,观影笔记也没有了,只有画画坚持下来了,只有这件事我能不那么被动痛苦去坚持,假装还有一点活力的样子,而做不好这件事只是我做不好任何事的一个缩影。我妈这两年偶尔会提起如果这个字眼,觉得那样我可能会快乐一点,但其实不是。我总会给自己找其他借口,故作姿态寻死觅活不过是逃避无能的方式。我做不好这件事,也做不好任何事,它只是我在意的那些东西中比较具体的一件而已。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