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速写画不准线条粗细,就好像说话找不到重音。……我说得没错吧。今天,好满足啊~

之前看了个做笔译的up,说参加翻译比赛,结果考题内容全是什么“xx大报告”“xx百年奋斗xxx”,听了让人觉得究竟考中文还是考英文

看过《白莲花度假村 第一季》
neodb.social/movies/155650/
呃,看完又去看两集Euphoria,甚至感到(因为看这个剧受到的精神污染)被修复了一些(虽然也并没有说Euphoria好的意思)。所谓“讽刺”,除了好笑和精准两方面,更重要的是好笑和精准至少得是反映的同一个问题吧??这整的不伦不类的有种在晨会上看黄片的微妙感。

chenqin在公众号“城市数据团”上发的新文章《10亿人的27天》,绕开了数据污染,天才地使用了各地“发烧”的搜索指数来推算各地的真实感染数据,预测了感染趋势和超额死亡情况。(chenqin老师的数据分析我认为还是可信的,角度也很犀利……)最后他也指出最佳的放开时间点是今年3月。 mp.weixin.qq.com/s/D1-PW9oBp3v

如果不认同一种东西,至少别用他们的词汇说话吧。代表我自己以后不会再用“疫情”这个词、以及后续一系列的生造词。
一定要说意识形态问题的话,推特reddit上被叫“境外势力”和“反贼”那群人,微博上被叫厕妹的那群人,被说防疫爱好者的那群人,以及生活中被压得喘不过气不得不满嘴新话的普通人到底有什么区别,比起站队和上纲上线,能不能先从自己做起把人当人看。
自己活成这个鸟样子,先赶紧想起来自己只是一个人,需要满足身为“人”的基础需求,把自己照顾停当了再去判断别人站什么队吧。🙄

看过《JOJO的奇妙冒险 石之海 第二期》
neodb.social/movies/137128/
。。。这也太拉了,剧情推动基本靠解释说明可还行。人物本身很好,但动画能比漫画差这么多实在有点离谱

大家好,我的朋友昨天晚上参加了北京亮马河的活动,我的手上有照片作为证明,不是骗子(之前发过,现在我朋友让我赶紧删掉,因为已经被上门了,她好害怕)。昨天警察没有抓人,但是今天警察找上门了,询问了她跟谁去的,去干什么了,谁指使的。现在警察走了,但我朋友很害怕会因此失去住的地方和工作。

我现在不方便频繁联系朋友,因为很担心那头是警察,所以我发这条嘟还没有经过朋友的许可,很冒昧,对不起。之所以如此冒昧实在是我太想为朋友做点什么。

我想请问一下有没有家在北京朝阳的,如果有可能,之后我朋友找不到住的地儿能不能暂时收留她和母亲。。有较为平价的房屋出租也可以,了解可靠的平价房源也可以。因为朋友之前就因为类似的事取保候审过,罪名是寻衅滋事,警察向房东施压,房东赶走了她不让住,费了劲才找到一个住的地方,现在被警察找上门,可能又会失去住的地方(甚至失去工作)。如果有这样的房子可以住,请私信联系我,感激不尽

这个号个人发的内容较少,我的另一个毛象是@char@bgme.me,恳请大家相信我,谢谢

好狠啊若水,一条身上什么都卖不出去了,只剩下尖叫你不让尖叫。

豆瓣你别把我笑死吧。就这两页,本来觉得没什么,随手截图发一下直接给我自己可见了。那么随便说说。
死人是假种子,死谏一场不过是为敲醒茫茫然众人之心。但所有人都可以是假种子,真种子也以为自己是假种子。
没有比芦焱更难堪的主角了,为了一个理想主义的中国昏碌了半生,也不是没有梦想,也真是纯然迷茫,人又哪里能很容易看明白自个儿的追求呢。
现在我们的剧本走到了《侠盗一号》100分钟左右了,不用太害怕,不是原力敏感者也能做很多事的,尤其不用害怕因为后面还有《安多》。

mp.weixin.qq.com/s/wuxUdKveArj

>
“旅行持续了三天,并且在第四天里也用掉了不少时间,是啊,这三天半的时间会变得无限地远远比那把我和亚伯拉罕分隔开的几千年时间更长。于是我要提醒大家记住,每一个人,在他开始进行这样的事情之前,他仍然还可以回头,并且可以在每一瞬间悔着地转过身去。如果他做这事情,那么,我就不畏惧任何危险,我也不畏惧去唤醒人们想要去像亚伯拉罕那样地被考验的愿望。但是,如果一个人想要贩卖一个廉价版本的亚伯拉罕但却又禁止别人做同样的事情,这样的做法则就可笑了。”《畏惧与颤栗》克尔凯郭尔

对于我们这些目前无法前往现场的人,有一个建议:
请认真在我们看到的那些来自现场的信息下留言道谢。不要只是转发,请尽量说些什么,哪怕只是一句谢谢,也可以让发的人和看到的人,意识到彼此是多么紧密地连结着。
我们要更主动地表达,更热情地表达!要让每一个比我们做了更多实际行动的人也获得更多支持!
所以不要只是转发,我们要把感谢说出来!

突发!
徐汇区五原路附近开始发疯抓人,一些店铺为了生计不得不闭店清场。
一些爷叔阿婆开的小店还在跟帝国暴风兵缠斗。给年轻人争取逃离时间!
刚刚看到视频,暴风兵黑匪冲进来要人!阿婆说自己已经一把年纪了,大风大浪都经历了,已经没几年活头了。但是死之前要当个人,死都不会配合你们!

草你大爷!上海政府如今把上海的爷爷奶奶逼到不想活了!

含好家伙剧透 

青山死的那集太恐怖了。尤其是现在彻底把青山和热武器战争建立了connection,他看起来就是个被妖魔(孽)化了但却会死的人。他跳完大神儿镜头一转给了街边晦气死了的芦焱,那一瞬间的感觉是,我踏马都忘了这剧里还有芦焱。

时光完全一副:我养的色子把我咬了(五雷轰顶版)

转:来自中国政法大学的爱!
一位19级的师姐发起,和20级的同学一起完‮了善‬这份【疫情‮间期‬依法沟通交涉指南】
用法律保护好自己!

他妈的,我真是憋不住骂,找胡军演雷公到底是哪个鬼才拍脑袋想的?你让他演沙观止我都认了。(我的意思是至少书里没有他妈的一遍一遍强调沙观止很瘦。)

芦焱,芦焱是那种很会撸猫的人,手痒逮着小欠使劲撸,可小欠是狗啊。然后就挨咬了。就非不撸时光。时光一见他,就哈气、飞机耳,对门栓又是不同的,虽然每回每回伸爪子还骂骂咧咧,尾巴偷摸瞎蹭的也是他。

大沙锅,你是不是芦焱的五班!(失智乱叫)

想了想还是记录下。一直被叫做大纲文写手,从来都在绞尽脑汁“凑字”从未体验过爆字,眼下写的这个是第一次规规矩矩真的按大纲写却每个情节点都在超字数。自觉很迷惘,“我想写的”和“我该写的”在主观意愿上掉了个个儿。我粗暴地将它说成画手和写手思路的区别,虽然也确实是,从没有如此清楚地探究“目的”,而非“动机”。

越是革命的艰难时期,理性越是难能可贵,不是说摒弃感性,而是好歹回头看一眼,冷静一下。freaking out不要紧的,没人逼着你此时此刻必须往前冲。。

Show older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