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追寻一种无法重现的往日。这样才能使我略带怅惘地流浪下去

Pinned toot
Pinned toot

我真的好多管闲事哦,但是我还是要对公共时间线上的一些人喊话

如果你很痛苦总想死,没有哪个社交媒体/App/CP/纸片人/偶像/明星,能比得上一个靠谱的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
不如挂号,发toot不如挂号

注册了bgme的账号,还在研究账户迁移

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没有电脑,关注请求暂时都处理不了

这条记录那些特殊求助帖,全家几乎都没有生的希望的求助帖

@库特纳霍拉的骨头
不要忘记。不要忘记八君子的遭遇。不要忘记红颜色的会心是黑的。不要忘记医生凭介绍信都拿不到的物资一个司机就抱走一箱。不要忘记跳桥死去的人、给自己挖坟墓的人,不要忘记被炸掉的号。不要忘记灵车开走时路边磕头的年轻人。不要忘记那些是人不是数字,以及那些连数字都没被算进去的人。不要忘记医生护士的痛哭和愤怒。不要忘记收成滞销一年无望的农民。不要忘记养了17年体体面面、交给村委会几天就死去的孩子。不要忘记失眠的夜晚、为家人到处奔走买口罩的焦虑。
不要在几个月后去跟着他们唱“众志成城”的歌。不要为剪辑过的画面热泪盈眶。不要相信免职几个官一切就会变好。他们一定会提起七天建成医院的“奇迹”,不要忘记造就这一切的不是抽象的“基建狂魔”而是那些加班加点甚至手指被切断的工程师和工人。不要相信。不要忘记。不要在几个月之后指责一直提起这些的人毁了你的岁月静好。即便你认为你改变不了什么,我理解活着的人希望能继续活下去,但你至少可以不要忘记。

老友从波士顿打电话来,情绪有点激动。于是我冷冷地和他说:
去年的猪瘟杀死了全世界四分之一的生猪,比史上任何一场「人瘟」都厉害。救不过来,最后的办法也无非是放弃病的,烧了死的,保住活的,再养新的。人还是要吃猪肉的,价格上涨,生活就不方便了。可你要是质问养猪人为何如此冷血,对猪没有一丝半毫的同情心,他们准会觉得你疯了。你念的那些道德哲学,「无恻隐之心,非人也」,前提是人家不把你当猪看。
然后他就沉默了。

早起刷微博:

病患家属——
求助
求助
求助

医院——
缺物资
缺物资
缺物资
缺物资
缺物资
缺物资

突然有个叼毛——
祖国形式一片大好不愧是我们!

建议在家躲病毒的朋友屯食物也要注意营养均衡,蔬菜肉类淀粉一样不能少。方便食品虽然方便但不能每天吃,有条件的还是多屯点鸡蛋牛奶速冻牛排,确保每天的蛋白质维生素摄入。还有就是注意卫生注意休息,抵抗力是你最后一道防线。

TL处女情结:
我认为这个东西能很容易地让人们意识到,并不是所有当事人双方认可的选择,都能免于被道德批评。
对处女情结,有一种常见的辩护方式就是,“择偶标准是每个人的自由,我喜欢处女就像你喜欢高个儿男生一样。你个外人凭什么干涉我的恋爱?我是非处男凭什么就不能喜欢处女了?喜欢高个儿非得自己也是高个儿吗?我喜欢处女这件事,我只要找女朋友的时候预先跟她声明了,她要是有意见,自然不会跟我谈恋爱,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轮得着你管吗?”
当你意识到这种辩护的荒谬之处——有一种结构性的压迫被伪装成了若干自由选项中的一个——的时候,很多同构的辩护的荒谬之处,你也就能同时意识到了。
比如
“找工作标准是每个人的自由,996 怎么了?我家里又没矿,公司给我多发钱,我就乐意多干活,你个外人凭什么干涉我每天干多长时间?每个月给二十万,我住在公司都行。公司累不累,签约之前你们打听打听就知道,你们不爽不要和公司签约,自己去找 955 的工作啊,你们懒人还不让勤快人勤快了?”

由于翻不了墙,近期的关注申请都处理不了

原来算命届还有命越算越薄的说法!
以我对遇事不绝量子力学的理解
这是被观测之后坍塌了

啊,感觉首页有心理障碍病史的同学们,可以开始采取行动集体预防Seasonal affection disorder了。
我目前还没中枪,总之VC VB VD一起上,多晒太阳多吃水果多跑步,爱吃甜的爱吃辣的就多吃,白天晚上光线不好多开灯延长光照。这两天还能出去吸一吸桂花的香气,有猫的撸猫,没猫的拿着猫粮出去摇一摇看看有没有野猫【。
遇上节日过一过,增添仪式感,接下来什么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去街上跑一跑花点钱买点好看的装饰品和贺卡。
我去年从十一月一直熬到花开了才好些,tmd今年我一定要和它杠上,暑假我就囤了一盒瑞士小姐巧克力粉,一直忍着没喝就等到那天低落了立马泡上【囤那么久你酿女儿红呢??

我都扫完地拖了两遍了,为什么批萨还是没有到……有点晚的午餐都要变晚餐了

看到一个爱尔兰人讲的standup,说一跟中国人说他来自爱尔兰,中国人就会说爱尔兰是英国的吧,他就问中国是日本的吗,对方会立刻说千万不能这样讲;还有中国人说 那北爱尔兰不是英国的吗 气得他反问那你台湾收复得怎么样了

你看豆瓣微博以为好多人在看好奇心,看个P啊,我今年在后台编辑稿子,一篇普通文章也就2000左右浏览量吧,可能engagement很高,但还真的是大家假装我在看好奇心我为它的命运而哀悼其实根本不看的啊。

我一个人住:洗衣看需要,收衣看心情。通常都是收了直接穿,穿完直接洗。收下来叠好放进衣柜这种事只有换季的时候做,一年最多发生四次。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