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事情真的会让人忍不住笑出来。有人写了一首诗,如下:

“闭嘴!
说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聒噪声
平添几分燥热

自以为聪明
肥头大耳

土堆里
蛰伏
5年以上
才爬出阴间
却只会用屁股
唱夏日里的赞歌
不知人间疾苦酷暑”

然后看到了通告。

现将相关核查情况汇报如下:
经宣克炅本人陈述,其有晨跑的习惯,已坚持2年多。7月15日7:43分许,其在小区外跑步道上跑步,因头顶知了大叫扰乱心绪,近日天气又闷热高温,于是写了一首以鸣叫的知了为主题的“打油诗”,发布在其个人微博账号。

中心已对当事记者宣克炅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

1、目前,融媒体中心已对当事记者提出严肃批评,并要求当事记者再次认真学习《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员工网络行为准则》和《上海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新媒体账号管理规定》,并责令宣克炅在所属新闻采访部部门全员会议上作出深刻检查。
2、融媒体中心将进一步严明宣传纪律,要求全员提高政治站位和思想认识,切实增强“四个意识”,认真学习研读相关员工网络行为准则,管好个人社交账号,注意网上网下言行,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这个真的非常非常典。我大学一个舍友就是这样,之前有一次我们系出台了不太合理的制度,班上的人想着一起去“闹事”,她就一副“你们去吧,我等你们闹完坐享其成就行了”的样子。看到这条微博我立马就想起了她的嘴脸。
毫不意外的,毕业之后她成为了我最讨厌的最怕她动脑的那类微博女大

呵呵,这个微博ID提醒大家何韵诗为汶川救灾做过什么,就炸号了。何韵诗只能是那个”勾结境外势力破坏中国安定团结的港独分子“。

从电脑里翻到这份名单,是18年因声援工人被捕的人员,有学生、社会工作者以及工友,我明确知道后续的好像只有岳昕,前几天刷到tl有人在问沈梦雨的现状,现在也想问问其他人都还好吗…除了这份名单上的,还有北大的贾世杰和沈雨轩,他们呢……?

我其实一直都不肯承认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试图利用一些我自己并看不太懂的东西粉饰自我,比如新浪潮电影,比如哲学书,比如各种政治观念。但我无法将其内化。我看到网络上那些逻辑清晰的想法和充满灵性的表达,我觉得不甘心。也或许…我还是不够努力。 ​​​

有時我很難界定我自己的性欲強烈程度,身邊的男性普遍性欲不錯的樣子,女性的話我能得知的又太少,我在思考究竟是我對自己的慾望比較誠實,還是性欲強烈(對比身邊女性)/性冷感(對比身邊男性)。 ​​​

刚刚听老师讲的,我们这儿有个人因为在警察牺牲的微博下评论“人民英雄干得好(我是说杀警察的那个人)”,然后就因为辱警被抓起来啦。 ​​​

我真的不想再在微博上提到我妈了,我妈不是不好,但就是和我观念冲突得厉害,并且她一直试图说服我,如果我坚持我的意见她就会表示“你还年轻,你不知道,你不懂”,这个就让我很烦。 ​​​
而且她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即便不一定正确,那也是普遍的,大众的,安全的,有利于我的。

过去我还挺喜欢绿皮火车的,但是前几次总会遇到令我讨厌的人类(比如昨天坐火车有一位在高谈阔论的年轻男性,语气里透露出一种洋洋自得,很讨厌),所以有点不喜欢了,还不如坐长途汽车,大家全都安静如鸡地坐在那里。 ​​​

漂浮!漂浮在山野或海面上的雾气里。随着太阳的升起蒸发。 ​​​

我几乎每天都会做梦,每次醒来后我都竭力捕捞梦境的碎片,拼出我的另一个生命。我会有这样的期望,现实与梦境其实互为彼此的梦境,这样我觉得我在另外一边大概过得还可以。 ​​​

青春真好啊,我最喜欢看残酷青春文学/电影了,我现在的生活并不残酷,我也再没有青春了。我现在这个年龄段应该怎么称呼比较好…年轻人吗? ​​​

坐火车瞟到邻座的中年男士在看微信群,群名叫做“光明宇宙知识…群”,出于好奇我搜索了一下…真的搜到了这个东西。应该是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新宗教,看了看它的内容,还蛮有意思,中国传统朴素唯物主义里的名词和现代科学名词各种排列组合,确实应该能唬住不少人… ​​​ pawoo.net/media/QLYAZs7Q9E_l3- pawoo.net/media/gPSxBbqfUC1i4w pawoo.net/media/P3aWSvk9VY2Ovh

意外地梦见了初恋(我已经很久没想起他来了),他抱住我告诉我:“你是我们的骄傲。”说实话我这大概是在梦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我还是很想听这句话的,不管谁来讲,我都会开心得不想醒过来了。反正在现实生活中我是真的配不上这句话的… ​​​

我有一个新疆的哈萨克族室友,她是思政专业的免费师范生,年前已经签了一所新疆的高中,就等毕业回去工作。

昨晚她认识的在疆朋友告诉她,政府通知不久以后,由于维稳经费超支,出于财政统筹考虑,所以将实行全疆公务员工资延迟六个月发放,教师工资延迟三个月发放。

我室友父母都是农民,家里三个孩子,家庭经济状况比较差,这也是她读强制回原省工作但免学费的免师的原因,可现在却要面临回去就被欠薪的处境,而且除非她付完约七八万的违约金,不然就既不能考研也不能选择其他工作。

怪不得她昨晚哭了半晚上,换谁都想哭,摊上这么个政府,人民不仅被高压维稳,结果还因为政府维稳钱不够,继而被剥削工资,这是逮着同一只羊薅啊。

之前据她所言,整个新疆已经压抑到恐怖了:出门随时查手机和证件;网络经常被管制;她家作为少数民族必须去和政府指定的汉人家庭结对子,定期互相上门,拍假装和乐融融的小视频并提交;遇上高压期就全省无休,去年的最高纪录是无休三个月;等等。她因家庭所限,原本打算这些思想和行为上的压抑能忍就忍,还能找到工作拿到钱继续生活也行,但如今没上班就得知自己将被欠薪,怎么不崩溃。

贵国真是全方面世道多艰。

不过说起来越是遇到(我认为的)打击我越不能去死,要不然死掉了还要被别人议论起来,“只是xxx了就要死要活,这种人不管以后到了哪里都会是这副德性的”,我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是一定要等到一切顺利风和日丽再去死的。 ​​​

我每次覺得我不想活了的時候事實上我只受到了一丁丁丁丁點的打擊,但這仍然讓我不想活了,然後這個菜到極點無法經受任何打擊的自己讓我覺得我很噁心,只希望自己原地爆炸。 ​​​

@sdmywt 以及不知道为什么我梦见自己弄来一盒ESSE爆珠,醒过来我还是搜索了一下才确认我没记错名字…看来以后可以试试看这个。

Show thread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