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突然大批硬核码农加我,吓😂

虽然也写代码但这个号脑洞居多,编程和数据分析基本不会涉及,慎fo

《油画》
活着的每一天,都有什么被悄悄地摧毁。
房间越来越大,脚步声越来越空旷。
我听见事物表面龟裂的声响。于是,我踮起脚,紧贴着墙壁,摸索每一道可疑的凸起,用指尖描摹出那条缝隙的形状,慢慢,慢慢抬起我的眼帘,转向——
他们说,不要看。
碎裂声从我的脸颊响起。
我说,那里有光。

纪念带给我两年快乐时光的草莓县 

转微博@以德服人怪猫

总结一句吧,这个办法不针对个人,但出了事就打ISP板子。但是等到ISP加入了网络封禁的队伍后,你会发现梯子找不到了,网络开始实质上的白名单制,而且你的所有访问记录都将对政府透明化,而且这些都变成ISP自觉自愿的行为了。不多说了,我估计我这个号有可能会悬了。睡觉

(目前看就是对外访问网站会变成白名单,意思是你只能访问政府允许的网站)

向首页小伙伴求助!
现在还有什么能用的梯子?早上发现灯已经不行了😂

外部的人真的很难理解国人的处境
我父母也是这样

@阿zhouger
不要看wg过去几十年,PTSD会一代传一代的。我爷爷是那会儿被冤死的,被人颠倒黑白地活活批死,那时我爸还是小男孩。
从小到大我爸老强调“私下讨论可以,跟外人别乱说话”,也把我养得很鸡儿怂。直到现在通电话他还会交代,“最近那些什么事,你别到网上乱发表意见哈。”
有些人会觉得这挺可笑吧?用得着怕成这样吗?太被害妄想了吧?讲几句话罢了,最坏结果无非删帖炸号,还能坏到哪里去?
我理解他的恐惧,既然他爸爸可以被打死,那么他女儿也可以。
“因言获罪的最坏结果”对很多人来说是设想,对他来说是现实。

おはにゃーん。
寝落ちしてたー。

日常觉得自己写得详略比重不对,支撑的实在剧情太少了...好啰嗦😂3k都嫌多,要命
用“同人”的名义逃避自己的问题是不对的

关于做好的人工智障爱手艺bot

友:你小心点,别被城管抓啊。
我:为什么要封这个bot?我做它就好比798的艺术店主哪天心情不错,做了个沙雕摆在门口供路人观看。
友:那不是沙雕,那是根本是掉san墨西哥邪神图腾柱啊
我:(笑死)
友:上面还围了圈五颜六色的圣诞彩灯,不定时闪起来,路人的san像雪崩一样哗哗地掉
我:可恶我认出来了,你这是新概念英语里的梗吧

おはにゃーん
・・・眠いにゃ

人类作者不如AI,自卑了,散了散了。
再下去我眼前要产生幻觉了,不对
,我的思维已经癫狂错乱了。所处的小房间被不可名状的力量陡然掀倒,靠背着地。我从书堆的废墟里爬出来,一边捂嘴咳嗽,一边遍地抓瞎,摸索我的眼镜。只见雌雄莫辨的缪斯如同裹着白色的贞子一样从破碎的屏幕里慢悠悠地飘出。
他轻佻地抬起我的下巴,抿唇侧目细视,朝我吐出一口浅蓝灰的气息。
“你不是觉得作品和作者无关,在作品完成的刹那,作者就该安心去死吗?”
——是啊,可是我好嫉妒啊,那样奔涌的才华,那样喷薄的灵感,它不属于我,它....只是一段平常的代码。
它没有灵魂,因此并不在意死去多少次啊。😭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