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才不是为你好,他们只是想扼杀掉他们生活中的不安定因素而已。而当你想过一种他们不了解的生活,你就是他们生活中的不安定因素。

>大众政治的完善除了需要政府和大众形成有效的对话和沟通渠道,大众内部也要形成良好的政治环境。空洞的、不具备可操作性的口号式的政治诉求,就跟现在大街小巷张贴的各种宣传标语一样。政治是现实的,是不同利益集团对权力的争夺,是社会力量和国家政权的讨价还价,是国家间权力的争夺。口号、标语、和勇士般的献身能够感动自己,感动大众,但是感动不了政治。
这其实也正是我为什么后期对香港的运动失去了关心和支持。因为我觉得它已经不再是一个政治运动了,而只是一个群众行为。

source: telegra.ph/Talking-about-Tiana

希望在中国的大家注意信息安全
上传个人相关图片前,消除exif信息
这是一个英文的消除信息的网站
verexif.com/en/

刚刚得知长毛象有人不爱看别人吐槽肖战,决定发一条肖战傻逼早日糊穿地心。

一大堆脏话,已经警告 

我坦白说吧,肖战就是个贱人,昨天一出现立刻就炸了一大堆反他的号,来去之间说放心还会继续炸。

我瞅着很厉害嘛。现在肖战粉不断地举报画手,我就想看看到底会怎么样。427这次不是知道前因后果,乍一看就是在冲击审查制度,要求言论自由。网信办看到困惑吗?要不要做舆情分析啊?肖国闹得亚文化圈227冲击墙,427冲击审查,一个野鸡流量都能仗着插在肛门里的屌来侵犯他人言论自由,中国式审查的必然结局,可是凭什么肖战这样的贱人就能侵犯了?

别说什么我不骂最大的恶,tmd封建礼教吃人,利用封建礼教吃人的贱人就不贱了吗?

@Absenta_sunflower SARS没有草菅人命,新冠有。SARS期间疫情轻的地区不停农业生产,这回就是一刀切,春耕都要推迟(后来地方扛不住了,在上面装聋作哑的时候公然“违规”)。说白了,就是这几年破坏地方自主权,培养出一堆只会服从命令的废物导致的。何况看看国务院当年在做什么,今年又在做什么,行政能力一个天一个地了。国务院17年前从疫情之始就特批蜂农转场,现在呢?今年根本就是折腾得饥荒搞不好都要来了。至于地方上,武汉禁止任何机动车上路,禁止跨区就诊(但是他们全市透析中心只有一个还开着,而光是血透病人就好几千),这种搞法和草菅人命没有任何区别。当时国内传染病专家说过很多次不要一刀切,这样会让病人无法就医。然而武汉不听。当然啦,这样方便他们降低死亡人数。

不是美国做得烂,就该觉得这些都是正常的。除了SARS,其他对疫情的处理我也见过,存在不等于正确,何况也有人在早期就开始比较正确的选择。就像欧盟💊,不能说我们就该觉得他们当时的决策是正确的,因为人类都很烂,不可能理想态。否则我干吗说他们💊呢?

(我昨晚上#nnevvy tag逛了圈,其实蛮多热门图点进账号是港台人 :aru_0520: 港台自然比普通泰国人更知道痛点,也更知道缺德meme缺德在哪里。)
(虽然很多meme图我看着觉得又缺德又好笑,但是看到有的图说泰国美食是美食说中国美食就是蝙蝠汤,我确实也有点被冒犯到……类似于,你随便怎么说政府都不关我事,说我生长的文化,就有点评判我个人的意思了。)
围观下来,别的地方我不评价,大陆这边用推特“出征”的基本绝大多数是不会用英文讲理的。所以在别人眼里,整个“中国人”(or大陆人)的形象就是喝着蝙蝠汤被洗脑的脑残。
——我理智上不应该被冒犯到,但是作为一个文化上的“中国人”观念,我不可能也不打算抹除。
对于我来说,我再一次发现自己处于“两边都不代表我的声音”的尴尬境地,并且进一步发现,在这个世界上,能代表“普通中国人”的声音是不存在的,墙内媒体也好,墙外媒体也好,出征人士也好,已经出了国的异见人士也好。

#亚非文学bot 在微博上写了很多,在这里也搬一份吧。
P1
刚刚略想了下,我国汉语那么多那么多熠熠生辉的诗人,真的像鲁米像哈菲兹像那么多中东诗人那样热烈地表达爱情的,却是很少的。甚至从整个汉语诗歌习惯而言,都倾向于含蓄,只有民歌还保留了一些。
即使是欧美诗句翻译,通常也极少极少将爱人的经历等同于宗教体验,将爱人视为与神归一的一切。这在基督教传统里属于渎神,在中东的诗歌中却是对神最好的敬畏和体验。
所以当有人用汉语去翻译从沙漠飘来的热烈诗句,“头不滚到爱人的脚下,便是肩上的重担。”“抓紧,抓紧我挣脱的手。”“你的容颜是所有宗教想要牢记的一切。”“我就像块方糖,在爱人的臂弯里融化了。”,这对于整个中文世界都是扩充。
唉。

bgme.me/media/DsCBsJNhcfo_WaMG

其实Metoo还是有意义的。
这几年微博上爆出的侵害伤害女性的事情越来越多,不仅仅是因为环境变差,也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敢于在这方面发声了。
抗争是有意义的,发声是有意义的。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ddrddrdd
新城控股王振华
杰瑞集团鲍毓明
中央美院姚舜熙
刑法大佬赵秉志
上财教授钱逢胜
南航基建高嘉鑫
还有北影的武汉理工的…妈的居然越想越多

评论补充:
武汉理工王攀
厦门大学吴春明 (博导)
江苏师大孙首灿
华北电力大学戴松元
淮阴工学院刘满成
山东中医药大学梁栋(性侵女研究生,受害女生退学,梁栋还在继续照常招研究生)
喀什大学文学院王明科
中山大学张鹏
北京大学沈阳

朱军 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 北大余万里 北航陈小武 厦大吴春明 南昌周斌西 西交周筠

北电侯亮平事件也没声响了

迁安公安副局康永(性侵6名幼女)

uiuc,徐钢。 利用师生关系与一名19岁本科生发生性关系,其后多次对其施加暴力、强奸、逼迫堕胎、精神打压,并在争执后,当众开车撞向女生。以中止女生学业和威胁其家人,要求受害人撤回向学校的投诉。要求女生怀孕期间帮忙找另一个学生3P、要女生去“服务”其他参展艺术家。

Show thread

真的恨,一种比哀悼更高级的痛苦。
从一月初看到的人世间悲痛,由我的母语一字一句发出来的哀嚎。
拍vlog的志愿者,有一则里送药的时候一个妹子抱着他大哭,“我没有妈妈了!”
追着救护车里,去世的小肚鸡肠爱吃醋的老公的妻子。
爷爷托侄女帮他发布的你好,身边被炸的数以千计的微博账号,每天给死去的妻子写微博情书的丈夫,失去双亲却还努力活着女孩,妈妈因为病痛在她面前割腕、还硬撑着等到救护车来告诉所有医护人员她是自杀,和女儿无关的母亲。
这种数以千计的小生命,怎么可以在一天内衡量?从一月初开始的每一天,我们读得懂中文的有血肉的观众,有一天不在哀悼吗?

同一个博主。
“我所有关于hubei相关的视频和图片都被渣浪删光光了,大家能看见的都是骨头渣子。
大门被钉板钉上
门把手被钢丝捆上
出家门路上行走就被带走训话
冲到人家家里扇人耳光就因为一家三口一起打麻将
五十元一斤的猪肉,二十块钱两个土豆
大家逼的没有办法买不到菜,联系菜贩子结果菜贩子被抓东西被没收
还有谁来了为了防止再次喊连夜给大家送肉送菜,专人蹲守家里和楼顶(相关图片已经被delete了)
每个人只想好好过好自己的生活,谁知道这四十多天我们经历了什么?罄竹难书呐!”

Show thread

当其他国家开始限制中国公民入境的时候,外交部一再抗议说反应过激过度。那会儿说其他各国不要恐慌,可防可控,不会全球流行,现在变成为大家争取宝贵时间?

我们做的不差?从1月23号武汉封城开始的新闻已经被选择性淡忘了吗?没有任何预案停掉公共交通,不分轻重症一律居家隔离,医护人员防护装备严重不足,反复封锁求助求救新闻,迟迟不允许WHO和其他各国医疗专家入境,到现在很多地方没有科学论证还在继续封锁,一项项列的话还有很多。

我们能这么快地控制疫情,我觉得最重要是因为我们的医护人员不计代价地付出,我们的人民特别忍耐配合(当然不配合也不可能)。这两项经验说白了其他国家都不可能复制,更不能作为政府对外宣传的底气。除了这两项,讲科学决策,讲治理能力,讲信息公开透明,我们有哪个能拿出来让别人抄作业?

等到把各国政府轮流批斗完毕,该忘记的忘记了,也就差不多是时候开表彰会了。

Show thread

微博上已经开始这边风景独好了,怎么说呢,死去的人不能再开口说话。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