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份一个我唯一的诗歌作品

我想出最好的校庆贺礼了
深夜
一位女生倒在血泊里

她可以是长发
她可以是农村孩子
她可以孤僻
她可以是处女——但不是也一样
因为他们的傲慢
——像一道隐刺——
还没有刺痛她的子宫

初红是祭品
惊醒沉睡的三角地

北大,我该如何祝福你?
我不能佩戴鲜花
我不能点燃火炬
我不能愤怒
我不能长歌
除非
一位女生倒在血泊里

我爱你,北大
所以我希望她不是我
她意外而死
我不是——
我会是刘和珍
我会是纪念碑

FOR 邱庆枫

【突然】推一本郑小琼的诗集《女工记》
作者本人就是工厂女工,写下的全是工厂女工的生活,文字可以用血淋淋的简朴来形容(就是因为太写实了实在是没读完)但是冲击力至今都忘不了,如果想了解工厂/女性底层工人是比较好的资料

赛博玫瑰【渐变映射瞎做着玩,公司没板子,叶子是笔刷鼠绘【。

一定要从欧美圈说起的话,港真我觉得现在的小姑娘不要觉得hp是个过时儿童读物,去看看吧,尤其第五部里《唱唱反调》那部分,读了就知道如果你想让一篇文章人人想读人人都去读,那就把这篇文章封杀掉。
本来原文估计蛮低调,现在一被举报投诉威胁墙掉平台之后,突然很多人都去搜来看了——没去看的比如说我,我对这个cp和两方演员本人都完全没有兴趣,但我也知道谁站街了(疯狂忍笑
真正意义上人人都知道你正主站街23333

天天盼着某人死。

你看,人类共同梦想,反贼想他死,这次一搞谁不盼着翠,若不是赵家人,大概率是个脑子有病的

那時過沒多久剛好趙薇事件發生,然後那些人一個一個憤怒什麼資本操作輿論,資本怎麼可以權力大到能消音紫光閣、共青團。
我真的傻了,完完全全的傻了,水災被消音不檢討不憤怒不生氣,結果卻憤怒資本可以影響輿論,紫光閣與共青團竟然比不過趙薇與資本,我.......

我第一次見到巴不得被捅的人,把自己爭死爭活往刀尖撞,巴不得自己被捅,那種噁心感我實在描述不出來。

私の血液内に流れるンホォグロビンのイメージ図です。

「出られそう?」「いや無理だなー」

周保松:自由誠可貴 ──我的微博炸號紀事

從「周保松」到「保松周」再到「松保周」,我在微博「死去活來」整整八年,經歷各種言論審查也歷經各種自由抗爭,見證中國最大的網路言論平台的變遷。第二次被炸號後,我決定坐下來寫這篇文章,談談我的經歷。

突如其来的摸鱼 

我一直觉得厌女这个词怪怪的,like,你谁啊我需要被你喜欢么,你讨厌我?fine反正你也不重要啊。
我还厌男呢,我的讨厌就是尽量远离他们,尽量不和他们过多接触。我不会殴打、谋杀、强奸他们,就只是不想接触。这种才是【厌】。
而且【厌女】这个词强调了【女】而非【厌女者】,就好像这一切都是【女】的问题一样。实际上就是一群不能尊重他人的渣滓,不仅不会尊重女人也不会尊重不符合他们传统定义的男人。就是人渣行为,不是厌女。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