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看到的中国人:迷信车子,房子,文凭.
因为除了这些,中国人一无所有,因为深深的知道自己一无所有所以要拼命拥护.

文凭是那棵救命的稻草,有了文凭我不再是屁民,我是有文凭的屁民,我和你们不一样.

读书人的事,那叫偷吗?

当我披上文凭的外衣的时候,我便可以为所欲为,因为那是读书人的事.

聪明人可以很容易的获得文凭(如果他想要的话),然而获得文凭却并不能使人聪明,很多人没搞清楚这里面的逻辑关系。

文凭只是第三方认证凭据,即一个人自身无法证明自我价值时就需要文凭,所以常言道人丑多读书就是这个道理,因为如果一个人既不漂亮又没有出众的才华也没有什么家庭背景只能通过第三方认证的凭据说明一下,这是一种无奈的依附关系,一个人需要依靠第三方才能证明自身的价值。

这本身就是文凭的局限性,通过这条路径寻求价值的群体都会困死于其中。

中国的文凭就像中国发行的货币一样不值钱,国际上根本不认可,同时超发严重,注水猪肉。越往上越如此,大额的面值就是高学历,越高越假,万元户千元户而已,教育体系和货币系统在中国历史上早已崩溃过好几回,儒家,科举太学之类。

正如今天的人们批判犬儒和八股文一样,未来的人们会不会同样唾弃今天的应试教育呢?所谓的博士,所谓的教授不过是考了个试,不过是机械的背诵,如果知识和文凭只是背诵,那为什么还需要人,不如使用硬盘更好,闪存十几个T。

#芦笛
“凡是有价值的思想,都是从这个那个具体的问题下手的。先研究了问题的种种方面的种种事实,看看究竟病在何处,这是思想的第一步工夫。然后根据于一生经验学问,提出种种解决的方法,提出种种医病的丹方,这是思想的第二步工夫。然后用一生的经验学问.加上想象的能力,推想每一种假定的解决法,该有甚么样的结果,推想这种效果是否真能解决眼前这个困难问题。推想的结果,拣定一种假定的解决,认为我的主张,这是思想的第三步工夫。凡是有价值的主张,都是先经过这三步工夫来的。不如此,不算舆论家,只可算是钞书手。”
——胡适

#芦笛
“遗憾的是,中国知青太热衷于寻找“总体解决方案”,于是便只能停留在猿猴阶段。鲁迅从未做到胡适说的“思想的第一步工夫”,遑论其后两步,然而就是这种浅薄知青,只因为擅长以煽情文字刺激庸众的肾上腺,便能博得大众的欢呼拥戴,被捧为惊天动地的 “思想家”,而胡适的谆谆忠告则被贴上“为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政治标签,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这结果便是启蒙运动尚未完成便夭折了,国人非但从未完成“器物——制度——文化”的认识过程,而且甚至在90年后又倒退回洋务运动的器物阶段去。”
——芦笛

#芦笛
“凡是有价值的思想,都是从这个那个具体的问题下手的。先研究了问题的种种方面的种种事实,看看究竟病在何处,这是思想的第一步工夫。然后根据于一生经验学问,提出种种解决的方法,提出种种医病的丹方,这是思想的第二步工夫。然后用一生的经验学问.加上想象的能力,推想每一种假定的解决法,该有甚么样的结果,推想这种效果是否真能解决眼前这个困难问题。推想的结果,拣定一种假定的解决,认为我的主张,这是思想的第三步工夫。凡是有价值的主张,都是先经过这三步工夫来的。不如此,不算舆论家,只可算是钞书手。”
——胡适

#芦笛
“总而言之,五四运动不过是中国历史上屡见不鲜的由读书人主导的暴民运动,它的意义,只在于它证明了今日中国倒退了有多远:国人今日享受的自由不但比不上北洋时代,甚至连宋朝都不如——无论是五四学生痛打章宗祥火烧赵家楼,还是靖康太学生剐了太监,都非但没有受到惩罚,朝廷还屈从了他们的意愿,六四学生的和平抗议却遭到了共军的血腥镇压。这天壤之别,凡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见。”
——芦笛

#芦笛
“社会之所以发生如此大幅度的倒退,我认为五四运动不能辞其咎。中国读书人(约等于初中知青或甚至文盲)的传统特点,是“以天下为己任”,而自己却既无人类常识,又无真正的社会责任感(亦即韦伯说的“责任伦理”),更缺乏起码的理性思维能力,有的只是沸点特别低的满腔热血,因而构成了最强大的祸国“内因”,其与日本少壮军人的区别,只在于后者真是热血汉子,而前者是“口头革命派”,但祸国能力恐怕难分轩轾。”
——芦笛

#芦笛
“中国知青们喜欢干政,这说来也不错:社会总是由精英而不是普罗大众来模塑的。但问题在于,知青不能是蠢青愤青,否则只会越弄越糟糕。当时知青们的大错,是始终不知道中国在近现代的任务就是要完成西化(亦即所谓现代化),使得中国变成一个文明国家,而要完成这个任务,知青们首先必须完成自身的启蒙,先将自己从愚昧状态中摆脱出来,这才谈得上救国救民。如果连对自己提倡的模糊口号都一知半解,便将所有的知青都鼓动起来去傻傻地胡闹一气,那还能有什么好结果?”
——芦笛

#芦笛
“   “赛先生”又何尝不如此?陈独秀把科学当成新式国教,培育出了延续至今的“科学主义”或“科学迷信”(Cult of sciences),却不知道也不曾介绍过,真正应该提倡的“赛先生”,乃是西方的科学精神,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实证精神,认定一切理论未经证明就只能视为假说,由此伴生的则是怀疑精神,批判式思考(critical thinking),以及使得这种思考成为可能的自由主义宽容精神,等等。陈氏将科学当成图腾崇拜,却丝毫不知科学精神为何物,这才会将毫未验证过的马列假说当成“真理”,以此作为裁判一切问题的终极权威。这倾向由毛共发挥到了极致,造出了一代又一代愚民。虽然他们具有的科学知识水平绝非前人可比,然而其愚昧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掌握的只是具体的技能,并不是科学精神。”
——芦笛

并不是叫科学的都是科学

当今世界,共产主义逐步被自由民主制度所替代,其原因就在于共产主义制度不能给人以完全的认可。 pawoo.net/media/eUpMr_BvGorZkq pawoo.net/media/IfLjb-DahQPY5U

这就是为什么我赞同知识份子总是在历史关键时刻帮倒忙的原因之一,知识份子写写文章可以,但对历史的认知真的一窍不通,总是在历史的轮回中犯同样的错误 pawoo.net/media/TliWBeY36EJOkQ

这就是为什么不建议读国内研究生的原因,读到博士也只是历史上的可怜虫,连基本的认知都没有,最后也只能成为杨永信一类的叫兽砖家,研究出各种迫害人民的东西。
pawoo.net/media/JYjAjzXpdxPoq3 pawoo.net/media/SGkx3QulwaCnby

我是比较认同知识份子总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候帮倒忙这个观点的,知识份子写写文章忽悠自己无知的小鲜肉还可以,可是对于更深远的历史来说一窍不通。
知识份子并不代表就不愚昧和无知,一样的。

千万条路你偏要选底层民工级别的公务员

连权力的游戏都搞不懂还妄想升官发财,做炮灰还差不多。。 pawoo.net/media/TDdby75THEKu0P

有图有真相 

一直很反对将学校比作小社会
学校确实是小社会但对于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社会的新生来说这是不利的。

通过社会去理解学校是简单系统复杂化,因为社会是复杂系统,而学校是简单系统。

这就是为什么不应该对新生说学校就是个小社会,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社会,这样的比喻只会造成认知障碍,同时形成功利主义,即上学就是要像社会人一样钩心斗角,这样的结果是既没学好知识技能也没真正理解什么是社会和学校。

对不同人群来说,是否上大学和其中的投资回报率是不一样的,盲目跟随是不明智的。

上大学还有价值吗? – Telegraph
telegra.ph/%E4%B8%8A%E5%A4%A7%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