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点media的话能看到我家仓鼠。

Pinned toot

一旦不被感知,自我就消匿无形。我想伸出触手,以链接我们所有人。

一不注意脑子里就会开始尖叫。
尖叫女妖徐徐扭动。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爬上来发现我设置的的用户分组功能不能用了,刷新不出嘟。
用的是tusky。

咦最多放四张吗?
总之是沙沙。
虽然看起来像两张复制粘贴的,但是确实是四张照片。

想听声除了黄抓,真的不如去听cum control关键字的视频

时隔七天翻出vpn还是靠前几天存的porn截图的毅力,结果好不容易按图索骥到视频兴奋翻出耳机听了几秒就蔫了。
文本世界的无穷魅力果然不是三次元一个实体投影能呈现的,哪怕那是读后感也比视频更靠近虚空之中的美学大道。(胡言乱语)

还有一条特别致命的,有的人(比如我)天生少一根天线,从小就没有办法从一般人的现实生活里收获幸福感,这种人除了向远离现实生活的方向一条道走到黑之外,还能怎么办呢?
总之,只要别人不说我在逃避现实生活,我就不会说别人在逃避脑子。因为这个结论是基于个体的视角的,实际上大家都在靠近自己的脑子。

boosted

帮朋友转的,因为她说实验人数不太够,我自己也参加了:
#一个10分钟的线上听觉实验#
UCL研究听觉神经的科学家们在准备一个小实验,需要*可信任的*朋友们的帮助和配合。

【之前我们在网上已经做过一个版本的实验了,参与过的朋友们也可以参与这一次的实验。
上一版本的实验的结果我们已经写好论文提交去进行同行审查了,预印本(preprint)在这里: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
预印本发出后,有同行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想法,所以我们又设计了一个全新的实验,可能比之前的效果更好。希望能请大家来试试。

1/ 先介绍一下这个实验的背景,以及为什么需要大家的配合。
因为疫情,我们现在在尝试把听觉行为实验搬到线上,大多数这样的听觉实验需要被试者戴耳机。但这涉及到有个困难:我们不知道在网络那头的被试者到底有没有真的戴耳机。所以我们设计了一个任务,试图区分出被试者是否真的在使用耳机。
正常情况下,我们会直接在实验室里请人来参与,这样我们就能控制被试者戴耳机和不戴耳机时做这些任务的区别。但现在因为疫情的原因,没办法做到这一点,所以希望能请我们身边可以被信任的朋友,诚实地参与这个实验。

2/ 实验的内容是什么?
这个实验需要你在电脑上做,耗时10分钟,需要 (1) 电脑可以公放声音,(2)有一副耳机。最好是使用chrome或是FireFox。因为服务器在英国,可能在欧美的朋友做实验会方便一些,在日本的朋友也能完成。如果在国内的朋友尝试了发现也可以做,请务必告诉我。
详细的实验内容在实验网页上会有更详细的介绍(全英文的),需要你仔细阅读后完成。这里我不提供中文翻译,因为我们也想看看我们给的英文的Instrutcion是否清晰。

3/ 参与这个实验,参与者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说实话,站在参与者的角度来看,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完全就是友情支持了。我们的目标是为听觉研究人员提供一个可以在网上测试被试者是否有戴耳机的小任务,方便大家在线上收集数据。所以你的参与是 真·支持科研。

我专门把这个信息写的很长,是因为能看到这里的朋友,那真的是很愿意支持科研,也真的可以被信任了。
如果你确实愿意参加,请戳:research.sc/participant/login/
(注意!需要在电脑上做这个实验!)

在此我代表UCL听觉神经研究所的Maria Chait研究小组向各位表示感谢!(虽然我其实已经在牛津了,但科学没有边界~)
最近我在休产假,这个实验的程序不是我写的,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联系我的同事:Dr Roberta Bianco <r.bianco@ucl.ac.uk>】

boosted

我是个无国界党,我觉得无国界是最正义的,这跟我知道我有生之年甚至n代以后都不可能无国界并不矛盾。:0240:
我是无感理想崩塌什么的。但凡看看历史书就知道。大部分有志之士(还不是普通人)的理想要么在有生之年看不到,要么在有生之年会崩掉。甚至会被后代喷说你这什么鬼我们才不想要。
毕竟理想总是要按批跟人死的。不然哪来的河东河西三十年。

但是只要我活着,那必须能浪一天是一天。:0510:

boosted
boosted

找到了我个人在社交上一直以来尝试维持的原则的一种理论解释
medium.com/kaopubear/hanlonraz

boosted

我小时候也问过我表姐 为什么都这么大了(还没到三十!)还不结婚啊 因为我家的亲戚整天在我面前聊表姐嫁不出去愁死个人 那时候我连女权这个词都没听说过呢 整个环境里没有任何能接触到的想法告诉我这是有问题的 我就没觉得这是有问题的…就算到了中学的时候我已经认为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了 还是会有很多现在看觉得很不行的男权思想 而且根本意识不到有问题!(当然现在的很多想法 可能将来看也会觉得不行…)你要给人尤其是一个有毒环境成长起来的小孩子机会 不要一上来就怪人家被环境同化 最关键的是你怪她厌女的方式还是用厌女词汇骂她 那你说她要怎么样才能不厌女(btw上次看到有人说“婚驴”就像汉奸 我觉得这还是很不一样的 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拥有超越自己所处的整个环境的能力 能做到这点简直就是伟人了 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她没有看到任何女人是人的证据啊 我觉得这算受害者

仔细想想,我其实对第三者插足也挺ok的,撬墙角这事嘛,没撬动就是正宫的余裕,撬动了就换。 ​
很多对情侣(夫妻)就是分手的速度没跟上感情破裂的速度。
赶快的,没电就换,不行就分。

——来自唯一一段情感经历是正在进行时的探索式网恋的知名不具人士的感情建议。

上次买好去南京的票因为大雨就退了,明天希望不要下大雨。

boosted

想起伊斯兰教黑袍下会修剪出很多图案的阴毛。
信息来自《弃业医生的……》(搞笑?吐槽?日志?)
抱歉我真的不记得这本书标题了,能确定的只有弃业和医生(师?)。

boosted

所以我还会继续用【第四爱】这个词 

boosted

座里屋蘭丸太太真是世間瑰寶 :sanquan_6:

boosted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