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账户迁移通知:

旧账号: @shizuko
新账号: @shizuko

请大家关注新账号!联邦宇宙很大,请大家握紧彼此的手以免走散~新实例再见~

Pinned toot

初来咋到,第一次用长毛象还不太会玩(请当作真的听),于是求关注求转发……静琴会努力变得更可爱的!

Diff:

旧账号: shizuko @ pawoo.net
新账号: shizuko @ koto.moe

Show thread

账户迁移通知:

旧账号: @shizuko
新账号: @shizuko

请大家关注新账号!联邦宇宙很大,请大家握紧彼此的手以免走散~新实例再见~

看到那么多Mastodon的客户端我突然想到了几年前让我不想继续开发Twidere的最后一根稻草。
17年下半年,我开始进公司实习,渐渐忙了起来以后,Twidere的开发时间就越来越少了。18年后,因为去了另一家公司996,每周只有一天可以不写代码的我完全没空再搞自己的东西。
虽说只经过了一年多我就来到日本,个人时间也多了许多,但是在这期间发生了几件事。
1. Twitter向我发了类似cease and desist的通知,要求我停止使用它们的未公开API
2. Twitter还要求我删除注册的多个app,因为他们不允许通过这种方式绕过用户数上限
3. apps.twitter.com改版,不能再管理注册的app。新版Twitter Developers需要申请并人工审核,但是已经过去5年了,现在我提交的申请还在pending状态。
4. 更糟糕的是,对于一些功能的rate limit从per user变成了per app,意味着一定时间内所有用户有发推之类的数量上限。

感觉到那个平台已经没有继续为其开发客户端的价值,我放弃了。

一些暴怒发言 

看到一些集体压迫规训的事情就会异常暴怒。
比如说最好笑的你国学校强行推行的“不准染发”。
一些中国人因为基因问题,头发天生就不是黑的,而是黄黄的棕棕的。
然后被这些规定不准染发的学校要求染回黑色。还给予这是“正常健康的学生发色“、”更像个学生样子”的理由
所以你可以看得很清楚了,不能染发不是不能染发,而是你必须跟其他人一个样子。在中国这个语境下,就是被官媒强行渲染的“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哪怕是天生的,也百口莫辩。
(就跟“抢救”李文亮和那个阳性去世的学生一样荒唐——一种根植于整个系统中的荒唐——(相对)权力要你做什么,你就必须无视任何因素去服从,否则便是不服。权力要你不死,如若你因疾病要死,那你便是不服从。为什么????为什么权力可以给予愚蠢傻逼如此正当的存在意义??)

更好笑的是你中国人的基因性本身就很多元,肤色和头发非常多样。
我照了照镜子,我的头发在光线下是暗红棕色的~深棕色的。因为我人生的前18年都是短发,因此非常不明显,因此头发的颜色更多地被认为是营养不良或者看不出来。只有留长了才明显很多。
因此我似乎又可以看到这种系统性地discipline下对女性的另外一重压迫(猜测性):这种发色的varient在长发上更明显,而指派女学生们因为系统性的规范,必须留一定长度的头发(甚至是不能跟男生一样的短头发,不然会被视为"异常“,即——
“其他女生都不这样!怎么救你特异独行?”)。因此从总和的角度来看的话,可能是女性遇到这种荒唐的“染发”要求更多。

这个标题很有趣:大声密谋!整治“互不联网”和“超不链接”

「谁能想到。

2008 年居然是电脑功能最完整的一年,那时候的电脑,什么做可以做。

而现在,网站无时无刻都在提醒你“快下载我的 APP”,“快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快来关注我的公众号”。

互联网”和“超链接”异化成了“互不联网”和“超不链接”。」

Show thread

我觉得我应该调整一下对待物品的观念,应该丟的丟,该卖的卖。不能把一个已经没有用的东西(垃圾)藏起来并认为「以后还会有用」或者拿来收藏怀旧。

Btrfs With Linux 6.2 Bringing Performance Improvements, Better RAID 5/6 Reliability - Phoronix
phoronix.com/news/Linux-6.2-Bt

越来越觉得社交网络是心灵的沙漠了…… 

或者说,人们对网络的“使用方式”越来越成熟了,但静琴还是在努力保持着那份天真,越来越格格不入。

比如说……现在“如何表述话题容易引发讨论”已经或多或少已经成为共识,不少人也会有意无意地用更偏激的语气表达更极端的观点,然后收获更两极分化的评论回复。再从中选择自己认同的关注赞同,其余的可以吹毛求疵作为靶子……或是分享给圈内共同批判。世界是美好的,凝望貌似“志同道合”的战友,俯视明显“智商欠费”的敌人。

静琴无意贬低这些。或者说,这些都只是人性的一部分而已,静琴自己也不能置之度外。当然“正确”的观点也不能免俗。但社交网络鼓励这样的过程和反馈(或者说人们越来越熟练地利用技术和机制来达成),却很难引发对其的反思。长久以往,这会造成什么?分布式社交给了我们很多新的选择(或者说自由),但却没有对短期和长期的后果明码标价。社会学上可以讨论群体割裂对立,但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的答案……

对于静琴而言,这样是无法带来心灵上的宁静的。这重要吗?至少对于静琴而言很重要,所以静琴会“违反天性”抑制自己参与。对于各位而言,重要的又是什么呢?应该怎么与社交网络共处?

初来咋到,第一次用长毛象还不太会玩(请当作真的听),于是求关注求转发……静琴会努力变得更可爱的!

:ablobderpy: 「給別人推薦產品只推薦蘋果,推薦蘋果出問題是他們自己的問題,別的牌子出問題都是你的問題」,金玉良言推薦給大家

On Oct 26, we sent a formal letter to Truth Social’s chief legal officer, requesting the source code to be made publicly available in compliance with the license.

According to AGPLv3, after being notified by the copyright holder, Truth Social has 30 days to comply or the license may be permanently revoked.

More context: blog.joinmastodon.org/2021/10/

Show older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