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的琉森 @tplin1103@pawoo.net

佩索阿:“我的自闭不是对快乐的寻求,我无心去赢得快乐。我的自闭也不是对平静的寻求,平静的获得仅仅取决于它从来就不会失去。我寻找的是沉睡,是熄灭,是一种微不足道的放弃。对于我来说,陋室四壁既是监狱也是遥远的地平线,既是卧榻也是棺木。我最快乐的时候,是我既不思想也不向往的时候,甚至没有梦的时候,我把自己失落在某种虚有所获的麻木之中,生活的地表上青苔生长。我品尝自己什么也不是的荒诞感,预尝一种死亡和熄灭的滋味,却没有丝毫苦涩。”

我最快乐的时候,也是我既不思想也不向往的时候,而当我发现这一点后,我又变得不快乐了。

刚吃午饭的时候我爸讲,他上午去买菜,他惯常买的那家老板娘给他说,她们有机菜协会才开了会,因为原料啊运输啊人工啊等原因逼迫只能涨价,所以接下来至少是有机菜的价格会全面大涨。然而今早买菜时买的有机小葱都已经十块一斤了,土鸡蛋短短不到两个月已经从一块一个涨到两块一个,如果再大幅涨价,怕是真要吃不起饭了哦……

社会新闻层出不穷只刷个微博都目不暇接,这还只是在压下的五指山下从指缝中漏出来的丝缕哭嚎,哪敢想要是有一台广播能播出全国所有的哀声,是不是会响彻天地让举头三尺的神明也动容?最痛苦莫过于眼睁睁看着家园黎民走向崩毁却拦不住历史碾过的脚步,听着生民在虚妄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中忽笑忽哭,明白瓢泼大雨只是将亡时代提前落的泪,被害死的人尸骨化为白灰埋入地下,在茫茫黄土下等着为活人跳一曲送葬的舞。好景不常在,荒唐却悠悠,管你是喜是悲,只管一起目视大厦将倾江山将颓,等一场燎原的索多玛之火,自此只有毁灭才有可能带来新生,哪怕这新生你我已无福消受。

Very sad news……
It’s just so appalling.
He is such a decent and honorable man who has served with dignity and the perfect example of a true Republican I have always believed in.
😔
God bless him.

说起来不管会开得怎么样,我还真挺喜欢这届的主题:learning to be human。无论是搞古典还是分哲还是欧陆还是等等等等,最后都要殊途同归。 ​​​

“至于贫民窟之贫困,但愿每一位能够原谅别人的人都会原谅我这样说话,即贫民窟之贫困恰与此地独一无二的风光构成某种呼应。在由海洋和群山构成的背景中,社会悲剧看上去似乎不那么真实了,不仅观众这样认为,就连那些牺牲者也有此感受。美景总能使现实失去某些意义,而在此地,美景则构成现实之大部。”
不只里约,一瞬间脑内闪过的城市掠影还有孟买、新德里、开普敦和墨西哥城,以及中国的边边角角和细碎缝隙,在这些地方,现实之疮长在自然之美上反而相融并孕育出了更独特的整体美景,也是神奇又微妙。


既是一部对边缘人群的中性记录,又是一场是枝裕和所做的名为“家族”的实验,最后的结论太混沌,只模糊地感受到爱是温暖也生冷,羁绊是热烈也脆弱,人是性恶也慈悲。构筑于穷苦与假象之上的家庭,家人之间的温情在现实的冷眼下始终显得战战兢兢,而更深的秘密与残酷还埋在更多的细节与无言里。说不出口的话才最为悲伤且动人。在最后的最后,六口之家各自分崩离析,但身处平凡人所在的肮脏世界,至少那曾经一起看过的烟花声响是忽然美好的真实吧。

看完法海传了,白宇超级适合这种正经的古装造型太tm帅了,虽然是网络电影,但也能看出他的脸放大在大荧幕上会非常好看,而且他的体态和气质在大荧幕上也挂得住。这部里他演得也好,禁欲系裴文德又稳又狠又酷又慈悲,太对我胃口了。可惜整个电影剧情不行,故事线索繁杂凌乱,剪辑特别混乱,初看会觉得故事很迷(。不过特效还可以,而且画面质感非常好很有意境,有很多镜头都很漂亮,真拿到大荧幕上去放也不虚的。虽然导演的叙事能力有待加强,但他的在构图上的用心值得表扬,能看出想做好东西的诚意。大部分演员的演技和台词也都合格,果然有很多被埋没的技艺不俗的青年演员啊……相对来说我最喜欢白宇的台词,低沉的声线和恰到好处的语气与节奏,有着相当高级的质感。看镇魂的时候其实会觉得他演赵云澜虽然灵但有时演得太放了,有些浮夸,不过也是因为剧本人设太烂,他必须靠释放自我的一些特质来让这个角色立住,但裴文德不一样,他演的时候非常收得住,很实实在在地沉住,自我的张扬的东西全部收得干干净净,将自己和角色融为一体,可能他也是真的适合演绎这种外在内敛但内在饱满又富有压力的生动人物。我真的越来越希望未来在电影院看他的电影了!

“如果不是宽恕让我们摆脱我们所做事情的后果,我们的行动能力就会被束缚在一个我们永远无法补救的单个行为上;我们就永远是其后果的牺牲品,像没有咒语就不能打破魔咒的新手魔法师一样。” 可是怎么能宽恕呢。怎么能永远对一切宽恕呢。在被束缚在原地与宽恕之间,真的没有第三条路吗…… ​​​

半夜突然回忆起王尔德这段话,是否可以拿来回应林奕含对于艺术是什么的叩问呢?艺术若是丰沛的爱,那么诸如巧言令色的爱,虽然不那么纯洁,不那么透亮而不见杂质,但也是爱,即艺术。爱是人类的天性与天赋,卑劣的小人心中也有他的爱,那么通过语言与文字的形式,也能表达他的艺术,通过精美的文字与完整的逻辑而建构的他的艺术。因而可鄙的、肮脏的、悲伤的爱与艺术,被巧言令色的文字所表达,也并非是文不诚、艺术不诚,只是艺术本来就没那么高尚,因为艺术本来就是人类欲望交杂而成的或优美或丑陋的爱。所以,是否只有一开始不对文字与艺术报以很高的期望,才不会在以华美为包装的罪恶面前绝望?
可惜啊,总是有些罕见的水晶心灵在期待最纯洁最罕见的爱,他们因为自己的敏感与善良,想要去相信世人也能够如此,而这样的心意只吸引了世俗的猥琐眼睛在虎视眈眈。最后他们离去了,只留下离去前投给世人那温情、爱怜且悲悯的一瞥。
唉。

“艺术对于我意味着宏大的首要的意旨,使我得以向自己,而后向世界,展现我自己。它是我生命的真实的激情,它是爱。拿别的爱同这种爱相比,就像拿泥水比醇酒,拿沼泽地里的萤火虫比长空里的皓月。有陡得多的山要攀登,有深得多的幽谷要穿越。而一切都必须出自我内心。宗教,道德,道理,没有一项能帮得上忙。 我内心所剩下的,这是最后一样,这也是最好的一样东西了:是我达至的终极发现,是我柳暗花明的起点。因为是出于自己,我知道它来的正是时候。不迟,也不早。如果是别人告诉我的,我会反驳。如果是别人带给我的,我会拒绝。既然是自己发现的,我便想存于心间。必须这样,就这一样东西,蕴含了生活的要素,新生活的要素,蕴含了我的新生。天下万物惟有它最奇怪。给别人不行,别人要给你也给不了。想获得它也不行,除非把自己已有的东西全部放弃。只有在失去了一切之后,才能知道自己拥有它只有领悟了自己是什么人,我心中才有安宁可言。单单一个花蕾,可以藏着整片春光。”

对美感体验的直观会慢慢凝结成为艺术。艺术不一定是美,但美关乎于艺术。艺术能提供高品质的审美经验及关于世界和自我的知识,艺术是美的符号所呈现的特殊语言,我们赞美艺术,赞美艺术所交流的意象、理念和生命的讯息,交换感情与思想的直观陈述。人类对美的讴歌所要求的人性追求就成为了艺术,借由不同的符号和形式,流露出人性表现在不同的时空里的自然倾向。艺术是人关乎于美的知觉活动和人关于生存的张力体现,而美的意涵是人性在形而上意义的内在渴求。
我感激一切刺激我对美的感知的事物,这颤栗的美感像是一股浇头的冷泉,刺激又鲜活,让我觉察到自己知觉的架构,让我想到个体与爱的生命力,让我和他者息息相关,和他人的心灵产生联系。我感受到美与艺术,感受到蓬勃的爱意,因为这样的热情而期待黎明和生命。
我爱他们,因为我爱美和艺术。

其实我很久没有在现实人物身上感受到“美”的体验了,所以最近感官的激活让我异乎寻常地激动。想起丹托谈美的回归:“我的感觉是它之所以激动,与其说是因为美本身,不如说因为美代表着某种曾经几乎消失掉的东西……即享乐和愉悦。”我感到一种美学的盛宴,通过审美直观产生的刺激和感官直觉带来无上的快感,这不等同于任何的享乐主义,只是一种极难得的来自美学刺激的高峰经验。在观看中,美作为中介引发观看者的视觉愉悦,而获取愉悦是我们观看任何事物的真实诱因。在这里,美就是简单的喜欢某物,不具有伦理意义,不关心道德冲突,只是单纯的于人生而言是必须的美。美可以将痛苦由哀伤转化为哀悼,从荒芜中生长出个性和真实,从此在浮世抵抗本能和超我。

断续好几天,终于把《金蔷薇》看完了。非常的优美真挚,帕乌斯托夫斯基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啊,在自然与人间的夹缝中写作,做一个和一切人一样的人,将普通人的眼泪收集,再雕琢为一朵比露珠还晶莹的花,慢慢融化在金色的阳光。读他的文字,想象着辽阔苍寂的雪原,漫长的白夜与边境,还有雪下掩着的松软的花,冬天也如夏天般美好。他笔下严寒又纯净的俄罗斯,既以作家笔墨作眼泪而被痛哭,又被人民深深地难以遏制地爱着。生活艰辛而复杂,命运复杂而未知,同时它们也都是美的, “每一个刹那,每一个偶然投来的字眼和流盼,每一个深邃的或者戏谑的思想,人类心灵的每一个细微的跳动,同样,还有白杨的飞絮,或映在静夜水塘中的一点星光——都是金粉的微粒。“在帕乌斯托夫斯基的心底,写作是充满痛苦和爱的琐碎生活本身,”我们,文学工作者,用几十年的时间来寻觅它们——这些无数的细沙,不知不觉地给自己收集着,熔成合金,然后再用这种合金来锻成自己的金蔷薇——中篇小说、长篇小说或长诗。……我们的作品是为了预祝大地的美丽,为幸福、欢乐、自由而战斗的号召,人类心胸的开阔以及理智的力量战胜黑暗,如同永世不没的太阳一般光辉灿烂。”
这本书和它的名字一样美。

睡不着,整个人状态就是“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居白这场快本糖分太足,看完到现在我内心都还在亢奋,一闭上眼脑内仿佛开诗词大会,古今中外记得住的诗词挨个轮播……真的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这么想吟诗。
不过,偶尔做做梦、燃起一阵狂放的激情又有什么不好呢?暂时忘掉现实和尘世厚重,诗酒趁年华,不去想明早想今后,沉浸于短暂到也许只是一月为期的快然自足,信可乐也。

这两天老爸不在家老妈做饭,一般我妈做她就炒个肉或者烧个排骨,但今早她问我想吃啥时我突发奇想说要不炒个泡椒腰花吧,虽然她隐隐有些拒绝但还是没敌过我的馋虫。结果,腰花买是买回来了,但怎么切腰花片开后露出来的筋膜啊!我俩菜鸟面面相觑,老妈用菜刀和小刀尝试是双双失败,最后没得办法还是我拿爪子一点一点撕下来的,现在感觉指甲已经不属于我要单飞了(。
果然不能作死在没有墩子的时候乱点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