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tplin1103

翻笔记看到之前抄的《形而上学》这段:“神是赋有生命的,生命就是思想的现实活动,神就是现实性,是就其自身的现实性,他的生命是至善和永恒。我们说,神是有生命的、永恒的至善,由于他永远不断地生活着,永恒归于神,这就是神......神圣只有两层含意:或者它为神所有;或者某种对神圣东西的知识。只有这一科学才符合以上两个条件。众所周知,神是宇宙万物各种原因的始点,唯有神才最大限度地具有这种知识。一切科学都比它更为必要,但却没有一种科学比它更为高尚”。

不管是第几次重温我果然还是很喜欢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这种古希腊哲学的神学观,虽然对理性的神化有点过度拔高,但理解神为完全超越了任何具体的感性形象,成为了内在于宇宙万物、只有理性才有可能能把握的原则和本质,真的是一种非常令人兴奋的视角。

我们不为任何其它利益而找寻智慧,只因人本是生而自由,为自己的生存而生存,不为别人的生存而生存。形而上学正式基于此,是为学术自身而成立的唯一学术,它或许超乎人的本性,但因为人处在枷锁之中,却也是最光荣最神圣的学术。

这多么浪漫呀!

· Web · 6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