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港道理我对pawoo现在最不满意的一点
……只要手指上下划翻页的时候路过个什么链接就会自动点进去
非常令人暴躁

中国孩子 周云蓬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水底下漆黑他睡不着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吸毒的妈妈七天七夜不回家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艾滋病在血液里哈哈的笑
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 爸爸变成了一筐煤 你别再想见到他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 不要做沙兰镇的孩子
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 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饿极了他们会把你吃掉 还不如旷野中的老山羊
为了保护小羊而目露凶光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爸爸妈妈都是些怯懦的人
为证明他们的铁石心肠 死到临头让领导先走

(这首歌词可以无限延长。

个么往好处想,起码我这脾气不容易遭遇PUA。谁要跟我说“我没你会死”,我肯定跑得远远的管你死不死,反正跟你在一起我会死。

公开转发微博然后follow自己的人都能看到啊!谁有兴趣谁就会来和你互动了啊朋友!微博没人的话就分享到QQ群微信群QQ空间朋友圈,谁想回复谁就回了啊!办法多的是,就算自己有什么不愿意公开分享的怪癖,那也不要把事情推给我承担啊。这是你的事,你为它辛苦一点不是应该的吗朋友,我为什么要替你背负你的社交苦恼啊!

我要死了,我一点都不热情善良,我看到“我只有你这么一个能说话的朋友,所以虽然你不感兴趣,我还是要和你分享一下让我激动的东西”这种话真的能吓哭。我只能接受狗把我当成唯一,需要我依赖我。人不行,人类请给我乖乖地独立生活。一有心情就想跟人分享就请去多认识几个能和自己分享的人,不愿意认识人就请享受一个人,都是自己选择的生活,不要这么贪心什么都想要好吗!对不起我也知道这种话说着容易做着难,人类总是在和自己挣扎搏斗。但是谁不难啊!我也很难啊我!我他妈真的怕死别人超爱我超依赖我了!

编辑前的开头太精彩了……
几年前的我会坚持不要对受害者政审,任何人都不该被这样对待。现在我堕落了,看到这种只想嘲讽一下 pawoo.net/media/CiNHM0pQVB-9cR pawoo.net/media/nklADZGr9AvemD

近期感冒发烧的频率让我怀疑自己得了什么免疫系统疾病,我是不是终于能英年早逝了
要不是发烧了,我这会儿应该在公司加班,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头疼好了点!

拓麻我是真心想知道,别人是怎么做到,知道自己互fo的朋友里有喜欢某人某作品的、却还是毫不客气地公开diss的。我完全没有说这样不好不对的意思,因为我是真心地想知道为什么别人都能做到啊!拓麻我也好想啊!每次看到都好羡慕啊别人怎么那么厉害啊为什么我不行!艹我憋了多少话在心里,我也想喷出来啊!
而且,有时候自己想喷的东西,看见哪位朋友喜欢,我就憋回去了。下次看见这朋友在喷我喜欢的,这就很不爽!这样不健康!我也要自由地骂!

也不需要指名道姓地跟谁刚正面,因为全人类都不行。

打了不少字想骂人然后觉得要么和我想骂的人刚正面要么就闭嘴吧。

这种排名里竟然没有我牧的姓名!井上老师!是时候重启SD连载了! pawoo.net/media/RrOfnbEPome07o

性取向认知也没能很有效地帮我消解这种负罪感……所以说我还是没能完全接受自己……哎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除了这种peer pressure之外,也有一些时候,是像开头说的一样,别人面向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发言时,完全忽略了无性恋的存在,这也让我感到很无奈。而且他们的发言,还是时常具有进步意义的,所以我又会陷入“对不起噢我拖了大家的后腿……”这样的情绪里。

以及我并不是ace-spectrum上最边缘的纯粹无性恋,我有过屈指可数(literally)的时候感受到过“哦好像别人一直说的就是这么回事”,但是程度也很浅,可能是……别人大喊“我社保”的时候我只是眯起眼睛“Wow”一声这样吧……
坦白说,作为ace-spectrum上的一员,我个人感受到的压力主要还是peer pressure……因为我的社交圈子里,很多这样积极大胆地表达性癖性幻想性需求的年轻女性,而且客观来说,这些行为也具有极大的女权意义。正因为我完全理解且坚决支持,我才更为自己无法加入而感到不安。当别人凭借自己(自称)的“下流”“垃圾”变得有趣、赢得喝彩、高声向种种无聊规训宣战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的我看起来像一个保守落后无趣的老古板,我觉得自己不正确,有负罪感。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模仿大家,甚至直到现在也没完全摆脱这种心态,“哎呦不行压力太大了,我得模仿一下融入别人”。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过抵触,“f*ck off don't push me! 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啊!”这样摇摆过。

也可能,“尝试一下性感,你会喜欢的”,是在表达尝试一下无视社会环境地约束、释放自己,然后你会爱上这种自由的感觉,类似这样的含义?我不确定,我真的没太理解那段话。但总之,对我来说,说自由说反叛说做自己都是有意义的,说性感是没意义的。自由做自己的方式千万种,理所当然地用“性感”来代表却是我不愿意接受的。因为“性感”充其量只是我对当今环境的一种抗争手段,我并不享受“性感”本身,我没有大多数人所说的那种“性感”的感觉。

“试一下你会喜欢的”我就更困惑了,我为什么会喜欢上性感的感觉当性感对我毫无意义的时候?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有领会对方的意思。我猜测在雪莉去世这个节点做出这样的发言,表达的可能是“穿衣自由”、“挑战社会规训”、”争取空间和权利”这样的倡议,这些都是我完全接受、毫无异议的表达。但是“成年人都应该试着性感”——用“性感”来表述,我个人并不喜欢。因为当我表现得符合别人对“性感”的定义的时候,只是因为“我有这样的自由而社会环境却在限制我所以去他的闲言碎语”,和“性感”的感受毫无关系。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即使是在LGBTQIA的场合,Asexual的存在感也比较低,所以哪怕是我认识的最政治正确的一波人也会做出忽略无性恋群体的表达。
我之所以从没在公开场合明确地表达过“我是无性恋”,一是因为我确实对自己的一些感受还存疑,而且也不是非常迫切地想要搞清楚好给自己下定义,所以顺其自然吧;二是我觉得给自己贴上少数群体的标签的话,日后相关问题上的发言难免会使一些听众产生“她是在表达无性恋群体的诉求”的误解,而我只是在表达私人感受,不能保证其他无性恋者和我一致。
所以以下发言也是非常私人化的,尽管和我对自己的asexual认知相关,但不代表群体意见——
“性感”这个词,对我来说,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我对“性感”的理解主要来自于观察学习,而不是我的感受。就是我一次次看到别人对xxxx样的做出“性感”评价,所以我可以总结出“性感”普遍具有怎样的特征,但这些特征并没有给我带来特别的感受。
所以别人表现得性感、别人评价别人性感、或者什么什么的,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但是如果有人对我说“你应该试着变性感点”,我会有负担——我为什么要去追求一个对我毫无意义的东西?

追星女孩们清醒一点,下次再轮到你们的时候,别再信什么“国家面前无爱豆”的鬼话了 pawoo.net/media/oOI21XNhwBFf4V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