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独特 @xymopen@pawoo.net

从各种意义上讲 TypeScript 都很像 C++。
(VSCode:吓得我都不会代码高亮了)

Hyper-V 虚拟交换机和 OpenWrt 软路由一通乱搞后 Host 的路由表还有 DNS 解析全炸了。

话说维基中文有 zhCN/zhHK/zhTW/zhSG 转换,但好像没有 enUS/enUK 的转换。
看着 specialise 半天没反应过来是 specialize。

结案,Hyper-V 保留了动态端口范围内的一些端口,而出于某些不明的原因 Windows 的起始动态端口不是 IANA 标准的 49152 而是 1024。通过

```batch
netsh interface ipv4 set dynamicportrange tcp startport=49152 numberofports=16384
```

解决。

似乎 Hyper-V 会占用大段端口,导致各种各样包括但不限于 PanDownload 和 IntelliJ IDEA 启动不能的问题,然后貌似 Hyper-V 占用的端口比一种叫 excluded port range 列表里最高的端口高,所以需要手动订个上限。

via: intellij-support.jetbrains.com

以及每次开机 Docker 自启都搞得和飞机起飞似的。

谣传当年 CMCC 就是拿 Nexus 5 测试 VoLTE 的,所以现在买 5G 手机是不是就和当年拿着 Galaxy Note 3 等着上 4G 差不多?

之前打扫卫生食指有点擦伤。
两个多星期了这破手机终于重新认这枚指纹了。

Windows Terminal 触摸板滚动不能用是什么鬼?!
Fluent Terminal 大法好!

尽可能把依赖编译为 ESM 模块,利用 HTTP/2 规避 TCP 慢启动和单域名并发限制以及缓存问题。最终目标是干掉 bundler,重回右键 -> 查看源代码的美好田园时代。 pika.dev/blog/pika-web-a-futur

有一种 ArchLinux 用户都是 Insider 的感觉。 github.com/npm/npm/issues/1988

无法独立写出死锁。(我太菜了.jpg)

Chrome 觉得 JS 性能不够砍了广告拦截,nginx 觉得 JS 性能足够做了 njs 模块。 🤔

把硬盘盒的电路板用酒精洗了之后接触不良的毛病没了是什么鬼?
然而卡扣全灭。

《心理测量者》S03E01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目前还没有展示出于先知系统的冲突。

买了袋一水柠檬酸,去水沟效果不错。
我现在在想要不要买一袋次氯酸钠。

遇到了一个 Hyper-V 不能访问 Docker for Windows 里 Linux 容器的问题。当启动容器时用 -p 发布端口的时候 Docker 会监听对应的端口,然后转发给容器。不管绑哪个地址,当 Host 访问容器,路由都是在 Host 决定的,相当于本机发给本机,所以没有问题。但是当 Guest 试图通过 Host 暴露出来的端口访问容器时,这时候要经过虚拟交换机了,因此防火墙开始介入。当一个程序监听端口不会触发防火墙添加例外规则,所以 Host 的防火墙丢弃了这些流量,进而导致了这个问题。

《在容器里寻求 systemd 是否弄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