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hlhwq @resaxe@pawoo.net

@Monoyang 哇!发现兔兔跟你同款耳机?!

qwhlhwq boosted

粉红也分很多种嘛。看见低端人口被清除拍着巴掌叫好的那种,基本可以直接放弃沟通。那些看见疫苗问题、寿光水灾觉得不应该这样觉得愤怒的人,就可以进一步拉拢。先给他们看看类似南京应用技术学校的事,看看地方政治高度不透明的恶果,看看一个地方到底要有多不正常,才能在一个人基本正当权益被损害时,不闹别人当你是屁,闹了维稳机器就火速开起来。多看几次维稳机器对普通人的碾压后,再在微博体会下连批评都不允许的霸道炸号,再多塞几个因言获罪的好人的实例到面前。这时候就可以开始理论化一点,把这个跟更大的政治关联,从自由言论的重要,到每个人都应该拥有更高的政治参与和实践的可能。然后就可以稍微超越一点立场,看下台港问题吧。

qwhlhwq boosted

自从有了里瓣,反而知道在表瓣搞政治话题对我来说是什么意义了。表瓣虽然足够边缘,但是毕竟是整个社会的一小部分,所以在那边发表政治言论同时有一种engagement的乐趣。所以感觉要做的事情还蛮清楚的,就不仅要多上表瓣说话,还要重新学会去微博啊,去学术界啊,去很多别的地方说话。好像今天表瓣上说,不知什么时候,警察不能被监督,就变成新的政治正确的一部分了,而几千万真诚的小粉红支撑起来的对于“常态”的幻觉,是鲵党为所欲为的底气的重要的一部分。所以刷网的人觉得自己在和傻逼辩论,在浪费时间,其实哪里是浪费时间呢,一半的问题是集体行动问题,而集体行动问题一大半是common knowledge问题。所以大家说话吧,说话吧。骂吧,说服吧,统战吧,宣传吧。

发现我已经没法好好读新闻了。操场埋尸16年,初看很恐怖,小县城多黑暗,为了利益做出这种事情;再看一遍,又怀疑有点像在给扫黑除恶活动造势。面对一则社会新闻我都开始疑神疑鬼,下意识给媒体的公信力打折。感觉自己有什么病…

论晚霞还是夏天的好。

跟基友等地铁看小电视,在播中国新说唱,吴亦凡拿话筒bia bia bia,令人疑惑的是耳朵两边各一团马赛克。我问基友那是什么情况,她想了想说,应该是耳钉吧。
震惊到不行,这也太黑镜了。

这里比ff有趣的地方在于,这里的程序员讨论网络安全和人机关系,那里的程序员都有一颗产品经理的心🤦。

qwhlhwq boosted

@pockieswili @wzqtparor 问题就是这样,即便是一个可靠的政府,甚至我们就让一个绝对中立的机械神作为大数据托管对象吧。但不管怎样完善的系统都会有它的漏洞,对这套依赖越深,崩坏时的代价就会越大。伊藤计划的反乌托邦三部曲想警示的其实就是这个,并不是在指责哪个独裁政权,而是质疑整个机械域反乌托邦系统。

qwhlhwq boosted

这种时时连网的系统怎么想都不靠谱。
前几天就因为 google cloud 挂了,一堆用智能家居的屋主没办法进自己家门。真人真事。
@pennellbuaa @pockieswili

qwhlhwq boosted

用西元纪年也很崇洋媚外,用天干地支老黄历又很封建迷信,不如学学隔壁日本,弄一个自己的年号吧,比如韭菜元年什么的……

我的脱嵌是本科的时候用了Google reader,并看到了躲猫猫的新闻。

qwhlhwq boosted

@GensouSakuya @Hwangchenxu

跨站轴上都是生物,只分碳基生物和硅基生物。

Bot lives matter.

做了个噩梦 Show more

qwhlhwq boosted

看报道有写,全港师奶联盟,我们好像都没这种组织。顶多就是小区的业主群?

qwhlhwq boosted
qwhlhwq boosted

prohibition brew,猜想味道像无糖格瓦斯。

最近学抽代,讲homomorphism, 就觉得敏感词就像一个不断扩大的kernel,最后的映射结果都是通向一个null。这世界得变得多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