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暖气也没有暖气费的初冬,就像明天就要上班但已经要加班的星期天晚上,每一个社交网站各有各的不平和不幸,小时候喜欢的小说家已经去世新的孩子也不再读他的作品,我喜爱的青年演员终于迈入三十岁并且快一年没有戏演,而我自己也没有找到新工作。

吸食人云亦云的喜爱为生的差劲艺术家,吸食流量的资讯号和kol,难道不是现实版美国众神吗。

vitamine boosted


MB在给Swan Lake写的notes里,第一幕王子在酒吧外的独舞,写的是“trapped, rejected, alone, yearning
第二幕里天鹅的华尔兹,关于王子与头鹅的一小段双人舞,写的是“searching, wanting, imitating, following, journeying towards yearning”
光是这些形容词和动词就已经很凄美爱情故事了【

默默在心里祝克里斯三十大寿生日快乐

前天看了舞剧安娜卡列尼娜,维拉阿布卓娃编舞的,没有特别喜欢,俄罗斯歌曲好听,有一段背景是柴可夫斯基nocturne的双人舞还算感人,某段表现安娜堕落在地狱里的舞一度十分spooky mormon hell dream。
坐在我左边的妹子,中场对我右边带小孩的年轻妈妈说:我在北京读的研究生,我是一个影评人。你带这么小的孩子看这个剧她能看懂吗?我觉得东西方的三观不一样,我出过国我也喜欢看这种剧作,但这部作品容易误导中国观众。我有很多朋友在教育机构工作,连他们对这个问题都不敏感,很容易就被洗脑了因为形式太美了。我会跟我在大学教书的朋友说这些事的。
我:调整坐垫假装自己不存在。

心里有很多失望和失落,很多怨恨,也没有什么办法。

vitamine boosted

突然想起来
1617的时候老板在下水道拖的那个尸体是古费
然后老板从他身上偷了个表。

看到雨落在手碟上的视频...
想起小时候把古筝放在房间里,然后很多声音会有回声...

很多人觉得忆故人难听。我以前也觉得难听,后来不觉得难听了,觉得是情绪攻击...

忆故人这个曲子,感觉自己不太行。
虽然我不喜欢比较神棍的什么意境的讲法,但这个曲子真的太清苦了,因此之前一直没学。直到七月有段时间感觉生活充实情绪积极稳定,试着弹了一下。曲子本身不难,也比较好记。但后来开课学普庵咒了,就没一鼓作气练熟,然后骨折之后没法练琴直到现在...现在又不太敢弹了。

又想起上条所述这件事...
有些话朋友说了比长辈说更令人怀疑自己。

vitamine boosted

看到穿衣的话题,忽然想起某位女性朋友,大概带着是一点反抗和张扬地喜爱穿领口大开的衣服...同样这位朋友也曾严厉批评我穿太薄的bra...

拍立得拍照确实快乐。
闲鱼买也是真的合算,想想拍立得这种容易三分钟热度的东西大概是最适合闲鱼的货品了...

输入法替我发现的:
PTSD=菩提萨埵

其实,达利在美国听到钢琴,就知道演奏者来自同一片土地,从而得到安慰,这可以更有深意的(或者周的达利没演出来),而且完全可以和前文对柴可夫斯基音乐的讨论联系起来...怎么说呢,感觉情感上写得太小气了...

@vitamine 为什么说剧情幼稚。就是,拉赫在音乐学院的经历,达利为什么要治疗拉赫的原因,拉赫想写交响曲的原因...可以写成三个《读者》最喜爱的那种故事...

下半年第一场剧拉赫...
本来有点不舒服想中场退出结果发现是独幕剧。
演员来说蒋奇明好过周可人,弹钢琴的小哥也不错。音乐曲调很好听,但找不到什么整体结构。剧情很幼稚,大部分设定都太陈旧,表达得也没有什么说服力。
双琴侠之外又见中提琴承包全场笑点。中提琴和钢琴合奏打开心扉的情节不错,但其他的治疗是闹着玩儿呢。
没想到我竟然在拉赫的舞台上看见了天鹅湖,柴可夫斯基亲自跳的。此处我是Billy爸爸按门铃的表情。
最后拉赫说出了他的大秘密即创作交响曲是为了给姐姐听,然后达利认为治疗成功,事了拂衣去。拉赫写完曲子,念道:献给——尼古拉达利。等等,你姐姐呢?
然后拉赫指挥乐队演奏了曲子。掌声经久不息,我以为就此结束了,倒也不失干净利落。结果达利突然出来两人强行唱了一首the song goes like活到爆。
然后两人谢幕,乐队谢幕,我以为终于结束了,但乐队突然强行又演奏了一首。行吧,反正整体看来音乐比剧情值得。
不管怎么说进一趟剧院还是令人开心的。

叹气。
大概是曾经因为喜爱而容忍过很多过分的话,形成了很多过分的交往模式。
但容忍的时候毕竟也知道是在容忍,所以如今不再喜爱了之后,全都记恨起来。
而且下定决心在嗅到相似气息的时候敬而远之。

既不喜欢看,也不喜欢过于狂热的,也不喜欢冷嘲热讽的。

不过这次骨折虽然麻烦,又耽误了追今年最想看的两个演出,倒也让我避开了很多事...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