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的这位男性,是在日本待过十多年的,我心想,可能确实在外面待过的人就是不一样,虽然日本也不咋地,但好歹能看到不一样的生活,不至于还认为“女人不能上桌”是什么狗屁规矩。

中午陪吃饭。
聊到山东规矩大,一个男人说,现在有些规矩大的地方,宴请还是不许女人上桌的。
我听不出这句话的语气是自豪还是单纯陈述一个事实。说了句:我们那边就没这种现象。
另一个男人说,还是你们那边先进。
我估计他是听出我不高兴了,所以这样说。

真不知道社会和家庭是怎么教育男性的,他们怎么觉醒的。
我和一位男性聊天,他说,他可以无条件相信的只有自己的父母,当然前提条件是自己是独生子。
我听到以后真的非常震惊,因为我是被父母伤了一次又一次心之后,才意识到ta们不值得信任,人家啥也没发生,就知道了。

我真的很佩服还在坚持和不睁眼男性对话的姐妹,要是我早就气成高血压了。
就你明知道对方不肯睁眼嘛,即使睁了眼也就只是往天上看,然后说“没有呀没有呀你别胡扯了”,天真愚蠢到令人发笑。
面对这样的情景,姐妹们还能心平气和去试图沟通,我真的很佩服。

男性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所处群体一直在压迫女性的事实,不愿意接受“田园女权”并非极端个例。不过也没有关系,中国结婚率与生育数量年年下降,就是女性们反抗无声的证明。现在因为人口基数过大,大城市男性暂时还体会不到农村男性“没有女人要”的恐惧,但随着性别比逐年提高,法律政策越来越逼迫女性,男性群体性不思悔改,恶果总会得到报应

我!!全身心热爱工作!!就算做不到!嘻嘻
和煞笔家庭拜拜!我终于精神独立了!可以面对父母心里不难受了!
金钱啊,你真是个磨人精。

金钱啊!你这个害人精!

看工薪架构调整,发现老板给我涨了钱(当然大部分人都涨了)!我好开心,想全身心奉献工作,又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这么高的能力呜呜。虽然说能给到这么多就是对我的肯定,但我觉得我值不起这个肯定哇。
老板今天安排我写一篇小稿子,虽然我全然无头绪,并且还需要同事明天上班后给我材料才能写,明明不是我的问题,但老板说要我尽早写好,我还是觉得我应该今天就写好给他。

最近越来越不想学日语了,虽然我也没有怎么认真去学 😅
想换一种语言系统。

今天开始就是二十九岁了,离三十岁还有临门一脚。
这一年我经历了好多,虽然依旧是碌碌无为,依旧是普通人里最普通的那种。不过我已经认清了我的人生,就是在痛苦与救赎中挣扎。
今年的生日愿望:世界上每一个小孩都被爱。
希望看到的大家不要祝我生日快乐,给我点一个小星星就好~爱大家。
鞠躬 :yanagiyuu_heart3:

天气太冷了,冻得人没有上班的激情,对什么事情都凑合了起来。

降温了,哈鲁发了好厚好蓬松的毛,手感超级好!
一边摸一边担心,明年夏天的换毛。

小动物真的非常治愈,上周去看了小熊猫,到现在只要一想到小熊猫那个憨憨的样子整个人心情都好了起来 :blobcatmelt:

今天完成了一件小小的事,很开心。
再来糟糕的事我也没那么怕了,因为我有在努力,会慢慢变好。

我觉得みさき这个名字好好听!
而且还能写成“岬”,更好了~

我好喜歡聽別人的對話哦,不管有用沒用。
想變透明人,聽別人講話。

下雨了,一陣一陣嘩啦啦的。
我覺得很神奇,小時候的十一月都是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變成了雨。

我有一段时间不怎么喝咖啡,一直喝茶。
所以这几天对咖啡好敏感!下午三点喝咖啡,不到十二点不困。
我以前明明下午四点前都没关系的。

极端发言 

看《去你的岛》,哭到字都看不清。
今早眼睛肿肿的,明明我没有使劲揉眼睛,但还是肿了。
书里最让我流眼泪的,是小孩子得不到爱。
我以前生日愿望是“世界和平”,今年开始,我要改成“世界上每一个小孩都被爱”。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