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搬家到 tipsysweat@bgme.me了
有没有人能教我一下怎么把这边账号的东西搬过去啊 要重新一个个关注吗

404日真的只有404是真的,瑞斯拜。

全世界都一个德行=_=

西雅图呼吁给医护人员足够保护的Ming Lin医生被开除了;
纽约的Ania Ringwelski医生自己准备口罩被停职了;
芝加哥的护士Lauri因为医院配发简陋口罩,自己买N95被开除了。
罗斯福号航母的舰长因为公布病情被撤职了。。

我陷入深深地怀疑 把许可馨说的走到今天全靠父母的钱和人脉解读为炫耀自己走后门找关系之类的 到底是明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就是要给她安个罪名 还是说真的就是理解不了privilege check 这些人对当年的高考状元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能成为状元全靠家庭全靠出生在北京又是什么态度呢
又想到就在去年同事问我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好像平时过得还不错 也做着基本上大家都觉得很好的工作 但其实除了大学是自己考的 其他的什么好像都是出生决定的 都是家庭背景给的 我的回答是我觉得甚至连大学也不能完全说就是自己努力考的 其实也还是父母提供的条件 不然未必能考上这样在专业内勉强还算不错的大学
幸好这话我不是在微博上说的 不然可能有人要说我高考成绩是父母怎么操作出来的了呢? 但其实 如果我不是想上什么补习班父母都会让我去 也不需要为生活操心只需要管自己的学习 这些条件都换掉的话成绩会不会一样本来就是很难说啊
就比如许可馨说 如果不是爸妈有钱可能没办法出国留学 这就一定是贿赂得到的机会?如果家里太贫困连雅思托福都考不起怎么去留学 这难道不能说靠了父母给的资源吗

今天晚上又气死了 看新闻真容易乳腺增生 每次一说只告诉女孩子要保护自己不告诉男孩子不要侵犯(当然这样说也不是完全正确的 受害者和罪犯的性别没那么绝对)就立刻反驳因为叫犯罪分子不要犯罪他们也不会听啊 那照这样说什么法治宣传 法治教育都可以不要了 反正总有那么一小撮反社会你是掰不正的 都是命中注定要犯罪 坐牢还说要改造 改什么 人家就是要犯罪 听你的吗 听你的还会去犯罪吗 所以所有人都不用教育了 没必要 山上为什么要写斗大的白字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写了有个屁用 看了就不烧了那还叫纵火犯吗

天一写的小说 涉及到不存在的十七岁的孩子 他们说这是开童车 未成年人的淫秽色情 绝对不可以原谅 这个罪犯坐牢七年 没有减刑放出来了 这些真实的受害的三年级的孩子有些就才十七岁 他们却看不到 只急着为天一那十年的合理性辩护

在我看来你如果觉得天一真的是罪有应得,那你应该更为真实的性犯罪行为刑期太短而愤怒,结果人家的逻辑自治是天一的刑期是法院判的,也就是合理的,其他罪犯也是法院判的,也就是合理的,反正法律怎么样规定的,法院怎么样判的,事情就应该是怎么样的(甚至当场就开始给你解释法条 人家是法学生 我是法盲 我又懂什么

在教室里猥亵17名小学生的教师被判七年 很多人纷纷表示天一都判得比这重 于是立刻又出现了一堆 坚持天一是非法出版 蔑视法庭等等的法律即真理解释员 我哪怕是退一万步跟他们同意非法出版这个罪是合理的 也实在难以相信 有人能真心实意地认为这严重到超过了对十七个真实存在的甚至还没有十二岁的孩子的性犯罪

看到大家说那个人只搞了粉圈一个月怎么怎么样 我上次说追星的朋友让我受不了 没办法再当她是朋友了就是这样 自从开始搞火箭少女整个人都变了 确切地说是搞吴宣仪 所以火箭少女其他人都变成了她的对家?刚开始也就是刷屏什么的 完全可以接受 后面就转变为跟对家撕逼 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故意把别人p丑跟自己爱豆对比 后面还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很早就把她屏蔽了 就觉得本来好好的人没两下就同化了 高中开始就是朋友的人现在真的觉得很陌生 我真的搞不懂国内这个粉圈

有捐款可以回国没有捐不要回 就算是真的 也很恶心好吗 这是搞捐款还是买赎罪券呢 如果我做为捐款的留学生 也会觉得很难受啊 不希望因为自己稍微宽裕点能帮上忙 就获得了登上救生艇的优先权 因为觉得这样根本就不合理(当然回国到底好不好 那还得两说

作为一个跟湖北、跟武汉关系紧密的人,我属于这次瘟疫中受影响格外小的那种。
我在疫情被公之于众前离开了武汉,没有经历那段人人自危、物资匮乏的日子,且没有感染。
老家病例很少,已连续一月无新增病例,物价曾经略高,目前已恢复正常。此地人生性厚道,防疫过程中基本没有过激手段,令人安心。
我在武汉的房子有房贷,不高,扣着公积金,坐吃山空也还够扣大半年。工资发得迟了,但总归发了。没有一家老小要我养活,甚至可以暂时让父母养活一段时间。
但是,我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返回武汉,也不知道路上和武汉本地究竟何时才是安全的。
不知道回了武汉是不是又要隔离,要隔离的话,是不是要自己带好十四天的生活物资,完全没人管。那么垃圾怎么办,出现各种意外怎么办。
不知道工作接下来会怎么样,原计划换工作,而武汉的就业市场前途难料。如果不换工作,又要跟神思路的领导纠结大半年,而且以今年的状况,开工后会不会单休?年底还有哪怕微薄的绩效吗?
以及,之前心理问题很严重,现在是好得多了,但依旧时不时出现某种PTSD症状。
所以,看到《人民日报》那句得意洋洋的“反超了”,听听天天嘲笑满世界不会抄作业的呼声,我想打人。

每次我说到对国内一些事情不满的时候,我爸就非得要提到美国…你觉得美国那样就很好吗,我有个朋友去美国几十年了balabala…可是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一次我觉得美国怎么很好了,为啥老是提这茬…

好几天没上来因为在别处骂人(划掉)此处不赘述,因为宣传外国的错误倒不用我多嘴,我干了什么涉及隐私风险就不说了。
我的立场还是一样的,任何政府,抗疫做得差就活该完蛋,抗疫做得好也不要指望人民谢主隆恩。这件事情不因为政治立场改变,或者说这是我的政治立场的一部分。
我知道回去是不会受欢迎的(个人来说,考虑路上被传染的风险和全家还在湖北省,我确实也没有必要折腾)。
你岛的人民和科学界还没有放弃斗争,我与他们站在一边。你岛的人类和我国的人类在我眼里一样珍贵。
全世界的人类都一样珍贵。

>> RT
《人物》艾芬医生采访节选。
行医的全都知道不妙,行政的告诉他们这叫造谣。不许穿隔离服制造恐慌。
……而且消息在医护中瞬间传开时她就知道“可能坏事儿了”,估计捂盖子是习惯动作。
等不到收治的病人。
缺物资甚至缺食物。急诊科200多个人感染40多个。
对这些情况都算心里有数吧,但看亲历者的描述还是会暴怒又难过。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