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去年3月这位历史人类学者,以羌族民俗+中世纪猎巫+伊斯兰国为例讲为什么处于“单一民族/信仰”与“封闭集体”中的人群如此热衷于实施对内猎巫+对外恐袭的暴力。

并最终得出结论:
“我们用对外的敌意跟恐惧孤立自己,我们猜疑外界的毒魔入侵破坏了我们的纯洁与团结,最后我们用集体的暴力化解恐惧以凝聚社群”
这套与原始村寨系统别无二致的愚昧玩法玩到最后,死得最多的不是假想中的“外敌”,而是来自于内部的猎巫互害。

最后还提出了学会包容摆脱暴力的进步愿景。
而今年塔利班就成了伟大祖国的拜把子“兄弟”,局域网粪坑更是三天一猎巫批斗,两天一查查成分。

真想知道老学者现在是什么表情。

youtube.com/watch?v=yhu-n3XM4H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