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电话的地方 @whereiamcallingfrom@pawoo.net

我无法停止地滑动着,无用地戳着屏幕。

别人:蹦迪
我:我们上一次浑身抽搐

‪油管,我只是想漫无目的地放空看一下你,请不要给我推荐“我是怎么在剑桥拿第一的”这种视频。‬

无能
不自由
无能 无能 无能 无能

他们没有教会我任何东西。我没能自己学会任何东西。

灰的天空绵延不断地压下来,压住,找到一个适当的高度,悬在来来往往的人们头上。而他们懒于往上看一眼。

离开前的最后一颗土豆烫破舌腔

果然回来不到五?小时我已经更想死了

而它和具体地点或是处境都毫无关系。

这是一场迟来的,但是漫长的、我将会努力持续一生的叛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