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ies @pockieswili

忽然教堂的钟敲了十二下。
祈祷的钟声也响了。
窗外又传来荷兰士兵的号声,他们已经收操了。
菠萝先生站起来,脸色惨白,我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高大。

“我的朋友们啊,”
他说,
“我——我——”

但是他哽住了,他说不下去了。
他转身朝着黑板,拿起一支粉笔,使出全身的力量,写了两个大字:

“今回はここまで”

然后他呆在那儿,头靠着墙壁,话也不说,只向我们做了一个手势:“关站了,你们走吧。”

· Cuckoo.Plus · 16 ·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