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夜倾 @yukitomoy@pawoo.net

Pinned Toot

还是这里好 老福特和微博无非五十步笑百步啊 pawoo.net/media/1Xni_pW-_j4gtO

yuki夜倾 boosted

十分魔幻:我国不少网友指出,即便是在欧美,非法出版黄色书刊也是不行的,因为他们也要申请书号。
但我问了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法国人。美国人对书号的情况不太清楚,只说这东西是必须的,但不需要通过出版社,个人也完全可以写书,然后自行印刷、出版,只要你有钱,或者以电子书形式挂上亚马逊也行。同时他说,你爱写什么都行,甚至你支持本拉登或者伊斯兰国,但要承担被读者抵制的风险,如果你有一定的声望,还可能就此名声扫地,但这书还可以继续印。法国人表示,书号只是图书馆用来检索的,没有也无所谓,无非是不便于发行,图书馆也没法收入馆藏。至于书的内容,支持暴恐会被禁掉,其他随便写随便卖。说到“非法出版”这事,这人一脸懵,他说,出版要是能变成非法行为,那言论自由还要如何体现……而出版色情读物,此君更是觉得这有什么啊,为啥要把这个当成禁忌?
美国和法国当然不是整个欧美,但应该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可见开头的说法十分可疑。其实现在认识个把外国人很容易,不知道的事情不妨去问,问不来起码还可以不要瞎说……

yuki夜倾 boosted

发几张健全的性转,草薙姐姐和仁妹

可能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所以好多朋友聊天总爱和我讲失恋,几年走不出来,痛苦又自责,为什么我还不能释怀?

我觉得,大家对自己真的太严格了啦!谁说一定要释怀,一定要想起来不痛不痒当做无事发生过?有心则有意难平,想起往事想哭、有悔,正是这些意难平让你成为你。

不释怀的是那时装在瓶中的雪花,你怀抱它翻山越岭,临江长望,和江流中的千万波澜不同的,只有瓶中水啊。

春天啦,想起几个和花有关的瞬间。

好多年前在学校里的时候,正好是春天,阳光太好了,玉兰花白得闪闪发光。和当时的喜欢的人(只是喜欢没有说出来)路过那片闪光的花树,我大声感叹:“哇!” 冲了出去跑到树下,仰头静静地看花与叶芽,喜欢和快乐充满了我,我不由自主地笑。
我快乐地回头,“看啊——”我想说,但我没说出口,我看到了他的神情,是不耐烦和耐着性子等待的眼睛。
我沉默了,那是我不再喜欢他的瞬间。

前几天,先生陪我去意大利旅行。那天下完雨,地面是湿漉漉的,街道是居民区里的窄道,阒无人迹。我和他慢慢地往前走,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一片小小的、粉白的花瓣落在我的脚边。
他说:“你看,花开了。”
那一瞬间我知道,有一棵树在附近,有一棵树在开花。
就在此刻。
(为什么不发微博 因为我害羞)

Great, nailed it. It seems to work. Then again, I'm afraid this will just turn into another 'summary fic' instead of a real finished work. God knows I have tons of them rotting on my hard drive...

So, a little self reminder: Try to write this one in to a story, please. Just try. You haven't finished writing anything in the past 4 years you know. It's about damn time you sit down and write something.

“来,我们一起做一场美梦吧,这是我的星星,现在我要把它们都给你。”艾汀里于混沌中听到来自天上的声音,随着一阵惊厥,潮水从他身上褪去,被衰老侵蚀的身体在黑暗中展露无遗。哦,推移的时间是不断恶化的痼疾,将肉体腐蚀得朽烂,再用色斑和红肿添上几点花朵。不得不说,缓缓走入死亡如同一场酷刑,如同自沉浊流踏着淤泥一步步走入河心,腥腐味带走所有尊严。
怀珠玉而长眠玫瑰丛中的人是幸福的……老人早已浑噩的头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那是天选的王,他的血液里翻滚着香槟而唇涂鲜血,他带着全部美丽去追逐星星上的金子了,只留下不足为外人道的美好的痛苦。真是自私又疯狂。烛火摇曳中他向着被遮蔽的天空伸手,仿佛要叩响一片光芒。

爱,你永远是我头顶的一颗明星:
要是不幸死了,我就变一个萤火,
在这园里,挨着草根,暗沉沉的飞,
黄昏飞到半夜,半夜飞到天明,
只愿天空不生云,我望得见天
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
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
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本来觉得徐志摩这首翡冷翠的一夜 没什么好读的
但是我来到了米开朗基罗广场的小山上 俯瞰着另一半佛罗伦萨的时候 我改变了想法
永恒的鲜花之城 pawoo.net/media/lRJV1VxA2UirR_ pawoo.net/media/nh-TxiiArSPgZq

我坐在那看着他。光照在他身上,他光明,闪闪发亮,清晰,俊朗。光不照在他身上,那里是一团漆黑的影。光时亮时暗,他时有时无。我一直看着牢笼外,看着我的对面。他站在那,我世上唯一的亲人,有一千只手,一千只眼睛。 ​​​

我曾在夜色里爬上斗兽场,跟着雄鹰的翅膀眺望整座城池。我也曾在废墟里追捕过波吉亚的密使,修补破损的水道桥。我记得夜幕上圆圆的月亮,记得袖口里射出的寒光。我在台伯岛上训练刺客,让台伯河见证见证兄弟会的诞生。我流连勾栏酒肆,也爬上过圣天使堡。在交错的时空里,再与你相逢。
(所以因为一个游戏就跑出来旅游我也是很有病了 下一站佛罗伦萨 pawoo.net/media/CEuGwwWwthvNyv pawoo.net/media/gOVeHP4zV_K1Oo pawoo.net/media/qa1i4G4PGuMyiy pawoo.net/media/_GD7dCy_SFMIii

AN 父爱如山) Show more

AN 发疯吃人 Show more

标本描写存档 Show more

PN?隐性AN?瞎写 Show more

yuki夜倾 boosted
yuki夜倾 boosted

狒狒的!P1是之前的转发抽奖,P2是稿子

RN Show more

午餐 Show more

红毛乱写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