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见到的川粉鲜有认赌服输者。十几小时前嘲讽拜登扣扣索索不肯认输,这会儿又怀疑投票舞弊了,真没意思(

没想到我等草履虫也有能帮到小伙伴的一天。可能正是因为我草履虫,所以我知道有哪些问题是大佬们觉得非常显然但是我不知道的,以及草履虫会在哪儿踩坑。
感觉我这四份技术小白搞站日志稍微改改就能改成技术小白搞站指南,但是顺序要大改一下,有些步骤比如申请SSH Key、开SWAP、Cloudflare等应该放在前面。Anyway,先放个合集,有兴趣的站长或者有兴趣自己开站的朋友们可以参考一下。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一)——建设个人Mastodon实例时踩过的坑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二)——将Mastodon媒体文件上传到Scaleway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三)——Cloudflare、修改媒体上限、Nginx、SWAP、SSH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技术小白建站日志(四)——Git使用,增加投票数量,增加主题
pullopenbluebox.wordpress.com/

#长毛象建站

发现了一个好玩儿的学习概率统计的网站「Seeing Theory」。

这个网站把概率论的知识点交互化可视化,学习过程中可以自定义各种参数或拖动数据点来模拟实验过程,直观地看到不同设置带来的变化,对理解抽象的概念很有帮助。

网站是几个学生创建的,有中文页面,首页的交互动画也很赞,好用好用 :blobtoofast:

seeing-theory.brown.edu

mastodonnovelclub.boards.net/

这个网站是长毛象文学社,请大家谈一些个人观感和使用体验的感受。

如果有类似性质/功能的网站你更为欣赏的,欢迎贴出地址。

杀马特的创始人罗福兴现在依然在东莞的发廊打工,上次见他,头发也剪短了,精神面貌很好。他的出租房里有很多书,喜欢历史,我大概记得有,理想国M系列《苏联的最后一天》,还有很多左翼的书籍。他和我说,现在他的自我认同是个左翼(正经的那种)。对自己的处境及打工群体的处境都有一个比较独立和清晰的认识。接触下来,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人。感慨有些人在被曝光中隐没,消失在已成定式的象征系统之下,其实他们也走得很远。

女朋友长得好看的又一个好处:照片直接设成屏保也没关系,家人看到就说是韩国爱豆就好了。

1973-89 年 K.Verdery 在罗马尼亚零碎做过田野考察,2006年她拿到罗马尼亚安全局的解密文件,发现她当年是被正式当作军事间谍来处理的。2780页文件、70多人的检举报告、十几个以各种身份接近她的特工。然后她就抓狂了,写了一堆书,对比当年和那些不知是特工还是村民的聊天到底是不是真的…… #人类学

「AED 自动体外除颤器,请扫码开箱,紧急时可破窗取用」

我原本以为没有任何东西会比圆角矩形图标让我更想骂人了,结果就看到了这坨,想骂人,骂几个小时那种。

未来几年也许是笔记本ARM化,台式机依然x86?后者ARM化首先要满足性能,其次标准化得做好。
八成我下台笔记本就是ARM MacBook了。

请教一点抛弃微信的前期准备工作 

前几天因为参加BLUG的线下活动头一回用XMPP。时间线上也有人用的话,请加jid: <tyfulcrum@jabjab.de> ~~

《昨日之歌》动画真是魅力无限啊,不清楚原作漫画风格如何。

「是的,人过三十,特定年龄的自恋与做作该痊愈了,提前或滞后,都显矫情。大多数人的青春期,都在不怀好意的“青春崇拜”中度过,饱受这世道对年轻人的讨好和谄媚,或者像打架时避免招惹那种不知轻重的生瓜蛋子一样,人家躲着你还不自知。如今,让你的青春期强行结束吧,不要再念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不要再以为自己还是男生或女生,男孩或女孩,一点儿都不高尚。」

关于 Mastodon 域名的一些说明(打算自建实例者必看) 

个人实例建设心得(那些年草履虫本虫踩过的雷) 

刚看到北京新发地附近小区居民在求助。封了5天,没人送菜送物资,气是需要去充卡的。
武汉那时候,我陪着哭了又哭。为啥现在我脱口而出就想说,“这是给外国势力递刀”。真的,扑天盖地骂方方,后果就是这样,啥他妈也没学会。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