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tplin1103@pawoo.net

我以前扫文一般去FF比较多,AO3虽然注册了好些年但没怎么太用过,所以到最近才知道AO3上relationships tag居然有“/”和“&”的区分,这点对于我这种磕cp通常只喜欢磕关系性而非具体化到爱情的人来说真是太友好了呜呜呜

我爱Ian,他真的太棒了,神仙演戏无与伦比,他的Lear就是明明暴躁可恶却又癫狂可爱,最后喊着“howl……”上台时的无声恸哭真令人心碎😭
这版虽然中段有点拖沓,但总体效果其实挺不错的,一众配角包括女版肯特、两位公主还有Gloucester和他俩儿子都很出色。
但遗憾是Cordelia选角大失败,唯一的演技巅峰只有最后躺着不动当尸体那会儿(。

塞尔努达:“孤独在你与他人之间,你与爱之间,你与生命之间。这种孤独将你与一切隔开,却不令你悲伤。为什么要悲伤?算起你与土地、与传统、与人……与一切的账目,你欠孤独最多。无论多少,你成为的所有,都缘自孤独。”脑海中最美的幻想,眼见又映射进记忆里的世界,敏感如蝉翼颤动的心绪,炽烈的爱或者巨大的痛,这些都同孤独有关。孤独是人们注视太阳与星星的记录,饱含普世的怜爱,生长在所有的生灵身上。我们总是活在一种广阔地混居的孤独之中,这颗星球是家园,也是没有出口也没有入口的监狱,人们一生便从同样的地方最终走向同样的地方。可是没关系,当我学会接受并拥抱我欠得最多的孤独时,我将不再害怕和悲伤,“虽然有时希望生命是另外的样子,更顺应人事万物的惯常之流,我却知道,正是像这树一样孤僻的活着,不被见证的开花,才得出如此高质量的美。”我会和那树一样好好活着,在独自一人中完全拥有我自己,然后开一些小小的绚烂的花。

我真的经常怀疑我妈生我时有没有抱错,毕竟我的性格和我父系&母系两边大家庭中所有其他成员都差别太大了,比如我就是唯一一个心思极度敏感情感过于细腻还憋着对他人说不出口的。唉,我对于感情真的有很大程度的需求,我内心深处在感情上是一个黏黏糊糊的人,偷偷期盼着坚定的亲密关系。但是,在现实里我也越来越不敢向他人索求,一次次的世事无常让我无法克制地开始怀疑可能不会有人能够像我期许的那样永远关心和爱我吧,我没有足够的运气遇上故事里那样的好朋友,也没有能力让自己变得左右逢源营造一种哪怕虚伪却也真实的热闹。自闭了。

我能感觉到我正在失去他们,像脚下的裂缝终于碎开,而我留在了另一半冰面,只能无助地随着波浪越飘越远。我其实已经不再像从前那几次经历被抛下时那样痛苦,只是依然困惑与迷惘,我为什么又走在了这条老路上。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呢?我明明已经很小心、很在意了呀,可为什么朋友们还是一边说着我们依然爱你一边离我远去呢?
……好吧,我还是有一点点难过的。

我生活中真正见识到的家暴男,很多都是两面人,家里是鬼出门是人,有些待外人待朋友更是彬彬有礼体贴热心,导致听人第一次说起他在家是什么样时你都很难相信,因为反差实在太大。知道的唯一一个不是双面人的某中年男性,是在单位待不下去失业在家多年,出门和外人打交道时也一副粗俗无知让人生厌的面貌,而其他但凡是在社会上有些正经工作的或者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就算在家里对妻女仿若恶魔,但示人以外的都是一副人模人样。所以这次某些明星发声感怀,我不算意外,他们也许是真心觉得家暴不算大错,也许是平日见到的都是哥们热心友好兄弟义气的一面,都有可能,因为国情就这样,大部分人的生活啊、个人素质啊,也都只有这样,所以要指望这些中国平均道德水平的普通男性作出什么有警示意义或怜悯女性的反应,也是太外宾了。

无意间戳进一个很早以前关注过的护肤博主的首页,果然是人是鬼在台湾问题面前一下就暴露出来了。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说他们是良心被狗吃了都对不起狗。

我说这话不是指责,但我和医师谈话的时候我很清晰地知道我抑郁的原因除了周围的大环境就是我的家庭,而这两者都是我无力改变也无法完全逃离的。有时候也很绝望可能我真的会抑郁到死吧,要么自然死要么自杀。我真的很痛苦,而我还将一直这么痛苦下去,人生真是太操蛋了。 ​​​

活在一个关系诡异的家庭里,心得之一就是有些事情不能说穿,若弄得太明白那日子的表象就再也难以维系,所以为了粉饰太平谁都可以挂起一副真假不知的笑坐在一张桌子上继续吃饭。但我作为三人关系的唯一纽带真的很痛苦啊,本性的求知欲让我无时无刻不想弄个明白,但对于现状彻底改变的恐惧又使得我自己也带上了假面。我好讨厌这种身在被掩盖的分崩离析中的分裂感,这让我觉得我所有的幸福都是虚假的,我一边拥有爱,一边却又似乎随时会被抛弃,我真的害怕被抛弃。

我可能是太贪心了吧。但人类不总是贪心的么。 ​​​

所以我真的好想念外公外婆,只有他们的爱是毫无虚假和谎言的,让我觉得尤其安心,我只有坐在他们身旁时不会感到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变化的恐惧,我不会怀疑他们在骗我,不会担心他们会在情感上离我而去。我从他们身上收获了我没能在父母身上寻到的踏实。可幸福总是不长久的,外公外婆已经离去好久了啊。 ​​​

关于某电影节的一点点引申思考(2)

关于某电影节的一点点引申思考(1)

哈,写bl小黄书被判十年
这个国家果然每天都还能更令人作呕一点

老天,uot为什么会临时加了一篇diversity statement,我真的想思路想到肝肠寸断,本平平无奇中国大陆女性到底要如何瞎吹才能体现我身上(并不存在)的diversity??? 而且局限于已提交的ps,我又不可能临时瞎编然后变身为悲情人生女主角,所以完全无从下手啊啊啊啊啊 ​​​

L boosted

深夜的几个思辨(不带立场):

如果新疆真的独立了,成为伊斯兰国家,对中国内地意味着什么?
是什么促使300万人守口如瓶,做到了对疆独教材的隐瞒长达十几年?
从同治回乱的血腥到昆明惨案,到今天的新疆,似乎一个民族的申诉总要用另一个民族的血泪来铺垫。人类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样的境地?
目前中共的手段和公信力在新疆少民里应该是被彻底摧毁了,并且事到如今所有和解的路已经被摧毁。只要被抓的人还活着,心中的火苗就可能一直存在。一旦释放,就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后果。那么难道要一直关押?难道真的要民族灭绝?抓了那么多人,如此高昂的费用如何维系?
…………

无论如何,任何一个真正“选举”出来的政府,都不敢干这样的事情。从新疆到泉州,从北京到深圳,还有诸多负面事件的不了了之,政府与警察的肆无忌惮只能说明,这个完全无需对民众负责的政府的部分系统功能已经彻底崩坏。未来的走向,谁也不知道。

我很难过的是我看见微博首页好几个我挺喜欢的po主对于xj的事说出“如果牺牲10个能保全100个的话那就牺牲吧”。我真的太难过了。当我发现人类种群里的共情比我原以为的更为遥远的时候,当我发现同胞对极恶的包容和赞同的时候,当我发现我还是不能像他们一样对哀嚎置若罔闻的时候,我只能自己吞着无法言人的忧伤继续生活。我既没有能力去改变别人的想法,也没有勇气做挺身而出的战士,我只能软弱地痛哭着,不愿做我唾弃的那类没良心的平庸之恶,又做不成我钦佩的那类宁愿牺牲也要坚持公义的英雄。我痛苦,既活该也情有可原,我只是难以克制地疑惑,到底是我生错了地方,还是生错了时代?或许我也没错,错的依然是人类的世界,无可救药的人类世界。

“I fight, I bleed, I always stand my ground. You can't knock me down"

I wish her all the best.

看见孤城闭电视剧男主变成了宋仁宗我真的两眼一黑。ip剧魔改剧情倒也不是新鲜事,但直接换主角、将原书男女主改成小配角的操作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孤城闭我记得只是本写得挺美挺有韵味的女频言情小说而已啊,何苦扯着这张皮非要拉成大男主剧?而且徽柔公主和太监梁怀吉的故事又不是孤城闭作者自己的虚构,原书里对宋仁宗也没什么特别刻画,真想要拍宋仁宗却又绕不过公主和怀吉的话,正午自己写原创剧本也没问题的啊,干嘛非要翻拍小说???
而且我手贱去搜了相关内容,某些男主粉真是要气死我这个伪书粉。是,改成你家演员主演的大男主剧当然对你家是好事,但也没必要踩原书男主和原书主线吧?有本事说清楚,凭什么谈家国君臣就一定比谈男女情爱更有价值?内侍和公主求而不得的爱在叙事上哪里比不上皇帝的一生了?宋朝宫墙下不得好结局的爱侣,到了百年后的今天还是被人看低,曾经被存天理灭人欲所阻隔的爱情,到了今时今日还是要让位于所谓正统与格局,我真的要讲粗口。
还有,作者卖书是作者的事,但作品在完成那一刻就已经和作者割离了好吧,我喜欢小说又不代表要对作者马首是瞻,我那么爱HP还不就是找着机会就怼罗琳(不。

刷到这条时突然想起昨天看到某号重发邓晓芒批武侠的旧文,我当时就在想邓老师那篇写得不太对。武侠不能启发理性又如何呢?武侠中流露出的感性就足有意义了。少男少女快意恩仇的气质多值得欣羡,庙堂之高同江湖之远相离又相融的格局多么开阔大气,来人间闹一遭醉一遭后隐于茫茫天地间的情怀多让人心动。有这一切难道还不够吗,何必强求其他。

(接上条

内在体验是与“人类的可能性”相关的体验。“智性的发展导向了生命的干涸,而后者反过来又使智性变得狭隘。只有当我表述出如下原则,即:‘内在体验本身便是权威’时,我才能走出这种无力。智性已经摧毁了对体验必不可少的权威:凭着这种切割,人再次获得了他的可能性,而这不再是老旧的、有限的可能性,而是可能的极限。”可能的极限处是非知、迷狂、交流、共通体,而人自身在可能性的极限进入了最根本的内在体验。“我要让体验随性而行,不要通向一个被提前给定的终点。并且,我马上就说,它不通向任何的避风港(而是通向一个困惑之所,一个无意义之地)。我要让非知成为它的原则……”内在体验通向“非知的黑夜”,是不可想象的,源于超越感官体验的痛苦和迷狂。这种非知否定了知识和理性,抹去了主客体之间的界限,通向可能性的极限,通向一种不可能性。

真是一种极端的狂想曲式的虚无主义啊。

(接上条

美是空无,上帝是空无。上帝不是认知的对象,因为上帝是对象的不在场,是不可知之物的一个名。“只有以不对非知之物弄虚作假的方式前行,我们才能全然赤身裸体。将权威性赋予对上帝的体验——或诗性体验——的,乃是非知之物。”非知的权威所在处只有对不可认知之物的无限渴望。非知是先于一切存在的痛苦。在这痛苦中,“出现的是暴露,它把人投入狂喜中”。巴塔耶说:“我把不可能之物置于痛苦的考验之中。至为深刻的生活充满了不可能之物。意图、谋划全都破灭了。不过我认识到我其实一无所知,这就是我的秘密:‘非知与迷狂是沟通的。’”

至于“迷狂”,巴塔耶说:“内在体验就是迷狂。”内在体验被定义为“迷狂、出神、冥想状态”。这是一种不属于任何宗教的宗教经验,与日常经验不同,是诸如啜泣、诗意、苦恼、狂喜、出神......“体验称为一场进抵人的可能性之尽头的旅程。任何人都可以不踏上这场旅途,但一旦他迈出了第一步,这就意味着所有限制着可能性的权威和现存价值都得到了否弃。由于它是对于其它价值、其它权威的否定,从而体验这种肯定性的存在自身就肯定性地成为了价值和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