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条肥柴 @tchaikovearth@pawoo.net

Pinned Toot

我追寻一种无法重现的往日。这样才能使我略带怅惘地流浪下去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我真的好多管闲事哦,但是我还是要对公共时间线上的一些人喊话

如果你很痛苦总想死,没有哪个社交媒体/App/CP/纸片人/偶像/明星,能比得上一个靠谱的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
不如挂号,发toot不如挂号

你看豆瓣微博以为好多人在看好奇心,看个P啊,我今年在后台编辑稿子,一篇普通文章也就2000左右浏览量吧,可能engagement很高,但还真的是大家假装我在看好奇心我为它的命运而哀悼其实根本不看的啊。

我一个人住:洗衣看需要,收衣看心情。通常都是收了直接穿,穿完直接洗。收下来叠好放进衣柜这种事只有换季的时候做,一年最多发生四次。

碰上了一件有点奇怪的事:一个吉他谱网站,我平时经常上去搜谱的,最近PC上死活打不开了,要么挂VPN要么换手机,为什么会这样...

大家格外强调xxx没有后代,然后都[泪]了,是我不能get到的点
所有人都去世了,大家都很伤心,是我能理解的
但某个人没有后代而为他格外伤心,就随便吧

所以现在太多人把自己对文化和历史的共鸣转嫁到了如今政党控制下的国家:因为你我共享历史文化,所以你必须拥护当下政党的行为。这可能就是您国宣传想做到的,偷换概念以控制舆论。我喜欢中国的移动支付,喜欢我住过的城市的公共交通,喜欢服务机构的办事效率,剩下的很多很多东西我都不喜欢,然而这种不喜欢根本不会影响到我身为中国人的历史文化共鸣,我以为这应该是公民的共识,看来不是。

说起来广州竟然真的在立秋的时候变凉爽了一点点,惊了,今年降温太早了吧

织梦岛 偷了东西以后全村都叫我小偷,而且明明都已经被店主打死一次了还是被叫小偷,马琳就连跟我去约会的时候也不肯改口!明明在说一些亲亲热热的话,结果一开口就是“好想去小偷你的故乡看看啊”不然就是“小偷也一定要过来一起唱歌噢”,我感觉我是永无翻身之日了,一日为贼终身为贼,真是具有教育意义的游戏

看得到这条嘟的朋友们有给iPhone SE换过电池的吗?想请教一下经验

一女同事,入职五年,两次生育,而后辞职。表面看来,她就是传说中那种影响女性就业的害群之马。
但经过了解,事情是这样的:
她的第一个孩子的确是计划中想要的,而第二个孩子是意外怀孕,她本人纠结很久,不舍得打掉,这才又生了一个。
由于工作性质,我们虽然严格考勤,实际上自行回家加班的空间极大,而她又一贯努力,休过产假的那两年,她的工作量好几项指标都超过了许多男同事和没有怀孕的女同事。
第二次休完产假回来上班,领导各种不爽,几乎每次见到她都会为生孩子的事指责她不认真工作,甚至在开会的时候也说个没完没了。
最终,这位女同事忍无可忍,某年年终总结时说,希望某些人对生命的来临多一点善意,过完年便愤而离职。
如今她依旧在同一行业,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我司的竞争对手。两个孩子已经生完了,她再也不休产假了,精力充沛地给别家公司工作着。

【白夜谈】真实故事没有正反面

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不是硬币,不存在落地后某一面永远朝上的状态,多数时候是模糊而不确定的。

开了个新栏目叫“白夜谈”,主要是我们自己人随便写点杂谈性质的东西。每天想聊的东西其实挺多,但未必都会有正式的报道,所以就找了这么个地方来归置。这些内容可能和游戏有关,也可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生活碎片——毕竟游研社除了游戏什么都研究。


今天我想先说说昨天那篇《林中之夜》已故开发者相关报道的后续感想。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这里有一个长求总的版本:

八月底,女独立游戏开发者Zoe(曾在“玩家门”事件里有不少道德污点)指控《林中之夜》作曲家兼开发者Alec(一度)虐待及拘禁她。随后,Alec遭到全网指责谩骂,《林中之夜》遭遇差评轰炸,游戏的其余开发者选择和Alec做切割。

上周六,Alec的妹妹在推特上宣布了他的死讯,并未提及死因。接着,Zoe注销了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林中之夜》再次遭遇差评轰炸——当然,这次的原因是玩家们认为做切割的几位开发者背叛、间接逼死了Alec。

遗憾的是,《林中之夜》这部优美的作品和Alec作为开发者的那部分身份,和这起“性侵”丑闻引起的风波是毫无干系的——却永远蒙上了阴影。

这差不多就是所有我们已知的事实。但很少有人会对干燥的东西感兴趣,事实是难以受到关注的,它需要被勾勒出清晰的逻辑,加上情绪爆发点变成故事。

一个故事如果要足够有可信度,它从头到尾都该有多个交叉信源来相互印证。但这件事情从爆发到结束是如此之快,随着当事人纷纷退场,网络上只剩下一地鸡毛。我们能再找到的,只剩下含糊不明的、诸如“我听朋友说过”、“我听‘受害者’说过”之类的人证。

Alec的妹妹Eileen已经锁推

事情发生就会留下痕迹,但这道刻痕未必会烙印在互联网上。在更多信息缺位的情况下,我的同事“空白缠绕”试图把事件始末讲清楚,写出了这篇文章。

文章发出以后,后台很快出现了不少评论,有的甚至快到我自己都还没再看完一遍文章。有读者指责我们给劣迹斑斑的Zoe洗地、有人痛斥网络舆论才是杀人凶器、还有讨论米兔运动到底是不是“猎巫”的……

限于微信本身的规则,大家没办法有一个公共的讨论空间,只能隔空对垒。但就算在相对开放的微博,我也几乎没看到有对这件事情克制的、能够容忍异见的讨论,大多数的对话很快就变成了“Zoe就是个女权X”和“能不能不要动不动扯女权”之间的Battle(虽然前者声势更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客观。可能就算信息再多一些,这种讨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前段时间,欧美游戏圈还发生了一起性丑闻,男主在被攻击了几个月后,几天前终于出来还击了。

故事的主角叫Projared,主要在油管做老派怀旧游戏的视频(在圈子里几乎算是和喷神James还有SSFF齐名)。三个月前,他的妻子指控他婚内出轨,然后在给出证据的同时,还曝出了一桩更大的丑闻:Projared曾主动找粉丝索要裸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

随后,有两个粉丝现身说法,表明收到了Projared的骚扰和诱骗,甚至给出了私信聊天截图。在确凿的证人证物面前,Projared道歉、沉默,停止视频更新,期间粉丝数不断降低。

直到前几天,Projared发了个40分钟的回应视频,反击证人的指控。他解释说,证人提供的聊天截图是被修改、断章取义过的,他在聊天中询问过对方的年龄,得到了“我已成年”的答复。而且证人并非被诱骗,而是一直长期私信他、主动向他提供裸照(虽然他也欣然接受了)。

“你们被骗了”

Projared的解释为他扳回了一点舆论支持,但总体上的意见还是分为两派:

一派认为他受到的指控虽然有夸张嫌疑,但Projared确实从未成年粉丝那里接收了裸照,这是“实锤”。

一派认为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和互联网霸凌——“性变态”和“性犯罪”是两码事,而前一派人靠模糊二者的区别,摧毁了Projared的职业生涯。

看起来,似乎哪一派都无法彻底驳倒另一派,它们都各有各的道理。

或者说,现实里发生的事情不是硬币,不存在落地后某一面永远朝上的状态。它是模糊的、不确定的,你得不到一个确凿无疑的答案:到底他是不是罪大恶极的坏人,她又是不是完美的受害者?黑泽明拍《罗生门》已经是70年前的事情了,类似的困扰还是萦绕着我们。

所以,即便在所见的事实不足以做出判断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会自己替自己做出判断。我能理解(也许吧)一些人在Alec逝世后的愤怒,这种愤怒无法代替审判,但在一桩未必能有公义审判的案件里,人难免会努力为自己的想法求一个圆满。

我要说的不是什么人心黑暗、网络暴力,而是人试图企及他人生活时候的无力。但这说起来也是老生常谈了,我猜读者里应该大多数人都玩过《巫师3》——就算没通关,也至少体验过前半部分最最最经典的血腥男爵任务线。

那是一个近乎完美而精确的对“罗生门”的诠释,你选择相信谁、背叛谁、报复谁,又能否直面自己的选择带来的后果,并不是说光靠杰洛特足够强大、玩家富有智慧,就能轻易做到的。

好像有点跑题了。当然如果你从来没有玩过《巫师3》,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能清除掉关于血腥男爵的全部记忆然后再玩一遍,该是何等的美妙。

你看,电子游戏真的能教会人很多东西,它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英国可能因BNO平权运动卷入香港危机

持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的香港人上周日举行集会,要求获得完整的英国公民权利,比如在英国的居留权。

英国面临着被卷入香港数十年来最严重政治危机的风险,原因是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上千名居民正在扩大争取完整英国公民权利的运动,以获得一条逃离香港的途径。

上周日,约300名活动人士在英国领事馆外集会,要求用正式的英国护照代替他们的“二等”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BNO护照是颁发给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前出生的香港居民的。

英国内政部(Home Office)数据显示,约17万人持有有效BNO护照,但该护照没有赋予持有者完整的公民权利,比如在英国的居留权。

BNO平权运动(Equal Rights for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发言人蔡骐(Craig Choy)说:“我们认为机不可失。如果现在BNO持有者失去了争取平等的机会,我们在历史上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这些要求在英国议会赢得了一些支持。此前,香港一项将允许把香港居民引渡到中国内地受审的争议性法案引发了香港不断升级的街头抗议活动。

现在示威活动已演变为更广泛的民主诉求,并引发人们对北京方面直接干预香港的担忧日益加剧,这导致更多香港居民考虑到其他国家居住。

今年6月,香港寻求获得海外居留权的人数有所增加,移民咨询公司报告称咨询人数激增。

在6月至8月27日的抗议活动期间,香港警务处签发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书(通常是海外居留申请的必要条件)申请数量同比增长30%。

上周日,聚集在英国领事馆的抗议者手持BNO护照和英国国旗及港英旗,高呼“让我们回家”和“不要丢下我们”。

“我们的人权受到侵害,香港对我们来说不再安全。”一位名为Sapphire的请愿组织者表示,“我们生来就是英国人,中国未经我们同意就把中国籍强加给我们,并没有改变我们是英国人的事实。”

英国保守党议员、下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他已争取到“几位”内阁大臣支持赋予BNO持有者完整英国公民权利的提议。

图根哈特表示:“宗旨是让人们有信心留(在香港)、并且心里清楚不需要现在就做决定。”

BNO平权运动的蔡骐表示香港人越来越绝望、并认为这些抗议是“游戏的终局”。他表示,扩大BNO护照持有者的权利,或扩大面向年轻人的签证计划,将有助于平息局势。

英国政府一名发言人表示,对香港和BNO持有者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案是“充分尊重《中英联合声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中保障的权利和自由”。

上个月早些时候,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敦促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与抗议者对话,并强调了和平抗议的权利。作为回应,北京方面要求英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香港居民如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前已登记获得英国国民(海外)身份,则有权获得领事协助,但他们并非英国公民,也并不自动获得在英国生活或工作的权利。

伦敦玛丽王后大学(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法学教授伊丽莎白•吉尔德(Elspeth Guild)表示,英国境内的任何BNO持有者,如果回香港后可能面临危险,都应获得英国内政部的延期居留许可。她表示,如果英国试图将他们遣返回“有被迫害风险”的香港,那将是“可耻的”。

译者/何黎

我对社会中很多现象的体谅基本来自于我对自己的自我认知,即在当时的场景下,换做是我,是不是一定会做出更值得称赞的选择。既然我知道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不要求其他人都更好更高尚了。不过现在看来大家普遍都要求得比我的标准高啊。例如情侣其中一方得了病,我觉得另一方不想熬分手很正常,不要干卷走财产落井下石之类的事即可。但普遍的标准似乎都是不离不弃...

《巫师3》帮助玩家战胜癌症,他来到使馆前感谢波兰

这是游戏的力量。

今天波兰驻美国大使馆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状态,他们收到了一份惊喜:一位《巫师》玩家在大使馆门口摆了一块给波兰人民的感谢牌。

上面写着“感谢波兰做出了《巫师》游戏”,还特意用波兰国旗和《巫师》系列的logo做了装饰。

后来有知情的人说,其实这个牌子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把它放在这里的人是reddit上的一个名为NotAfraidofALQaeda的玩家。

大月半个月前,这位玩家在reddit上发过一个帖子,展示了自己做的这块感谢牌。他说自己之前被诊断有癌症,在治疗期间是《巫师3》帮他度过化疗、手术的艰难时光。

而在《巫师》的陪伴下,他最终战胜了癌症。碰巧他的家离波兰大使馆很近,所以这名玩家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这位玩家说,之前自己遭遇了多次误诊,导致病情曾一度加重。后来疼痛加急,最后已经无法工作,直到第三次去医院,他才被确诊患有癌症。

这样对抗癌症的日子必然是非常痛苦的。但这位玩家却表现得相当的坚强,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种举重若轻的乐观。他说自己的病有95%的存活率,所以没什么可怕的,只要坚持住就好了。最后还提醒大家经常检查身体。

玩家们纷纷向他表示了祝贺与赞美,称他是真正的英雄。波兰大使馆也感谢他喜欢来自波兰的《巫师》游戏。

这个充满正能量的事情也引发了其他玩家的热情,都借机在各平台的评论里表达自己对《巫师》与对波兰的感谢。

还有人把话题一转,讨论起了赴波兰的旅游计划。有的人说波兰是个美丽的国家,应该多去看看。有的人则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把去法国的计划改成波兰?到底是去克拉科夫还是弗罗茨瓦夫?

驱使这些人对波兰神往的原因仍然是《巫师》,难怪一些人说《巫师》简直是波兰的国宝。

之前有人发现在波兰驻美国大使馆外面的栏杆上挂着一些展示波兰经济文化的展板,而《巫师3》就作为波兰在互联网和游戏行业的突出成就印在上面。也证明了《巫师》在波兰的地位。

近些年来,波兰在我们身边的存在感不断增加,游戏玩家对波兰和波兰文化产生了特殊的好感,就连不常玩游戏的朋友可能也听说过“蠢驴”的爱称,这些都离不开波兰游戏的贡献。

游戏正逐渐成为波兰的重要文化产品,规模和影响力发展快速。波兰对于游戏产业的重视也在不断增加,政府对游戏企业进行了重点的扶持,波兰大使馆也经常会在海外举办官方活动宣传波兰出品的游戏。

这里不仅有《巫师》和CDPR,这些年来波兰本土已经孕育出了一大批优秀的游戏公司比如Techland、11bit、People Can Fly,以及众多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他们用着实干精神、优秀的作品和负责的态度赢得了全世界玩家的尊重和喜爱。

他们的游戏也让全世界的目光重新聚焦在波兰。

面对游戏,波兰没有把它当成洪水猛兽,而是作为值得自己骄傲的成就,通过游戏搭起了文化交流和人才引进的桥梁,成功的向世界宣传着本国的文化。

这是游戏本应该有的样子·。

连着上班一个多星期了,在别人家窗户看风景也治愈不了我了。想休息... pawoo.net/media/ELcK_63oIgK8yg

孫文的野望 最近勤勞的更新

好像只有电脑能处理关注请求,所以让我看看有哪几个倒霉的家伙今天要被我刷屏了

我真的好讨厌暑假爱情故事式文学,白人富家子女外出度假(因为发达国家分布的地理特点,一般都是暑假),碰到平时生活圈中接触不到的人所以产生好奇坠入爱河,然后开学开工了还是要回归精英圈子生活于是留下一个略带惆怅的结局,最后还要接个长镜头以达到“若有所思”的效果。
或者说,以王子的角度叙述的《海的女儿》。

总之我又遇难了(连带 bgme.me 的所有难民一起),希望大家再打捞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