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稳固的支点 @tyfulcrum@pawoo.net

在读Mourid Barghouti的采访,生于巴勒斯坦却辗转于三大洲40多个城市的流亡诗人,对政权和反对党都无好感,只是想写人性化的诗。现代阿拉伯文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点,整个近现代,阿拉伯人被割裂成20多个国家、多个政权势力及其背后的支持者们互相争斗从未停止。这种情况下,一个诗人要受到多方势力的压力,但又吸引了来自多方势力的读者。于是诗人的高贵便显出来了,不依附于一个势力,不纠结于纷争表面,而是面向整个阿拉伯民族抒发大家共有的爱情、家园、理想、伤痛和自由。这是独属于曾经一千多年来作为最主流文化的高贵,即使在现代民族主义、现代工业化和现代政治斗争的冲击下,也依然要保持着诗人的尊严。

一直想在中文圈找这种高贵,很难找。

上交的队名都是这个风格?

我经常去附近的一家临期食品店,非常实惠(¥30上下的威化卖¥15这样子)。这两天看微博才知道淘宝店上也有卖临期食品的店。不过还是不太敢在淘宝买这些东西。

iOS登录Apple ID的界面有好几种,有的能用密码管理器,有的不行。不知这个问题何时才会修复。


大家好!我这个半途而废的组长又回来了!
最近形势不好大家都是了解的,所以我们要谨言慎……呸,我们要继续搞事!
因此在我亲爱好朋友苍九的建议下,我决定重启二二五小组读书计划!~
本月(8月底至9月底)的推荐主题是:黑色幽默(包含诗歌、图像小说、非虚构类在内的一切作品均可)。
请大家带上 tag推荐书籍!我们就拿这个tag当论坛用了叭!看到喜欢的推荐请点星星!惫懒的熔岩我会在九月中旬整理出3-5本的书单!

感谢大家的支持!❤️

#草莓县居民打捞计划
梵川景明推销员。又名卡夫卡。因为饼干米实例消失了,现在不清楚他在哪里。我个人很想找到他。

I have now become a LineageOS device maintainer for OnePlus 7 Pro

总之我又遇难了(连带 bgme.me 的所有难民一起),希望大家再打捞一次吧……

有趣,天朝官媒要在 Twitter 发布推广内容的情况(我觉得应该不是水军,是付费广告)居然都能在政府官网的招标信息中查到。

官僚机构通过这种方式泄漏出来的信息看来比我之前想像的还要多,而且系统的庞大决定了它总会发生,哪怕这本身和官僚机构本身的目标相抵触。

这种信息属于公开来源情报(OSINT, open source intelligence,和开源软件的「开源」无关)。

还是那句话,在互联网时代,一方面老大哥试图盯着所有人,但人人也都可以做小大哥,你甚至可以偶尔盯着老大哥看看。

看来天天盯着政府公文研究也许也可以作为业余爱好。

深夜突然心疼起我已经炸了18个月的微博旧号了,我写在自己那里的东西没有也就罢了,终归写下它们的我还在。
但是别人写给我的,我留在别人那里的痕迹却再也没了。那本可以是别人爱我和我爱别人的“证据”。
大脑里簌簌放着回忆PPT,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穿着cos服的样子,找到好玩的游戏消磨时间的样子,想出段子逗乐一群人的样子,病痛烦躁话唠吐槽的样子。
全没有了,之后也就知道这些东西原来是会没的,网络和现实里都是。
当然有一些幸存下来,和我一起长大了。

@BRC 我把我的上万条微博都备份了,把别人给我的微博评论也屏幕录像了。但是号炸了我确实不想回去了。讽刺的是,当初我备份是因为我觉得我微博绑定了真实信息注销要身份证件,我怕将来有安全问题为销号做的准备。而号炸了也无所谓安不安全了,也没有必要主动销号了。……好几年的时光,结交的人,吵架的人,私信里取暖的人……他们也许偶尔会点开我的头像,却发现此用户已经不再存在了。

大噶推书的时候可以打 或者 呀!
我记得这好像是第一次大规模迁移来长毛象的原因,而且这个日期也具有特殊意义 :matsuri:

Twitter 官方根据ip地址,扒出来20万个中国官方在香港事件中用来搅浑水的账号。这些账号不用VPN,被墙放行,用中国IP直接登录。
t.co/WuboHbF2Fp

又到了我莫名其妙的长毛象提问时间【。
请问这是什么歌,我用qq和网易云都没识别出来,该不会原创的吧【……

Stackoverflow, 代码界的 AO3 (主要突出一个平等交流和平友爱,论功能可能 GitHub 更相似,但是 GitHub 涉及版权使用权的操作就没有什么桃花源气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