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酒er @osea@pawoo.net

人亡Z息的典型
真是片神奇的土地,所有的一切都能做到翻脸不认。
所以米帝肯定不行啊( ̄▽ ̄)",老想着这协议那协议,还没吃够亏吗,协完了人家转脸不认的事还少?

真.兵不厌诈

小酒er boosted

想到一个事。粉红史观里的六四,是被境外势力鼓动,然后暴民害死了解放军,夶们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实在被逼无奈才镇压。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既然朝廷如此正义,为什么还要藏藏掖掖不让人知道?答曰:因为新世纪青年如果知道了这段历史,会指责其父辈太不爱国,产生代际相抵触的情绪。由于当时的学生一代现在是社会的中流砥柱,所以国家为了保护他们的名誉,才封锁信息。这一孝感天地的理论,是我在牛津大学吃正餐,听大陆来读本科的学生讲的。

世界在沉沦。
当然不会一直沉沦。
可是几个瞬息之间,人生就过去了啊。

之前被疯狂安利的,真的是全家的鸡腿???太难吃了吧……

小酒er boosted

2008年,电脑可以做几乎所有事情。
2018年:如果想使用完整的功能请下载App然后在手机上操作哦

啥时候社交媒体内容才能被语音朗读?自己刷真的特费时间

额……ios端对某宝的各种权限禁了的,但是吧,今天才发现它在某金币里给我推荐好友互偷金币,推荐的人全是通讯录里的

小酒er boosted

总之我又遇难了(连带 bgme.me 的所有难民一起),希望大家再打捞一次吧……

人日:我疯起来可以扇着自己大嘴巴子喷别人

最近好多人骂“宣宣”,难道是种反向宣传?因为我实在想不出骂它们的理由啊。你要说它不如“当年那个黄金阵营如何成功",那也得看看当时的工作是啥——告诉你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你的理想跟着我我一定给你实现。画大饼啊,多简单啊,成功学导师都看不上的极简极粗暴套路。要我说,现在的宣宣比那时候牛的不是一个量级,现在的宣宣做到的是什么?是我说你有什么梦想你就是什么梦想,我还能让韭菜以为自己姓赵自己割自己,左边扇着追星女孩的脸右边说你犯着FA爬墙出征真给我争气。这它喵的魔幻到如此地步,纵观人类历史以及各类幻想领域,谁还能做得到了???

小酒er boosted

最近没怎么上网,上来就看见MXTC被抓。一个非常糟糕的信号,骂举报就是在骂粪上的苍蝇,不论如何那堆粪还在那里,而且日渐壮大,所以苍蝇更多了。

小酒er boosted

前两天得知一个我不太喜欢的博主炸号了……我不喜欢她,不能跟她聊天相处,不代表她能被剥夺讲话的权利。
刚刚知道一个我很不喜欢的耽美作者被抓了……这位作者做人真的很有问题,她的粉百分之九十脑子里都仿佛灌了一条河,如果可能我希望她的作品有一个扑一个个个糊穿地心,但我认为她绝不应该因为写作和so called“非法出版”获罪。
(更可怕的一点大概是,这位作者被抓是因为她合作多年的老东家“主动配合”提供了联系方式住址等相关信息……

小酒er boosted

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死都没想过,我这辈子能跟胡锡进是一头的,我可真他妈有够重金属(完整截图)

主要是这届网友太疯了⑧ :pikunyan1:

小酒er boosted

「林勤富分析,信用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政府可以任意诠释,影响范围也很主观,“政府有很大的裁量权决定什么是跟失信有关的法律、规则,很简单地就可以变动对信用的判断。只要违反了任何一项法律,被相关的单位归纳为是失信的行为,马上就可能受到联合惩戒。”当政府以模糊的信用当成控制工具时,林勤富认为,这比一般模糊的法律造成的管制寒蝉效应还要更严重。」 pawoo.net/media/E42Yj_wGwGVpKU pawoo.net/media/aLcojtgUaBhY2z

小酒er boosted

都在抱怨屏蔽条款太无稽,其实在我看,是抱怨的各位不懂,就是不想让你们写书看书了。只不过直接fen书k儒有点难看,给你设置些所谓奇葩的“新规”,让你觉得是自己没能耐写不了。

小酒er boosted

搞十四五岁的纸片人要被鉴ltp,现实世界成年男子和未满十四岁女孩发生性关系,不予立案合乎我国最高法规定

风之画员还没刷完,现实中的悲剧又上演了。
某平台又有呼吁转发所谓辟谣抄袭的,本身就是恶臭思路了。
无非画画的好欺负而已,而且还是女性居多的公司。
垃圾人见不得任何美好的创造,也见不得创造美好的人。
不论它是底层垃圾还是顶层垃圾。

小酒er boosted

其实大家关注的最多的就是晋江,但是殊不知起点最赚钱的栏目早就被砍掉了,靠军事灵异官场起家的磨铁也早就完了,那些更边缘一点的,不靠擦边内容吸引流量的阅读平台是饿死,靠擦边内容的会被砍死。
纸媒?纸媒坟头上的草可能都十米高了吧。
音乐?
媒体?
字幕组?
电影电视剧?
哦,还有游戏。
我的一个朋友在文娱行业沉浮十年,前阵我们聊起那些她很看好最终却胎死腹中的项目【其中还有一个是我的。】她说:我是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楼塌了,这楼,其实建立的时候就千疮百孔,塌是必然的,只是可惜了,这些碎砖烂瓦里,还是有真金子的啊。
你是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你不靠字幕组,你自带梯子去海外,可你不能带着所有基于中文创作的人一起走,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梯子上,就连去淘宝找个海外中文文学网站充值的渠道都被屏蔽了,你在想,难道我只能申请国外的信用卡了吗。
你想肉身翻墙了,或许初衷不是迫害,也不是向往境外势力,你的愿望很简单,只是想自由的看遍这个世界上的每一本书,笔下的每一个字都可以显现在别人眼前,而不是口口口口。可是后来,中文还是渐渐抛弃了你。
再后来,别人说你,卖国贼。
阳光照射不到每一个角落,但是阴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