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发在LOFTER的一段摘录,这两天突然收到通知被屏蔽了??? 

stellafu boosted

微博上现在乱糟糟的。可谓大开一番眼界。
移民的广告号,开始做起了去异国注射疫苗的宣传。
各地的官方号,纷纷出具了本地对于疫苗的处理情况。
也有人开了微博问答,就疫苗一事做起来买卖。
某保险公司开始提醒大家自己的保险条款里有没有关于疫苗引起的问题免责的条款。
香港又被不知多少人放上了行程名单。或庆幸定居深圳,港澳通行。
支付宝等各大APP分别推出根据批号快速查询疫苗情况。
和疫苗完全没有关系的商家在关键词里插入疫苗两字做广告。
2016年香港“限苗令”又翻新上了微博。
日本援助中国疫苗这条微博,有人反应转发遭到了删除。
吹电影《我不是药神者》者,有之。
科普外国疫苗管制者,有之。
就日本援助疫苗骂人公知浑水摸鱼意图颠覆造谣者,有之。
国有私有争论不休者,有之。
“西安女子被狗咬28天后死亡,丈夫疑问为何打狂犬疫苗没用”,旧事新议者,有之。
进口疫苗也信不得者,有之。
苦笑对狗开始客气了,有之。
缅怀科普汤飞凡先生者,有之(先生默默多年如今竟多了些许香火,不知泉下如何)。
辩说国产疫苗是故意被人抹黑,为引进国外疫苗做市场者,有之
境外势力阴谋论者,有之。
其余不一一而道来。
这就是2018

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

“理直气壮地弘扬普世价值: 人权、法治、自由、平等、宪政、民主,这可以说是今天的道统,这是自救与救国的需要,无关西化或外部压力。”

发现英语里有个习语,least said soonest mended,一件坏事只要不再提起就会很快过去或者被遗忘,某国zf应该很喜欢这种说法。

每次我走出来一点点,她就会生生把我拉回那个深渊。

您一定是在做梦。马孔多没发生过任何事,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这是一座幸福的小城。

记一个噩梦( 

stellafu boosted

关于叙利亚的事。还继续把叙利亚的动乱归结于境外势力美国做的人,想过中共为什么会上台吗?难道完全是苏联的阴谋?去看下叙利亚政府之前有多腐败无能,又对他们国内玩了什么鬼东西,就知道为什么会有乱起来的基础。这跟信仰问题根本无关,而是执政问题。换几十年前,国民党三民主义比CCP那一套开放多了,CCP还是苏联支持下建立的,但果党把国家管理成那样,大家就不反了?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不等于ISIS。

最讽刺的就是,政府军要打反对派,反对派要打政府军,没人有空理ISIS。美国等国家政府支持反对派,俄罗斯支持政府军。ISIS反人类?关他们P事。以打击ISIS名义助拳的俄罗斯飞行路线就是去轰炸反对派,为了抄近路,还经常直接穿土耳其领土。最后土耳其把俄罗斯的飞机给打下来了。

不要说什么其实还是在打击ISIS,打ISIS根本不可能走那边,因为方向是反的。

至于中国在叙利亚毫无利益,只是俄罗斯站哪边就站哪边,导致中外关系紧张,这是典型失败的外交案例啊,还有脸说?后来川普对某人说我炸了叙利亚,某人过于震惊,说炸叙利亚是对的。一夜之间媒体集体改口。现在当然又变了。可是小粉红又在扯全是境外势力的锅……嘿

地铁站书架上放了本1984,不知道该说什么……

stellafu boosted

30岁,我不觉得更好,只觉得更自卑【ZZBZQ】 

stellafu boosted

大学女权组织的现状:
大多数老师不愿意讲女权知识,学校不愿意支持女权方面的活动,党组织急于掌握女权组织的一举一动。
只能靠极少数有良知的老师引导,和少部分有女权意识的学生自己摸索。

然而他们想要保护、想要唤醒的人,那些对自身现状一无所知的懵懂姑娘们,只会在女权组织反对“女生节”的时候气愤地说:
“为什么要破坏大家开心的气氛啊!都是杠精!” pawoo.net/media/bEef7u0TEVDgGp

stellafu boosted

因为我们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性爱是人类正常的欲望,躯体裸露也不是什么值得发笑的事情。
我们不知道原来中年的女人也可以演重要的角色而不只是恶婆婆和絮叨的被时代落下的妈妈。
我们不知道非二元性别人群对非他/她代词的迫切渴望和需求,因为认同感和存在感我们生来就有。
我们不知道女性可以选择婚姻家庭,但同时也可以选择独立和不婚不育,这些都是多样的,也没有对错。
框架太多了,束缚太多了。
“小姑娘这么漂亮安静,长大一定能嫁得很好,有个好小孩好家庭”,这是善意的,美好的祝福,同时也是狭隘的鄙陋的,根植在人心中连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残忍与恶毒。

stellafu boosted
stellafu boosted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