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独特 @xymopen@pawoo.net

辣鸡 YT Music 我的 Play 音乐库里就一张免费的 _Google Spotlight Stories: Pearl_ 都转不过去。

在 64 位系统上指定 WinSCP 调用 WSL 中的 ssh
"%WinDir%\Sysnative\wsl.exe" -- sshpass -p '!P' ssh -t -p '!#' '!U@!@' 'cd !/ && exec "$SHELL" -l'
WinSCP 是 32 位应用所以需要通过 Sysnative 访问 64 位的系统应用;
ssh 不支持通过参数传递登录密码,需要 sshpass;
cd 跳转到 WinSCP 当前打开的工作目录;
ssh 默认执行的是登录 Shell ,需要 $SHELL 带 -l 参数(我就假定 dash 的参数也是符合 POSIX 大部分 Shell 都认了)。

感觉 Spring (Java) 文档里的一些观点很有意思,比如“线程池的作用是”吸收(absorb)“掉阻塞的 IO 调用,所以异步的 WebFlux 只需要少量线程;和 Spring 的同步 IO 实现相比应用的性能并不会有明显的提升,但是应对容器的伸缩更有弹性(resilient)”。 coderemixer.com/2020/07/26/wha

左下角……育碧网易你们不要命啦!

被 Java 的 Calendar 深深伤害后去看了 JavaScript 的 Date 的标准,结果发现就是按 Unix 时间戳这种简单粗暴的定义来的;顿时觉得 International Components for Unicode 这个缩写起得很有深意。

某知名音乐播放器移植到 Android 上了。
发热耗电帧率都非常感人。
顺带清空所有后台。
触摸打谱太菜了。

感觉即使是有了协程/纤程,写并发程序仍然很困难。

感觉 Spring 特别有微软风格:不计代价确保兼容性。

Docker Desktop 的 WSL 2 后端的存储路径是 %LocalAppData%\Docker\wsl

- “听说你前端时间去面试前端了,怎么样?”
- “没选上,他们面试考造火箭。”
- “哦,别伤心。好公司还有很多。”
- “但是他们真的是造火箭的。” zhihu.com/question/396878847/a

我也有打印机啦。 (质量问题应该是切片参数都默认没调整加整机快递没调平导致的。)
最近用了一个叫 Fedilab 的客户端,不明原因只能看不能发。

由于 Rust 里没有继承,但是有泛型,于是类型协变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看知乎上有人去冲 Hololive 的塔,扫了一眼,果然大家都不容易。

不管哪种意义上都感觉智商在降低中。

感觉每次接手一个新项目都要和构建脚本斗智斗勇。

2004 开始推了?有需求的记得去更新里延迟一个月。
-但是我想要能 WHPX 的 VMware Workstation 啊。-
blogs.windows.com/windowsdevel

草,通过指定格式为 rawvideo 真的可以用 ffmpeg 把任何文件 mux 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