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点media的话能看到我家仓鼠。

Pinned toot

一旦不被感知,自我就消匿无形。我想伸出触手,以链接我们所有人。

特别好笑的是发完这条不到一个月被尖叫女妖追逐得屁滚尿流,才知道是陛下不曾发威不是我。

Show thread

两个性别在一个池子里捞基因,你跟我讲男的智商走极端?
妈的这种笑话真的天天听天天听,耳朵都磨出茧了。

boosted

关于偏见再说两句。前段时间说过我的初中数学老师是一个每天上课说三遍“女生智商就是天生不行不适合学数学”的中老年妇女,当时我的好友跟我为了反抗她不写数学作业。我是真的需要铆着劲儿证明自己的,但是当时我的好友X是真的有数学天赋,闭着眼睛次次数学年级最高分,最后一道大题三步解出来,希望杯年年拿奖。就是这样一个女生,从来不写数学作业,家长还写条子给数学老师,说我们家女儿从此不写数学作业中考成绩后果自负。当时数学老师看到这条子真的是差点气出心脏病来,但是也没什么办法。
毕业之后一年我跟我朋友回初中看老师,发现这个数学老师见到我们班男生还是跟亲儿子一样,一个个都记得当初解过什么题,而我朋友X,她完全不认识了。
我当时真的大受震撼。你会以为这样一个叛逆的学生还次次给她拿到年级最高分和奖杯又把她差点气出心脏病她会印象深刻,但是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对这种人证明自己是没有用的。她觉得女生就是不行男生就是聪明,这是她自己看到的“真相”,而违背她认识的人,她自动从记忆里删除了。这件事当时真的震惊了十五岁的我的幼小心灵,也意识到了偏见的强大之处。我想Hannah Gadsby说得对,do you know how a closed mind work? They don't work,they are closed for the business.

boosted

之前难得有次梦见高考,不是噩梦,梦里初中同学约我吃饭,我一翻日历说那天高考呢,算了,考个大头鬼,吃饭重要。下楼对我爸说xx约我吃饭。爸说xx不是去年死了吗?我说我知道,不吃进去应该没事,就想看看她。
醒来发现初中同学里没这个人。

boosted

自我真的是抽卡结果。没太大细想但是感觉到了随着时间段和服药不同的自我在卡池里碰撞,而我在各种buff里登录领取自我。

Show thread

从“好想死”意识到“我现在很痛苦”都算一个进步。
想不到吧!(对我自己说)

boosted

支付宝冻结了我快20w学费,快要疯了
我本来要通过支付宝的留学汇款通道交我的学费,这个通道要求你先把学费存在余额宝里,于是我就拿自己的银行卡往余额宝里转了学费,结果支付宝显示说我的账户存在安全风险,直接给我封禁了30天大额转账!之后我尝试提现,又给我封禁了14天的提现和支付!所以我的钱现在就被冻在里面了
我们学校的学费ddl是6月中旬,国际汇款还需要时间,感觉到解封了就来不及了!不用这笔钱的话,爸妈要怎么再掏出一笔学费啊?哪怕不考虑上学的事,我的钱要是提不出来了怎么办啊?
看小红书上很多人都碰到了类似情况,还有几十万在里面封三年的,很多人申诉也没有用,只能等时间到了解除。还有那种到了期限,想把钱都提出来,结果大笔提现被冻了更久的。
从昨晚哭到现在了,手都在抖,有没有人告诉我现在怎么办啊。我现在想到的只有继续申诉,然后同时给学校写邮件看能不能晚点交钱

boosted

看同人第一次看到一个词语叫「玉虫色の返答」,看上下文应该是类似「模棱两可的回答」之类的意思。用内置辞典查询「玉虫色」,扫到「像玉虫的翅膀一样会随光线变化的色彩」的瞬间被会心一击,很自然就理解了。

说一个回答模棱两可还有些冷冰冰,但说成是玉虫色突然就觉得这个答案有种略带锐利又迷幻的魅力,可以随听者「看」它的角度被理解成带有任意感情色彩的意思。然后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好像看过一个科普说是古日本有种口红,在容器中呈金青色、但涂在唇上会变幻出奇妙的艳泽,再去查果然就是玉虫色。「玉虫色的回答」一下又从如虫翼般脆弱变成如上了妆的嘴唇般引人打量却难以捉摸。对话里两人忽近忽远爱憎交织的距离感一下就出来了……

虽说这些联想不一定对吧,但这就是语言的魅力……我有时真的爱死日语了……

boosted

说出那句“这是我们最后一代”的男生,在那个当下的勇气当然是值得敬佩的。只是任何情境下人说出的话语,都不可能完完全全脱离性别身份,更何况是用“自绝繁衍”这样与性别息息相关的话语来作为抵抗。有人说假如换成女生,也同样会激起这么大的浪花。这种假设也忽略了男女在生育问题上面临的压迫并不等同。在生育议题上,男性受父权的压制,女性受父权和男权双重压制,这本就是严重不对等的,男女两性在拒绝生育上付出的代价是不对等的,甚至于,直到今天,有些女性仍然在被强迫生育。所以从性别角度重新审视这句话、认为把他捧到伟大高度对付出了更大代价的女性不公、认为这呈现了男性话语权更大的集体无意识,这种讨论是有意义的。

我感到非常能理解的一点是,当舆论把这位男生放在一个很高的高度(比如史诗、甘地这样的词汇),很自然就会激发一些情绪的反弹,因为当下就是一个女性反婚育的言论频繁被举报/网暴的时代,女性一直在承受代价。前段时间有女教师评论不愿生三胎(这甚至不是反生育),立刻引来一群要举报她让她丢工作的(男)人。这方面,女性面对的压力甚至超过面对一个站在你面前说“影响三代”的警察。种种现状,伴随而来的情绪,我完全理解,这跟男生本人值得尊敬不矛盾。

boosted

呜呜,人家也知道id里加入一些高危敏感词可以防墙内搬运,但怎么说,如果我加上习近平这三个字的话,我的一些,就是比如说我性感的昵称,我幽默的嘟文,还有我可爱的浣熊头像,还有我美丽的进化树头图,都会被毁了 :wb01:

和尖叫共生太久了,昨天偶然翻到以前我对想要尖叫的频率之高感到痛苦,竟然有片刻的恍然——还有这样的时刻!
比如头像就是抵御尖叫的产物,我把各种尖叫冲动拟人化,命名为尖叫女妖。然后在想要尖叫的时刻用文字和图片尖叫替代。
附图一些尖叫女妖。
捏人产物,不是我画的。

boosted

《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二次征求意见,将于5月19日结束,
诸位暂时无法出国的姐妹最好去填一下自己的意见
在知乎搜“妇女权益保障法”真的很可怕,极端男权已经在团建了
填写地址:
npc.gov.cn/flcaw/userIndex.htm

boosted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大家问的是:你有什么权利把我关在家里?

在一个不那么正常的社会里,大家问的是:你有什么理由把我关在家里?

在一个疯逼的社会里,大家问的是:把我关在家里也就罢了,你好歹给个明确的规则啊!

不过,有一点是合理的,就是当你已经退到这一步的时候,人家不给你这个规则,也是不奇怪的。

尖叫女妖aka海绵宝宝:“我↗准↘备↗好↘↗了↗!”

Show thread
boosted

微博瞬间被夹,豆瓣秒删,微信无论是发朋友圈还是群聊都被ghost,的那么一段反法西斯宣言👇🏻

一不注意脑子里就会开始尖叫。
尖叫女妖徐徐扭动。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爬上来发现我设置的的用户分组功能不能用了,刷新不出嘟。
用的是tusky。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