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身边的大佬们忙于申博时,我在一边祈祷自己能顺利毕业一边学习怎么养狗怎么训练狗😅
对人生没啥追求了就希望有生之年能做有狗人士

身边的大佬们都在申博了,而我每天还在揪着头发大喊“淦啊我学这么差要是毕不了业怎么办老天保佑我毕业啊呜呜呜呜求求了”🤦‍♀️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今天依然失眠…十点多就躺床上了结果到现在都没睡着🤦‍♀️

殷忆茹 boosted

失眠玩手机,收到college chapel的邮件发现我们学院一个教数学的老教授去年年底去世了😢回想了一下我大一的时候还上过他的课来着…唉

… 

今天什么活儿都没干,取了一趟快递,和同学聊了聊天,喝了一点酒试图早睡
希望有用

殷忆茹 boosted

对于像我一样的女性来说,塑造自信这件事就像背单词一样,需要有意识地、刻意地、自觉地去做,不去做就不会有成果。因为这个东西在学校和家里都不会学到,相反这个世界还会倾向于打压你。如果不去有意识地向上发力,就只是逐渐被消耗而已。

…说实话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这么久没上趴窝…最近互联网冲浪欲望创新低结果却突然想起来这里瞅瞅了【

殷忆茹 boosted

我以前也以为我性取向里是包括男性的,后来不是我的性取向发生了变化,而是我对男性有了更多了解,然后发现他们和我的性取向里的“男性”并不是一种生物。打个比方就是我一直以为我喜欢马,但是其实我喜欢的是独角兽,而我一直以为马就是独角兽,后来发现不是。并且独角兽不存在。

啊于是想起我vision of the future还没看完就被destiel canon骗回奶剧坑了…真是造孽🤦‍♀️

殷忆茹 boosted

裴列恩守寡(不是)以后听说索龙又活了这个心思我又想笑又想哭过于rio了(1) 

小兵:报告领导,xx种族刚跟帝国xx船签订了条约,有风声说,跟他们接洽的领导是……索大帅。

裴后:……不可能。索龙死了,我看着他死的。

小兵:我知道,但是风声就是这样……

裴后:(吼)我看着他死的!(吼完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副手:对的,我们都知道,小兵你先下去吧。(小兵走了以后)您不要放在心上,应该又是敌人的诡计吧。

裴后:(回忆索龙死的那天神情恍惚)对……但如果不是诡计呢?如果他还活着呢?

副手:(仔细想了一下)也许吧。但是您不是因为这个烦心对吗?

裴低头看自己的手,已经被岁月蒙上了皱纹,还被几千个世界的日光晒黑了(人老珠黄??)

裴:我是他的左右手,是他的学生,是他的知己……也许吧,我不确定,当年他从未知领域回来的时候,选择了我的船奇美拉。

副手:而这次他回来却……

裴:选了别人的船……(等等???)

殷忆茹 boosted

想当初在家里加班加到鼠标没电,又着急用电池,就翻出光剑把电池抠出来装到鼠标里继续赶报告了。我称之为梦想向现实妥协的时刻,其意义无异于抠出凯伯水晶蘸墨水给帕皇的演讲写读后感。可能事情本身没有我说的那么严重,但是那一瞬间我想,我来到这世上不是为了做这种事的。

Show thread
殷忆茹 boosted

有捐款可以回国没有捐不要回 就算是真的 也很恶心好吗 这是搞捐款还是买赎罪券呢 如果我做为捐款的留学生 也会觉得很难受啊 不希望因为自己稍微宽裕点能帮上忙 就获得了登上救生艇的优先权 因为觉得这样根本就不合理(当然回国到底好不好 那还得两说

殷忆茹 boosted

前两个月:每天起床看COVID-19在国内的疑似确诊新增病例。
现在:每天起床看COVID-19在国外的疑似确诊新增病例。

殷忆茹 boosted

帕梅应该是当地议员,参选,和安长期分居但是没离婚,撕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一直撕到孩子成年,其间一个月一起吃一两次饭。帕梅生气了就会特别去订那种热带风情的餐厅,门口一片沙滩。
成年以后卢选择跟着安,莱选择跟着帕梅。帕梅致力于加大执法投入,尤其针对黑帮。但帕梅和帮派其他人比如王老师啊或者已经隐退钓鱼的尤达啊大师父啊关系都不错,唯独和安,见面就吵。
FBI老韩回去汇报工作,紧张得一批:怎么办我把他们大佬的崽给睡了。
来掺和一脚的帕梅:哪一个?
老韩:什么哪一个?能是哪一个?金头发蓝眼睛,他爹是我们大佬那个!
帕梅:哦,卢克。
老韩:你认识?
帕梅:他也是我崽。
多年以后,老韩面对枪口,总会想起他一边和黑帮小会计搞暧昧一边觉得帕梅议员的女儿很辣的那个下午……

Show thread
殷忆茹 boosted

FBI老韩被送去黑帮卧底,被要求穿好黑色两件套,而且一定要系领带,皮鞋不可以有灰,袜子的颜色和花纹不可以太跳blabla by兰多
老韩:靠我能不能不去?
兰多:不行。这个黑帮颜值很高,大家杀人放火都穿得很严肃,每个人都很有style,很型,而且特别擅长穿脱外套。你要搞特殊吗?你想暴露吗?
老韩:fine。
结果卧底第一天碰到小卢,穿了大件西装(是爹的)和黑框眼镜(是爹的),像大学刚毕业证都没考全的会计。
老韩:你也刚来啊?
小卢跌跌撞撞扶眼镜:是啊是啊,刚来刚来。
然后老韩可能就为了想看看账本什么的和小卢套近乎,套着套着套到床上去了……
小卢:你平时在家穿随便点没事,明天跟我爸吃饭要穿好点,他很在意这个。
老韩:?可是明天我要和大佬吃饭。
小卢:对啊,跟我爸吃饭啊。
老韩:。←是人生划上句点的意思。

殷忆茹 boosted

【发哨子的人】#武汉市中心医院过去两个多月经历了什么# #艾芬发哨子的人# 此前的一些报道,艾芬被称为「又一个被训诫的女医生浮出水面」,也有人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纠正了这个说法,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

这是《人物》3月刊封面《武汉医生》的第二篇报道。 t.cn/A6zwvA87

@archivebot

殷忆茹 boosted
殷忆茹 boosted

你岛医疗主管宣布你岛抗疫进入计划中的 Delay 阶段,尽量平缓感染高峰减轻医疗系统压力以提高治愈率,并为研究解药和疫苗争取时间。
你岛目前确诊90例,其中12例出院。
Coronavirus: UK moves to part two of virus plan as cases hit 90 bbc.co.uk/news/uk-51749352
你岛政府的科学顾问委员会正在商讨应实行的具体措施。

Show thread
殷忆茹 boosted

我只想知道中國疫情現在到底怎樣了
可是討論度已經沒有比肖戰還高了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