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rkovsky boosted

@dimlau 搞不好人家后台是记录在案的,极端情况边屏蔽边报警 :weibo_d_erha:

Tarkovsky boosted

在豆瓣上发,被秒删。乌合麒麟的血腥割喉图不删,删这样的女娃娃图,呵呵

Tarkovsky boosted

因为「快」而是用 HUGO 的朋友们,号称比 HUGO 快 10 倍的 blades 来了,要换吗?

getblades.org

😂 #博客 #blog

Tarkovsky boosted
Tarkovsky boosted
Tarkovsky boosted

刷推特看到黄之锋的账号发了一条祝周庭生日快乐。

天啊,我本来都不认识他们,一开始关注香港的社会运动,也没有因为他们是“政治明星”而过分关注。后来我慢慢看他们的 post,看周庭的 YouTube 频道,才更了解他们。

周庭说过第一次见到黄之锋,觉得很惊讶,他这么小就是学民思潮的召集人,而自己“傻傻的”每天只会看动画。他们好小就认识,这么多年总是被人开玩笑说什么时候结婚。两个人都喜欢日本文化。之锋受到黄店的邀约会叫上周庭一起,时常在人面前一本正经地讨论人权和民主自由,也会在周庭拍的 vlog 里犯傻,双手套上厚厚的胶带说自己是高达。周庭连结日本战线,黄之锋在她身边会被日本网友嘲笑“这个常在美少女旁边的芝士牛丼是谁?”周庭上 HOCC 的podcast做嘉宾,都被 HOCC 点名说要讲黄之锋的“坏话”。周庭因国安法被搜屋,说她和黄之锋唯一的合照也被带走了。

判刑的时候,周庭听到自己的判词,腰板挺直,还是伤心地抱头痛哭。黄和林不时看向她那边。

我没有哭啊,是你在哭啊。

Tarkovsky boosted
Tarkovsky boosted
Tarkovsky boosted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去年年中编撰的那本《中国米兔志》吗?2018-2019关于性骚扰的新闻和讨论,两千五百多页的PDF,中英双语,删了又删、禁了又禁。我一直保存在云盘的首页,提醒自己这条路还很远,也提醒自己永远别忘记。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

Tarkovsky boosted

弦子訴朱軍案2020年12月2日開庭審判-弦子出法庭後視頻文字版記錄:

視頻源: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

「我們今天的庭審結果是休庭,我們申請了三位法官回避以及我們申請了人民陪審員。以及我們會再次申請公開審理以及申請朱軍本人到庭。這就是我現在可以跟大家說的信息。我們申請了整個三位法官全部回避,謝謝大家。」
眾人:「辛苦了,加油,好樣的,謝謝。」
「今天特別難,但是我們能夠……其實本來今天可能會很不順利的,就是整個審判都結束,但是我覺得我們能夠申請到休庭,申請到下壹次機會,我們還有機會發出聲音——」此時一男子插嘴:「判了嗎?」弦子搖頭:「沒有。」眾人紛紛回答:「休庭。」弦子繼續:「正要說呢。然後我們還能申請下一次審理(?聽得不是特別清楚,應該是“審理”無誤)我們還能繼續申請公開審理,繼續申請朱軍到庭,我們能夠在提出要求:審判長及兩位法官都回避之後休庭,我覺得這已經是我和兩位律師能做到的全部了。」
女聲:「妳很棒!」眾人鼓掌並零星有幾人喊「加油」
有男性闖入詢問弦子的代理律師是哪兩位。
女聲:「辛苦了辛苦了。」另一女聲:「辛苦了,律師們也辛苦了。」眾人齊聲:「弦子加油!」「辛苦了!」
弦子離去前:「我要非常感謝大家。因為我們這個案件屬於有公共關註的案件,所以我們才能夠在最後的時間裏面要求休庭,要求三位法官回避。真的非常感謝大家!!(鞠躬)」
眾人:「辛苦了!!加油!!!弦子加油!」
女聲:「陪妳到最後一刻!」

Tarkovsky boosted

弦子的事情能发酵成现在这样已经天时地利人和了。

-> 她敢于控诉,在微博上引起了第一波反响,即使遭受了大量的指控和精神压力

-> 在第一波声浪被压下去的时候,财新网作为当今尚存的有监管意识的媒体发了一篇报道,即使后来被删,也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

-> 弦子在微博上保持着受到良好教育的知识女性形象,一直不卑不亢的做着斗争,也鼓励了许多和她一样遇到了不公正的人。

-> 朱军也是公众媒体人物,自带流量,虽然不敢正面报道,但是舆论会记住这件事。

-> 两年之后的庭审,被她支持和鼓励的人一起站了出来变成了一场所有人的战斗。在每个人的声音日渐微弱的今天,终于有一群人站出来告诉我们,星火燎原, 星星之火。这件事情也终于发酵引起了更多想要发出声音人的共鸣。

所以毫无疑问也有无数的不为人知的性骚扰每每天天都在我们身边发生。我想,”Metoo” 运动并不是想让社会明白应该怎么做,而是在呐喊,在呼唤更多人来呐喊,就算“矫枉过正”也要呐喊,就算遇到异己也要呐喊,直到每一个人都听到,直到每一个都被这个声音监督,畏惧这个声音,那么女性权利的愿景才有机会实现。

Tarkovsky boosted
Tarkovsky boosted

“在讲苏联笑话的时候,自己也变成了笑话。”

Tarkovsky boosted

主观看法警告

关于弦子,不管她之前发表过什么言论,但就今天的庭审,她站出来了,面对这种级别的原告,面对这种环境,这就够了,甚至可以说太勇敢了。就像华为 251 事件的当事人可能大概率是个粉红甚至可以说更难听,但这不能改变舆论对于华为的声讨的关注。重要的是背后的价值观念和精神,而,永远也不是,某个具体的人。用这种观点来看待社会运动是过于可笑和幼稚的:总是需要选出一个具体的人来代表某场运动,似乎他/她必须完美无瑕如同圣人一般手撕中南海/白宫/克林姆林宫/企业/男权/纳粹/...却忘了人总是一个人,是多方面的,而不是脸谱化刻板化的一个虚无的精神。

关于声援的群众,印象中国内(不包括港澳台)这种规模的还是几年前的深圳佳士(当然这局限于我的记忆/媒体的关注等等),保护自己是必须的、当然的,甚至国内的行动人士极为缺乏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可能正是因为他们的“天真”,才会勇敢的在现实世界中站出来反抗,而不是像我一样也就在赛博空间中嚷嚷几句。如果所有人都那么了解当局的手段,都畏惧于他们,那还怎么可能破局?又指望圣人一次性披荆斩棘吗?这也是我日益”主观“认为中国女性和性少数群体可能才是进步主义的希望,因为他们内心的、天生的会反抗这种恶劣的环境,可能他们一点政治、哲学、意识形态大道理都不懂,但是反而能行为的如此进步。所以为了所谓”保护“而不赞同甚至反对他们的行动实在是过于犬儒了(当然我还是只是在赛博空间嚷嚷两句)

Tarkovsky boosted
Tarkovsky boosted
Tarkovsky boosted

梁钰的声明看了,整个避重就轻,感觉失望。
大家都知道志愿者不容易,但这不是帮助男童的理由。
我的想法和截图⬇️里的观点一样。

这次的事情只让我觉得恶心,特别恶心。

这个国家什么时候能对女孩子“无法说不”呢??
男生们什么时候能懂的,世界不是围着他们转的,他们也有可能被拒绝、被忽略?? pawoo.net/media/Wmq6Y4uJH44dmb

Tarkovsky boosted

我有好一段时间没怎么关注梁钰成团队了,今天看了看微博,就真的无语。
显然予她同行团队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至少负责官博的人不知道。
那个跑出来声明是自掏腰包资助男童的,还特么是个女性,女性!!一个球迷,呵。

看了另一条长微博,里面关于予她同行艺术展的描述更无语,一个女权活动,鼓励男性多多发言,平权仙子们还大谈特谈妻权——有没有搞错哦?

做事不专业会犯错可以理解,但不能错上加错,死不认错……
真的无法专业的话就叫专业的人来做啊。 唉。 :pixiv_comic4: pawoo.net/media/ztXgBpIdZ6Kmo4 pawoo.net/media/fPFJhxgISMKod_ pawoo.net/media/B_wjk08OAJ1FzF

Tarkovsky boosted

再次吐槽:
我特别不喜欢“贞德”这个中译的名字。人家好好的乡村姑娘,充满活力和锐气,倒让这么个译名弄得仿佛是哪里来的女德班班长,一股子三贞九烈三从四德的老学究气。
人家的名字有亲笔签名为证:Jehanne。
Jehanne d'Arc,热安娜·达尔克。

Tarkovsky boosted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