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用毛式社会控制运动对抗疫情》
cn.nytimes.com/china/20200217/

> 根据《纽约时报》对各省和主要城市政府公告的分析,住宅小区的封闭式管理——严格程度不一,从楼门口的检查站到严格限制出门次数——覆盖了至少7.6亿中国人,超过该国人口的一半。

> 40岁的郦菁...在浙江大学担任社会学副教授,不久前,她的丈夫在吃晚饭的时喉咙被鱼刺卡住,她差点没法带送他就医..
> 她说,“..中央对地方的高度压力、故意或无意而引发的地区竞赛,又转而导致地方政府从过度保守转向过度激进。”..“即使..证明死亡率并不高时,这部行政机器也不能调转方向或降低调门。”

> 中国的预防工作由无数的居委会来领导,..背后是政府的网格管理系统,该系统将国家分为细小的单元网格,并派人监督每个网格,以确保对大量人口的牢牢控制。
> ..浙江省拥有近6000万人口,招募了33万名网格员..
> 当局还将庞大的人力资源与移动技术相结合...在东部城市义乌的一个高铁站,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要求乘客先发送显示其位置数据的短信后才允许离开。

网易冲塔文存档《崇祯亡国时候,所有人都等他下令》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

《新冠疫情导致中国大量扑杀雏鸡》
cn.ft.com/story/001086364

路透北京2月17日:中国农业农村部网站周一称,已经解除对美国禽类及禽类产品的进口限制。

---

thenewslens.com/article/131045
> 這個事件以國家主義的失敗開始(輿論管制、欺上瞞下、官僚主義、麻木不仁),以國家主義的勝利結束(全民動員、戰時機制、舉國體制)。然後,大力宣傳這種體制的優越性、合理性。再然後,等待下一次災難降臨

---

cn.nytimes.com/business/202002
> “我也知道体温枪不准,他也知道体温枪不准。但大家没有出声,依旧按流程一直在用。这就是典型的形式主义!”

---

dw.com/zh/批评官方应对疫情不利-清华许章润遭软禁/
> 报道称,许章润家中的网络被切断,他个人的微信帐号也被冻结。

---

dw.com/zh/「一带一路」受挫-中国吉尔吉斯项目喊卡/
新晋境外反华势力:吉尔吉斯斯坦抗议者

@lowake 任何東西,尤其是觀點媒體,但凡引用都應該備份。

最可惜的是備份站不是自己的。

@SakuragawaAsaba 为何?备份中媒文章是因为不知何时会遭审查删除,而正规西媒几乎不会删文

@lowake 爲了分享資訊的完整性和可查閱性。不會主動刪文,不等於再返回閱讀時候一定就能夠按原文鏈接找到原來的文章。原因有很多,比如改版、改訂閱制、網站遷移等等……這類存檔工具的存在並不只是爲了「備份中媒文章」而存在的。

如果你不認同以上觀點,那麼下一次我另外開 toot 呼叫存檔,不在原 toot 下回覆。

@SakuragawaAsaba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一色いろは @wzqtparor

不少西媒已经出现过的问题:
1. 因网站改版而让旧链接失效
2. 因搜索服务设计不良而难以找到旧帖
3. 因备份失误或技术问题导致多年数据救不回来
4. 脸书、推特之类服务,炸号删帖其实并不罕见
@lowake @SakuragawaAsaba

· Web · 3 · 5

@wzqtparor @lowake 感謝給我的嘟文寫了一個很好的參考資料(逃

其實看看 Wikipedia 上還有多少來源資訊能順利訪問就大概能夠瞭解到存檔的必要性了。我自己的 Blog 想改 URL 樣式很久了,可是不太敢(

@wzqtparor
1. 不是什么问题
2. google 万能
3. 比如?
4. 流式社交媒体只适合交流时效信息,不适合长期留存内容,本来也没有正规媒体会选择社交平台作为主要的内容发布渠道

商业媒体自身其实有比用户更强的数据安全需求,当然互联网没有100%可靠的东西,经历过 google reader 关闭事件的人都明白,我不是反对随手存档,只是纯粹讨论一下,而且比起缺乏组织结构的互联网时光机,笔记/知识管理服务更好用吧

MySpace:
"any photos, videos and audio files" uploaded more than three years ago may no longer be available.
bbc.com/news/amp/technology-47
光 2019 一年就发生好几起互联网公司数据大量毁损的消息了。
MySpace 有 11~12 年的数据全毁。
@lowake

@wzqtparor 但是MySpace并不是新闻媒体?这是个很早的类似托管商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