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展的阿姨比起工工整整的工图更喜欢我的私人小稿😂 小稿是更放得开)

另外几条看下来之后我觉得人们对占领艺术话语权高地的热情比占领艺术高地的热情大多了。

首页上瞬时间有一种,朋友咱别聊艺术还能一起玩的感觉。
我第一感想是那是个被生活压垮的人。
今天人们又在定义作者该是什么了。

一回老家发现老家这边上街游行了,垃圾场建民居旁边。

我看一些“rio”粉的心路历程,从想求证演员牛🍺到想求证自己的品味牛🍺
(又名:常见而令人哀伤的光环消逝)

刚才听法国广播,正在谈论是否应当采取措施,避免少年儿童上网时浏览有害信息。
先是一个大人说,信息无所谓是否有害,但某些内容不该直接让孩子看,因为孩子了解这些年龄还太小了。
一个小姑娘,不知几岁,但声音听起来很稚嫩,可能还没到青春期。她说,为什么会有了解起来年纪还太小的知识呢?人应该懂得越多越好,而不是有意保持无知。有些内容,比如性,很多人认为孩子不应该太早了解。可历来被禁止求知的都是什么人呢?是妇女、儿童……也就是弱势者。从他们的无知中获益的又是什么人呢?是强者,其中好一些的把这种无知看做纯洁的、幻想中的偶像,更坏的则利用他们的无知去侵害他们。这些强者本身什么都知道,却不许别人具备同等的知识,故而很容易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变成伤害别人的武器,被侵犯一方却被置于无知之中,就像被缴了枪。如果一个十三岁的女孩知道性行为是什么,并且知道自己的身体发育程度还不适合做这种事,那当别人提出要同她发生性行为,她就更容易三思而后行,反之则可能轻信对方对此“浪漫”“诱人”之类的描述,轻易答应对方的要求。因此,孩子应当了解一切,越早越好。
想想我国还在禁止成年人看黄片,我……😓

那么明显的和声和不上啊!(这是我最希望的之后能改观的点了)

想起很久以前,具体记不清是初中还是小学了,语文课上讲到孔乙己说回字有四种写法那一段。当时的语文老师给出的解释是,这里是在嘲讽孔乙己只会死读书,尽学了些繁冗无用的知识(大致意思)。
现在回过来想,我觉得老师说得也未必对。因为我觉得先生不像是那种会觉得某些知识无用,甚至予以嘲讽的人。回字四种写法看似无用,但其实是挺有趣的。和人聊回字的四种写法的孔乙己也挺有趣的,就像研究鸡蛋煮几分钟最好吃一样属于生活中的微小有趣。但也许那样的时代容不下生活中的微小有趣吧。

安利给酒鬼们 

我一点预感我看完之后会吐槽哪里但是() ()()()我要在进场之前劝自己事情大多不能两全了)

对九维新剧的混乱情况无比()
→ →
观望一下

十分魔幻:我国不少网友指出,即便是在欧美,非法出版黄色书刊也是不行的,因为他们也要申请书号。
但我问了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法国人。美国人对书号的情况不太清楚,只说这东西是必须的,但不需要通过出版社,个人也完全可以写书,然后自行印刷、出版,只要你有钱,或者以电子书形式挂上亚马逊也行。同时他说,你爱写什么都行,甚至你支持本拉登或者伊斯兰国,但要承担被读者抵制的风险,如果你有一定的声望,还可能就此名声扫地,但这书还可以继续印。法国人表示,书号只是图书馆用来检索的,没有也无所谓,无非是不便于发行,图书馆也没法收入馆藏。至于书的内容,支持暴恐会被禁掉,其他随便写随便卖。说到“非法出版”这事,这人一脸懵,他说,出版要是能变成非法行为,那言论自由还要如何体现……而出版色情读物,此君更是觉得这有什么啊,为啥要把这个当成禁忌?
美国和法国当然不是整个欧美,但应该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可见开头的说法十分可疑。其实现在认识个把外国人很容易,不知道的事情不妨去问,问不来起码还可以不要瞎说……

一般大尺度形式是为了冲击某种既定印象,需要具有打破意味的冲击力。大尺度且浅薄地描刻认同标签是因为制作者(不一定只个人)在某一位置上掌握了强权,于是认为这个权威可以不受其认知里的弱势方反驳。

→ → 那个设计师的窒息操作,和强奸玩笑有区别吗,再高级审美也掩盖不了低级情趣

到底为什么欲望写作要攻击"自我"写作,有些只是技巧问题,实际上仍然是自我写作. (当然我对自怜写作意见比较大就是了)

本质消耗型交流,最近社交场合太多,打算溜了溜了)

最近在想丝绸朋克的事情,翻了一下是有同道试着写过这类的,虽然并不成功就是了。 (涉及能源和服饰材料)小说有点想当然的遵循蒸朋选择了过去未来式的设定。

(因为这样出角色其实... 做工图时候一天出五十个也是可以的。只是不需要po出来所以也不用做细节)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