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20171023 Michael Kunze - A Musical Tribute演唱会谢幕视频:bilibili.com/video/av20102991/
(去年微博上直传的秒拍,这次重新传了个B站👻)

Pinned toot

庆祝自己开辟新窝,发两首FP在去年MK巨巨演唱会上的音频。分别是独唱的瞎疼螺丝from德扎,以及和萝莉合唱的镜子歌from一粒沙。链接:pan.baidu.com/s/1oAf0Lzs,密码:kywr
(手机录的渣音质,随便听听好了😂)

太不容易了,自从tootdon暂停服务半年来,我终于又爬上了pawoo😂

烨明 boosted

你说你下馆子吃个饭,要有人义正词严说你得担起餐饮业繁荣昌盛的责任,拿不出以前下馆子的发票就闭嘴,拿得出还要说你高贵食客的,你是不是觉得这人傻?

烨明 boosted

(虽然已经没在写咖喱饭和煲仔饭了)
你下馆子,想换换口味,端上来的宫保鸡丁里翻了半天没看到鸡丁,一拍筷子,问了才知道是新来的厨子忘记放了。

这厨子吧原来在饭馆儿隔壁理发店当洗头小哥,说反正啥也不会大不了以后去饭馆儿当厨子好了,亲戚开的,这就直接来了。问了问总厨师傅,都说明明教过,平时也都严加管教,但是小哥说了,宫保鸡丁没有鸡丁,不过是件有意思的小事。

你刚想发火,洗头小哥的娘家人都冲出来了,拉了横幅坐在地上嚎天嚎地说店里欺负人,入职以来小哥就一直被凶,师傅连烧菜前要洗手都要盯着,不洗手怎么了,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啊!
你气得话都说不出,她们又都涕泪交零抱着小哥亲戚的大腿,嘴里说着什么互相尊重,反对歧视,非要小哥亲戚把总厨给开了。亲戚看了看,老这么闹没法做生意,谁跟钱过不去呢,赶紧应承下来,就贴了公告在店外头说把总厨师傅给开了。

你瞠目结舌,也是想不通,花钱买了宫保鸡丁翻半天跟点了个拍黄瓜似的,说两句吧结果店里把总厨给辞了?再捧这老板的生意怕不是傻,赶紧告诉身边人去吧。
你悻悻然走出去,看到拉着横幅那些人脸上都是胜利的笑容,心想,你们开心就好,祝你们顿顿拍黄瓜。

狗逼聚橙什么时候可以倒闭,垃圾声入人心粉丝什么时候可以死绝。

烨明 boosted

人人自危的日子,我原本以为还很远
直到看到朋友间说句话被记录后发出,就有无数人在评论里圈了网警…

小时候总觉得文革不会再来,近几年看下来,才明白当年为何能到那种规模,而现在或者未来,竟不能避免。

围观长安十二时辰的营销蛮有意思的,压了很久赶在暑期正式开始前悄咪咪裸播,关于剧的营销都没靠常见的娱乐营销号宣传,大都是文史类的博主在推荐服化和场景设计,也算一种夹缝中的生存法则吧。

鲁迅当年在小说里写救救孩子的时候,大概是想不到一百年后的现实并没有什么长进。

烨明 boosted

昨天电影节的午场电影看完,电梯里听见俩姑娘一本正经讨论,说前面看的片儿里哪里哪里也太血腥了吧,国内这绝对过不了审云云。所以面对这种默认审查是合理合规的现状,还能说啥好呢。

辛德勒的名单里,住在克拉科夫犹太区的犹太人如是说:“墙是用来保护我们的”,“至少我们在这里享有自由”。品一品,这话是不是似曾相识。

烨明 boosted
烨明 boosted

RT @Kai49638685: 梁朝伟12号在fb说了一个“唉”,第二天页面消失。
五月天石头回了一句“一直都在”,粉专直接被举报炸号。
佘诗曼在ins给反送中按了个赞,被洗版骂两面三刀。
一边骂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一边逼艺人背叛自己故乡和良心,我国有党性没人性的社会主义辩证法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烨明 boosted

看着这出很久以前根据更久以前故事写的作品,台上的人有白色皮肤和黑色皮肤
我却不由得觉得每个字都在写今天写这里

我看到谎言被当成证据,用名为法律的绳索勒死不愿一同亵渎真理与自尊的人们
我看到为了维护面子而宁愿牺牲更多人命不去承认自己错误的法官
我看到良心受到指责因而屈服于强权恳求他人为了保存性命抛下誓言和自尊的牧师
我看到虽然一时悔悟却迫于舆论和权力的重压再度臣服于谎言的弱者

他们,是舞台上的角色
他们,是身边的所有人

烨明 boosted
烨明 boosted

搜集的一些关于香港6.9反送中游行的信息,用非常简单的大白话讲,就是香港最近修订了《逃犯条例》,这将使大陆有权把大陆认为有罪的个人引渡到大陆审判。但大陆并没有司法独立这玩意,且常有因言获罪这一现象,加之此举也光明正大地违反了97年回归的时候大陆一百年不干涉司法独立的承诺,常年享受司法独立和无罪推定的香港人肝胆俱裂,出于对大陆司法的不信任,全岛774万人有170万上了街。
我的理解大概是这样,不造准不准确…… pawoo.net/media/0vpxoYmlic63HJ pawoo.net/media/uk5X_ZfGMA4LVJ pawoo.net/media/FCVNHb8debd3hA pawoo.net/media/SEcSiv-6FT7rrP

烨明 boosted

三十年前,加拿大记者Arthur Kent在北京拍下了军方暴力清场的画面。他于3日晚上9点接到去木樨地跟进镇压事件的任务,直到4日凌晨3点半,在天安门广场中央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结束拍摄。

他看到军队开枪、人们救助伤者,还录下了戒严部队“立即清理”天安门广场的警告,其中一些片段被多家电视台采用。Arthur Kent表示,当时未能很好地整理视频,学生们说的话和当局的喊话没有英文对照,时间顺序等方面也有问题。
上个月,他重新剪辑这些片段,制成约13分钟的纪录片《Black Night In June》公开发表。乙烷日报为影片添加了中文字幕,请看上方视频。「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Black Night In June (2019)」 - youtu.be/hA4iKSeijZI

烨明 boosted

一开始, 我是抵触“剧粉”这个称呼的,总觉得近年来“粉”这个称呼,渐渐带上了排他性。
我总觉得,有戏上演,我感兴趣的,就去看,于是那头是演职人员,我是观众,仅此而已。他们不因为在聚光灯下或者幕后而高我一等,我也不因为花费金钱而可以对他们指手画脚。
你把这当做任务也好,当做理想也好,只要台上出品良好,对得起票价,对得起自己,我有这几小时的时间可以沉浸,足够。

然后,慢慢的,就不一样了。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看到音乐剧的人越来越多,如果说之前只是有一些杂音的话,现在杂音的数量直线上升了……

不知甚解却一腔热情地横冲直撞,撒播各种看起来匪夷所思的言论,这些在绝对数量少的时候,看看也就一笑而过了。可现在,这些杂音几乎充斥在各种地方,还咄咄逼人……几乎变成了噪音……

在我的设想中,如果因为喜欢音乐剧,多少是会去了解一下什么是音乐剧,音乐剧有哪些不同,怎样更好地欣赏音乐剧吧?当然,或许哪些噪音喜欢的,并不是音乐剧本身……

而我多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真正喜欢上音乐剧啊。哪怕因此被称呼为“高贵剧粉”。(是的,今天学到了这个单词)

写于知道了yyj是指音乐剧的4月17日

烨明 boosted

这两天忽然看到微博上一群人狂吹学习强国,简直醉了。
这是个什么性质的问题呢?
你平常只是想正常地学一点完全和政治无关的知识,比如查一个生僻的外语单词的用法。去国外的网站上搜了半天,好不容易发现几个链接,结果发现都被墙掉了。
这种情况成为日常的大背景下,中宣部搞了个app,强迫很多人每天刷分、排名,假日也不敢放松一点。
然后有人发现,这个app里有那么一些知识性的内容,就觉得它简直是宝藏了。
如果不搞信息封锁,你确定不会轻易获取更优质的资源?

烨明 boosted

这是一个可以“伪造”微博、知乎、豆瓣、简书等网站界面截图的网站。但本网站是为了告诉(不懂编程的)普通人:不要轻易相信网上看到的“截图”

linshuirong.cn/2019/03/24/%E5%

如果没记错上周信开票的时候还秒切呢,这周谋杀歌谣新一轮开票倒开始辱骂剧方坐地起价了,脑残粉的心真是难以捉摸🙃🙃🙃以后也别吹你家爱豆多红了,他的商业价值根本不配🌚🌚🌚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