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留风 @tuliufeng@pawoo.net

一边夸土猫皮实一边觉得土猫贱就可以喂点剩菜剩饭随便养的人,怎么不干脆买个玩偶得了,养什么宠物啊,不配你们高贵的人类身份

没评没收没点击,凉到北极

放一首 凉凉 给自己听~

四十章了🙃 可能要凉到完结,jio冷

我终于知道自己试了无数次都失败了的密保答案是什么了,是她是她又是她,我emmmm超级气

我要写个小甜文,嘻嘻

日常一丧 Show more

正在努力中,什么时候能出去就看命了

她在年少时参与了我的生命,是我最肆意时期的陪伴者,也是承受了我最幼稚的愚蠢的受害者,我在怨恨自己与怨恨她之间挣扎不休,说服自己遗忘却屡屡于深夜陷于回忆

徒留风 boosted

微博上悼念李敖的寥寥无几,大概很多人也是不敢转,被炸怕了(威权威力初现)。微信朋友圈各种胡说八道泼脏水的文章,仗着死人不会开口。
刷一下微博又看到两场掐架,一个是中医对西医,反对中医的某西医被迫删帖关博,某中医和他的粉弹冠相庆、洋洋得意(希望他们将来生病都不要吃西药不要打针);一个是女权者对那篇之前黑中国女权的造谣贴的辟谣,然而造谣者(环保XXX)一边装聋作哑一边继续黑中国女权,回复和转发一大堆直男癌。
养蛊即视感。真无趣。

ps,我其实不是中医黑,但对天朝目前明显草菅人命的中医药扶持(并不经过科学研究和临床测试)很反感,对中医黑和西医黑都尤其反感。中医药也不是没有功效,但现在中药西药都被扭曲了。

丧 Show more

卡文卡的要死要死的,又没什么人看,没动力,好多天没正经码字了,丧

你国真的是盛产白莲花男啊,反正都是孩子,只要权利不要义务,都无辜都老实

徒留风 boosted
徒留风 boosted

祝佳音讲了一个自己亲历的事情,和一个美国人聊禁枪的事,我截取一段:
他就叹了口气说美国总统(当时还是奥巴马)一直想要禁枪,但是太难了,太难了。我就问,哪儿难啊?他说,民间还有这么多人有枪,如果想要把这些枪收回,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就随口说,发个通知限定一个日期让人把枪缴上来就行了呗,我们这儿是经常活儿糙,通知和截止期限经常就一星期,你们文明,给个三个月半年时间。逾期不交的按违法处理,不是非常执政为民吗?
他摇头说不是这个问题,把民间的枪收上来要花很多钱,政府没有这么多钱,也没人愿意多交税办这事儿。
我下意识地问:“什么钱?”
他说:“买枪的钱啊,买下所有枪要花很多钱的...”说完他意识到了什么,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我也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我们中国人内敛啊,尽量保持淡定地表示“哦哦哦”。
他想了半天,大概还是性子直藏不住事儿,问:“收回枪支,是要花钱从主人手里买吧......”
———
可对比我朝宪法13条阅读。

有人喜欢
嘴甜健气小狼狗v魔教妖女大姐姐这种组合吗

点开ljj一篇文,页面突然跳转到印度神油的广告页……ljj现在这么emmm了吗……

王小花的花店就开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左边是家麻辣烫,右边是家十元店。
小花妖问你真是想开花店吗?
王小花说是的,再问浇死你。
这真是一个无比恶毒的威胁啊,毕竟被王小花浇死花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小花妖瑟瑟发抖,兢兢业业的照顾着花店的花儿们,如果没有他的存在,这家花店就可以改行为花尸处理店了。
幸好王小花非常有钱,非常非常有钱,即使开业以来一个买花的客人也没有,她也坚强地撑了下来。
这种迟早倒闭的状态丝毫不影响一个早早退休来开花店的堕落王小花的腐败生活。
打游戏看小说追剧吃零食,把所有的工作都推给小花妖就好了,反正打白工的人不压榨才会愧对对方的无私吧。
小花妖愤愤然:喂,我只是来报恩的,报完恩我就走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