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光_Stella @stellawinterlight@pawoo.net

一部分人类的人生经历和情感体验如此匮乏
在这样贫乏的人生中,感受到的权力压迫却如此频繁和密集

以至于TA们关于“爱”的想象,也仅仅是:
一个有权有势一手遮天、人格化的“集权实体”,对自己无条件地放任。

这太可怜了。

京阿尼的犯罪者资料显示他就是一个社会底层人员。
事实就是这样,一个底层的渣滓可以轻易毁掉许多正直努力的好人的人生和梦想。
因为破坏和毁灭永远比建设来得容易。
而当一个社会的职能逐渐失效、越来越覆盖不到这类人群的时候,发生这种事的几率就越来越大。因为底层的生活没有保障,并且收到的冷漠和恶意越来越多,同时社会对他们的关心、帮助和教化越来越少。让他们获得能达到基础满意度的生活的机会也越来越少。直接后果就是缺乏道德感并且一无所有啥也不怕的渣滓增加,这些人想干点什么的时候,外界对他们的束缚非常有限。
不是说给反社会人格洗白,而是人类就是这样子……这是一个比率问题。
所以为什么需要(正常的)国家政府。这类事情不能杜绝,只能尽量减低比率。
然而现在的天朝职能部门……
不说了。也就是中国人吧,一贯特别能忍。

@微天下
【京都动画纵火嫌疑人居住关东地区 背包内装数把刀和锤子】日媒报道,18日上午10点半左右,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一层突发爆炸起火,41岁男子用推车携带罐装汽油进入建筑并纵火。警方称,男子进入建筑内,边喊着“去死”边点火,此后向外跑,有工作人员在后面追,在距建筑物几十米外被警方控制,当时身上已烧伤严重,被送往医院。根据该男子驾照显示,其居住在关东地区。男子承认“自己放了火”,警方在现场附近发现该男子的手提包和背包,内有数把刀具和锤子。工作室接待人员对警方称,看到男子推着装有罐子的手推车进来,正想着这人干嘛的时候,突然发生了爆炸。有目击者称,男子所携汽油是从附近的加油站购买的。京都动画第一工作室是铁架三层建筑,大约700平方米,从一层到三层全部烧毁,消防部门约在起火5个小时后,扑灭大火。该公司社长八田英明表示,平时第一工作室需要专用磁卡才能进入,因当天从早上开始就有访客来开会,因此解除了安全系统。大火造成至少33人死亡,包括20名女性,12名男性,另有1人无法辨认性别。此外,有36人受伤,其中10人重伤。当时,建筑内有73名工作人员。警方称,这是平成以来伤亡最严重的纵火事件。

@lgcjl 我认为很多说像的都是没有能力理解作品,更没有能力表达自己理解的,他们读过之后只是有个模模糊糊的感觉,并不能对作品和自己的感受进行分析。所以只能说一个以前自己也产生过相似感受的作品。所以说他们大概根本也分不清你说的“像的部分”和“不像的部分”。
然而糟糕的是,这些家伙中的大多数,由于缺乏这种能力,碍于自己认识的局限,所以都觉得自己这样表达很正常,没问题,一点也没发觉这会给别人带来困扰。

我真的好喜欢烘焙……无论是高油高糖弄出来那种高热量甜味还是质地朴素的面包的那种香气都会让我感到特别愉快。
能让我放松下来的两种活动,一个是打毛线一个是做吃的……我这辈子大概没机会成为一个cool person了。 pawoo.net/media/cWnbNre_t_13FT pawoo.net/media/SXJSEIBa0ZlAQS pawoo.net/media/efPQsf-s2pkDbY pawoo.net/media/-ewZBcnQhw453P

@Zerolemis 有时候想想换一些别的地方长大的人或许根本想不通这片土地上这种“x独”究竟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定义。
比如说老英,他们苏格兰还公投独立也不见咋样。
留学的时候我感觉有些外国人好像根本不觉得”支持国家某地区闹独立“和”爱国“是矛盾的。
当然我也知道不同自有其不同的道理,可惜我自己对这方面主题也不敏感所以想象不到他们的思路是怎么跑的……无论是哪一种都想象不出。
当然如今这早就不是个政治立场的事情了,而是一个啥都可以用来诛杀对方的名头,只要看不顺眼的,利益有冲突的都是,从上到下,全部都是这样做的。

学妹最近在上sociology,就经常给我过来港他们课上聊的东西。
就,despite我的朋友里有trans,学妹也说她gender neutral,我还是不很能理解trans,究极困惑是想改变的是gender/sex还是social construct(

主观感觉不一定对 Show more

618,推荐一下这套奇幻小说。非常!好看!非常!!

《古国系列》(古王国传奇)
作者是澳大利亚人。
早年科幻世界译文版推出过其中三部,看得惊为天人。这次又新出两部,正好补完。
世界设定严谨又瑰丽,非常吸引人(我对其中的亡者国度七道门还有大图书馆的设定印象深刻),剧情节奏很强,人物形象饱满(。总而言之,是我心中top1的奇幻小说系列之一。
(可以并驾的就是《迷雾之子》了,冰火还没完结并不想理它)
虽然我很不喜欢啥玩意都要拽着hp拉踩,但这套书就剧情整体节奏、逻辑严谨性和创新立意来说,我认为确实在HP之上。

有兴趣的可以下单((。
(淘宝领券后100多,当当大概130,不过凑单之后也是100左右)
(出版社并没有给我推广费)(。 pawoo.net/media/hrD9hnGcczG5AC

由一句《托尔金》影评摘抄引出的关于德扎的碎碎念

“导演卡如库斯基很努力地想突出托尔金生涯佳作灵感的根源——他对古语言和自创语言的痴迷。但这种突出本身就有很深的内在特性,而没有一位电影人能找到方法将其真正且令人可信地外部化。”

任何一个关于莫扎特(或其他艺术家)的作品,都有这个毛病。也许把内部特性外部化,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传记电影那个不是八卦艺术家的生平?尤其是偏重于苦哈哈的一面,让观众掬一把同情之泪之余满足窥探欲,再加一点幸好自己是普通人而不是艺术家的幸运感。

其实,创作给人带来的巨大狂喜幸福和实现人生意义的满足感,绝非旁人能体会。更别提具象化后拍成电影了。托尔金即使在伤病缠身,搏命战壕时也在拿着小铅笔头在月光下创作自己的精灵语,外部表现只能拍出他创作条件多恶劣,创作意志多坚定。其实,你不知道的是,他进入创作状态时有多爽。人家坚持创作是因为创作本身巨大的魅力。换句话说,艺术家坚持了你坚持不下来的东西,真的不光因为他们有毅力。只是因为你无能,感受不着人家能够感受到的幸福、只能看到人家外部的痛苦罢了。

这就是表现莫扎特哭哭啼啼惨惨淡淡很容易,表现他到底怎样从自己的音乐获得了上帝创世一般的幸福就很难了。德扎一味地把莫扎特和音乐的关系敌对化,把音乐作为吸血鬼一般的存在,是主创的鸡贼之处。这招叫做扬长避短。

因为即使高明如德扎主创也不可能在舞台上通俗地外部具象化莫扎特自己跟音乐的幸福关系,所以就使劲把其他痛苦的生平反复讲,让你虐了又虐,以此成就了一个一般观众接受起来没什么障碍的通俗音乐剧作品。可是,别人也就罢了,莫扎特的风格是尤其充满幸福美好的那种,即使是悲伤愤怒也有温柔治愈力量,一味不提这一点的内部特性,无异于魔改。真的,这种强大的自给自足的内生力量你表现不出来就算了,承认它的存在不难吧,结果居然把它妖魔化也是服了。

如果你曾经创作过任何东西,写歌写词写文演奏画画雕刻(学者做学问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或者哪怕是某种打游戏看书解数学题的沉迷,你就知道这个过程里的幸福是非常独特的。跟被大家喜欢、挣大钱、吃喝玩乐享受、在社会上得到受人尊重的地位……都不一样。这个过程的满足和幸福是内生的。这也是为什么真正的艺术家穷困时再怎么叽歪也不会轻易想到改行做别的,而富贵时也很难消停满足。因为他们的喜怒哀乐本来就和自己的艺术息息相关,跟外部原因反而没那么坚实的联系。懂得这一点,就不那么容易被德扎带走了。


LOFTER:竹东   http://zhudong0513.lofter.com/post/1d04af31_1c5f8867e

BBC Breakfast 连线香港。
香港本土记者/主持人:We used to have some kind of freedom. We never had any democracy, thanks to British, and Chinese. But we had some freedom.
这个事态下实在不该笑,不过这一句真是绝了。

#CCP #wechat #BBC
居住在中国大陆以外的人,很难想像中共对互联网的控制到底有多严重,英国BBC一名记者分享了他最近 #微信 账号被封锁后,亲身体验了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事。
英国BBC驻华记者麦笛文(Stephen McDonell)6月7日撰文说,他日前在香港报导六四事件烛光守夜纪念活动时,拍摄了现场高达18万人手持蜡烛并唱歌、令人震惊的画面,然后不加思索在微信上传了其中几张照片。
不久,麦笛文收到几位中国朋友捎来的信息,问是什么活动?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聚在一起?这是哪里?
这些问题多数发自中国年轻一代专业人士,反映出在中共当局压制下,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事件在大陆被抹杀消失的程度。
麦笛文当天回答了其中一些问题,不久他发现自己微信账号被封了,屏幕上显示:“由于账户异常,您的登录信息已被拒绝。请尝试再次登录并按照说明事项操作。”
在麦笛文试图重新登录时,出现了一条新信息:“此微信账号被怀疑‘传播恶意谣言’并暂时被封锁……”
“看起来,在中国发布真实事件照片,没有任何文字评论,也会被认为是‘传播恶意谣言’。”麦笛文写道
t.me/todayfreedom/24113

“把人创造成人,又因为他们举止像人而不满,我不明白这算怎么回事。”亚当严苛地说,“更何况,如果你们别再跟人们说,一切都会在他们死后走上正轨,也许他们就会在活着的时候让世界走上正轨。如果是我管事,就会让人类的寿命更长些,像《圣经》里的老马士撒拉那样,活个九百多岁。这样肯定更有意思,而且他们没准儿会开始考虑自己的所作所为对环境和生态的影响,因为过一百多年,他们还会活在这个世界上。”
——Good Omens
给原著亚当鼓掌!

随便点开个D文网站,不管你看的是什么文,上下左右的广告清一色色情。看到这些广告上的女性我就想起那个要做原谅宝的程序员,然而这些广告网站服务的是谁?男性。
这些男性对着这些女性意淫撸管,甚至去和她们约炮,然后穿上裤子后开始骂她们下贱。等到找老婆的时候又希望找个傻白甜的,最好为自己操持家务生孩子伺候父母但决不过问也不知道那些“龌龊脏事”,对自己也不疑有他。呵。真是什么事都被他们做尽了呢。
100个女性都未必有一个随便出去和人约炮的更别说找鸭子的,但10个男性里有多少嫖过小姐的、对女性性骚扰过的,真不好说。反正我知道的是国内大学男生里嫖娼过的人数比例可不低。

#中共国 #推特危险 #微信危险 网友在聊天过程中以一句“习近平上台搞什么都犯法”,其后该名真实姓名为“欧钢”遭到警方抓捕,知情群员将警方的核查通报上传至该群组。随后多名所有将该图片转发到其他社交平台,其中就包括欧道齐。据称欧道齐将图片上传发布在推特后不久便被警方发现,并根据IP地址将其拘捕。
据了解,知情网友曾在事发后致电欧道齐家属确认此事,家属表示警方致电时表示(欧道齐)问题很严重,可能要判刑至少一年。至于其他相关信息家属不愿多言,知情网友表示电话中家属表现得比较恐惧,不多愿意与外界接触。
而欧道齐曾在被带走前与知情网友聊天,透露此事已有多名群友被“喝茶”约谈。另据其他消息称,长沙警方最近抓捕三人,其中一人行政拘留五天,另外两名为刑拘,不排除其中一位刑拘者围欧道齐。消息同时指,三名被捕人士均为网络言论触犯“法律”所致,且与推特等境外社交平台有关。
t.me/todayfreedom/23845

#请让人转移到电报来

汇总一下我一个多小时看到的新闻(论这个国家对女性恶意到底有多大)

1。近日上海某日料店监控画面拍下惊人一幕:一对男女正用餐,趁女生在专注打游戏时,男子往饮料杯里倒了药,女生喝后就靠在了沙发上。男子将她带到酒店实施QJ,目前已被逮捕。(评论大批男蛆出没,“哪里能买到这种水”)

2。安徽安庆太湖18年夏天案件,夫妻离婚不久,男人看不惯女人跟异性多聊天,晚上当着女儿的面挖了女人的眼睛,割断了女人的手筋脚筋。那个女儿才上初二(跟发帖者弟弟同一个学校)

3。# 各个国家的网友正在要求Twitter正视这些泛滥的、来自中国的非法盗摄和迷J视频的传播,要求切断他们的获利渠道。
(此前国内姑娘报警,警察不管反而审问她“为什么翻墙”)
(推特相关tag可看到很多恶心的图片)

4。有人以所谓“让程序员避免当接盘侠”为名,集合了诸多色情网站视频制作出所谓“包括十万女性在内”的“特殊行业服务女性数据库”,然而当有女性指出许多视频有偷拍、迷奸嫌疑时,无一不被泼脏水“公交车万人骑跳脚了”“女拳警告”
(可对比事件3来品味)

学了4年医了,我是真的觉得医学很有趣,学得很有动力,虽然背书很绝望,考试月也很崩溃,但是医学本身真的很令人快乐,像是结合了解谜,创造,修补的一门艺术一样。
但是我一想象就觉得做医生不快乐。治好病人解开谜底很快乐,但是治不好病人比解不开谜底难受太多倍了。解谜很有趣,但是如果谜题的本质是痛苦和疾病就一点都不有趣了。而且我真的很不擅长给别人解释我的做法,说了一大段然后别人完全没听懂这事儿真的会让我蛮崩溃的,我也不觉得自己能成为一个凶巴巴的啥都不解释的医生。
我喜欢医学。我一点都不喜欢病人。但是如果我成为肖大锤完全不care病人,那样又会快乐很多,也能更爱这个职业了_(:_」∠)_

就是这个问题……中文很美,我爱我的母语,即使我会多个国家的语言,中文仍然是我灵感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