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发在LOFTER的一段摘录,这两天突然收到通知被屏蔽了??? 

     “治愈悲伤最好的办法,”梅林答道,一边抽起了烟斗,“就是学习。这可是一条真理。你会老去,牙齿掉光了,骨头也松了;你也许会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听着血液在血管里紊乱地流动;你也许会思念你唯一的爱人;你也许会目睹你周围的世界遭受邪恶的疯子的蹂躏践踏,或是自己的名誉遭受思想卑劣之人的玷污。那时候,你唯一应该做的事就是学习。学习世界为什么会运转,又是如何运转。唯有这件事,使心灵永远不会穷尽,永远不会疏远,永远不会受折磨,永远不会害怕或失去信任和永远不会担心后悔。你要做的,就是永远不停地学习。看看这里有这么多的东西需要你去学:理论科学,世界上唯一纯粹的东西;天文学,需要你终生去学;博物学,需要你花三次生命的时间去学;文学,需要你花六次生命的时间去学。等你耗上十亿次生命的时间学完生物学、医学、理论批评学、地理学、历史和经济学,哎呀,你就能开始学着用适合的木材做车轮了,或花上五十年的时间来学习剑术,学着来怎么击败对手。在那之后,你可以重新研究数学,直到该学习犁田的时间到来。”

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

“理直气壮地弘扬普世价值: 人权、法治、自由、平等、宪政、民主,这可以说是今天的道统,这是自救与救国的需要,无关西化或外部压力。”

发现英语里有个习语,least said soonest mended,一件坏事只要不再提起就会很快过去或者被遗忘,某国zf应该很喜欢这种说法。

每次我走出来一点点,她就会生生把我拉回那个深渊。

您一定是在做梦。马孔多没发生过任何事,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这是一座幸福的小城。

记一个噩梦( 

一个老师自杀了,从窗口跳了下去。他在窗前念念有词的时候,我就有预感,但还是没能做些什么。我走到窗前,朝外望去,看到另一个世界。
一个沙尘弥漫的地方,很多死人,满身是血,亲人在帮他们擦身,用草席裹起来,哭声是难以形容的凄厉悲惨,听得人心里很难受。还有一个趴着的死人,睁着眼直直地望着我……

stellafu boosted

关于叙利亚的事。还继续把叙利亚的动乱归结于境外势力美国做的人,想过中共为什么会上台吗?难道完全是苏联的阴谋?去看下叙利亚政府之前有多腐败无能,又对他们国内玩了什么鬼东西,就知道为什么会有乱起来的基础。这跟信仰问题根本无关,而是执政问题。换几十年前,国民党三民主义比CCP那一套开放多了,CCP还是苏联支持下建立的,但果党把国家管理成那样,大家就不反了?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不等于ISIS。

最讽刺的就是,政府军要打反对派,反对派要打政府军,没人有空理ISIS。美国等国家政府支持反对派,俄罗斯支持政府军。ISIS反人类?关他们P事。以打击ISIS名义助拳的俄罗斯飞行路线就是去轰炸反对派,为了抄近路,还经常直接穿土耳其领土。最后土耳其把俄罗斯的飞机给打下来了。

不要说什么其实还是在打击ISIS,打ISIS根本不可能走那边,因为方向是反的。

至于中国在叙利亚毫无利益,只是俄罗斯站哪边就站哪边,导致中外关系紧张,这是典型失败的外交案例啊,还有脸说?后来川普对某人说我炸了叙利亚,某人过于震惊,说炸叙利亚是对的。一夜之间媒体集体改口。现在当然又变了。可是小粉红又在扯全是境外势力的锅……嘿

地铁站书架上放了本1984,不知道该说什么……

stellafu boosted

30岁,我不觉得更好,只觉得更自卑【ZZBZQ】 

身为年过三十的贵国居民,我最自卑的就是亲眼看着互联网从进入中国开始,逐渐从开放走向封闭

我怀念当年Winamp和ACDSee作为好软件的年代,而不是360和其他国产流氓软件兴起的年代。
我怀念当年可以随意浏览外国网站的年代,而不是要免费甚至付费才能翻墙浏览墙外的年代。
我怀念当年可以使用ICQ和MSN与地球村任意外国网友自由聊天的年代,而不是现在一言一语被国安监

控用来作为罪证的年代。
我怀念当年可以自由浏览下载happysky和各种黄物的年代,而不是现在微信里铺天盖地有偿卖片的年

代。
我怀念当年匿名聊天自由谈天说地的年代,而不是现在注册账号必须绑定手机还动不动就封号逼得你

不得不买手机号或者直接买网站号的年代。

我怀念这些是因为我知道这些事物已是一去不复返的。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stellafu boosted

大学女权组织的现状:
大多数老师不愿意讲女权知识,学校不愿意支持女权方面的活动,党组织急于掌握女权组织的一举一动。
只能靠极少数有良知的老师引导,和少部分有女权意识的学生自己摸索。

然而他们想要保护、想要唤醒的人,那些对自身现状一无所知的懵懂姑娘们,只会在女权组织反对“女生节”的时候气愤地说:
“为什么要破坏大家开心的气氛啊!都是杠精!” pawoo.net/media/bEef7u0TEVDgGp

stellafu boosted

因为我们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性爱是人类正常的欲望,躯体裸露也不是什么值得发笑的事情。
我们不知道原来中年的女人也可以演重要的角色而不只是恶婆婆和絮叨的被时代落下的妈妈。
我们不知道非二元性别人群对非他/她代词的迫切渴望和需求,因为认同感和存在感我们生来就有。
我们不知道女性可以选择婚姻家庭,但同时也可以选择独立和不婚不育,这些都是多样的,也没有对错。
框架太多了,束缚太多了。
“小姑娘这么漂亮安静,长大一定能嫁得很好,有个好小孩好家庭”,这是善意的,美好的祝福,同时也是狭隘的鄙陋的,根植在人心中连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残忍与恶毒。

stellafu boosted
stellafu boosted
stellafu boosted

微博的首页其实基本已经被拥有大量粉丝的人所把持。因为敏感词审查、平台的过于公开化和审查,很少能看到普通的朋友在上边发表自己的大量想法与思辨。我和我的朋友一样,都是转发远多于原创。然后转发的内容里时事和敏感话题也越来越少。虽然不是说好看的图啊吃喝玩乐不好……
但是长毛象这里原创的、有想法的嘟文很多。每天在首页上看到各种小伙伴的思考、阅读与发言,乃至对日常的记录(不是指一两句的那种水),感觉真好啊。
真好。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