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一个爱嘚啵的文盲;
如果说得不对,请不吝赐教☆〜(ゝ。∂)

Pinned toot

感兴趣的领域:
书籍、电影、戏剧;

文理双废;
啥都吃,爬墙飞快,但凭本事攒的书单会尽力看完;
激动起来常常口不择言,希望在pawoo发表一些思考后的产物;

p.s.开启锁嘟,关注者会被我视奸

实名制始终是为了ZF服务的,而不是对你有什么好处。

如果非要讨论政治,我个人觉得我国民主进程不够顺利反而是因为很多“半觉醒”的人没有理解

言论自由的代价是看到让自己不舒服的言论
思想自由的代价是看到和自己思想不同的人活蹦乱跳
政治自由的代价是看到让自己不爽的人上台执政

守则里那条”被尊重的前提是尊重别人,自由的前提是承认他人的自由“是不是写的有点差劲,所以有些难懂?

要说天一犯法了,没错,是犯法。而且也不像冉阿让那样等着干这个救命一般别无出路,她有别的方式可以营收。

违法受罚,是这么个道理没错,但怎么就看着这么荒谬呢?偷漏税按亿算的明星可以念其初犯只罚钱了事;家暴打死老婆的判了六年半;捅死亲妈的未成年人直接放了还花钱给他念免费的书……然后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里自嗨,不伤害到什么人的破事儿判十年,最搞笑的是给做封面排版的也能判上几年。

政治的那套潜规则很多人都知道,比如踩了非法出版物的线之类的,但知道就算了,还拿出来嚼显得多有见识似的,你一根韭菜还替菜刀担心。
再说,现在作品分级瘫痪和出版渠道垄断又不是什么新鲜事,这种剥削法律至今还越发紧固,除了艹还能说什么?

资源自取,我传百度网盘了,无密码,永久有效。

在文学研究上读同性爱的小黄书能读到什么,为什么女性热衷于阅读男性同性恋体裁的文章。耽美文化研究:《男人之间——英国文学与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
pan.baidu.com/s/1wGY2adJ_3sTOO

研究殖民强国对中东地区文化持有的态度。了解深层歧视,探寻DG脑残的原因:爱德华萨义德《东方学》
pan.baidu.com/s/1PyzpbRx3rWWeV

最后一则是我的私心,丁宁《还轩词》,1985年,安徽文艺出版社版
。人生得意时,不可读丁宁。
pan.baidu.com/s/1QyxuPz-HKbrYv

改了名字,应该不会失效了。

#

在禁黄书的时候你觉得成年人不需要有生理需求。在调解强奸案的时候,你觉得罪犯可以有生理需求了。

历史真的是毫无新意……

(维基)1983年“清除精神污染运动”:
尽管解放思想成为改革方向,但是解放程度依旧是在控制之下。 如在1979年理论务虚会上的过激言词,西单墙引发的群众情愿后,邓小平发表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长篇讲话,同时逮捕异见人士魏京生。在波兰事件后,1980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接受了“缓改革”的建议。在经济改革中,坚持计划经济,坚持“指令性计划”,一些坚持“商品经济”看法的经济学家受到批评,同时加强了对意识形态的控制。突出的事例是对《苦恋》的批判和对青年诗人叶文福的批评。1981年1月23日,胡乔木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讲活中开始批评胡绩伟的“党性和人民性”的言论,成为了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前奏。当时高压环境下,流行歌曲也被成为“靡靡之音”的“黄色歌曲”。1982年,人民音乐出版社还专门出版了一本名为《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小册子。
64学生的诉求就包括要批判1983年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并让中国公民能够享有出版非官方媒体的自由并中止对媒体的言论检查。

在清污运动中,科幻小说在行政上被定性为 “精神污染”,受到直接正面的打击。“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和商品化的倾向,正在严重地侵蚀着我们的某些科幻创作”。“极少数科幻小说,已经超出谈论‘科学’的范畴,在政治上表现出不好的倾向”。钱学森曾多次表示,科幻是个坏东西,因为科学是严谨的,幻想却没有科学的规范。出版管理机关多次发文禁止刊发科幻小说,相关杂志纷纷停刊整顿。科幻界迎来寒冬。
在活动的高峰期,《瞭望》周刊封面因为刊登世界冠军的女子体操运动员在高低杠上的动作,在一些地方当作“黄色照片”被收缴。有地方将一岁小孩不穿衣服的照片定性为“淫秽照片”。
11月14日,胡耀邦、赵紫阳在中央书记处对“清污”正式发表讲话,提出限制清除精神污染。1983年11月,时任中国青年报社社长的佘世光布置撰写评论员文章《污染须清除,生活要美化》。此社论及后来的数篇文章,对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提出批评。12月20日,胡耀邦在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总结,称邓小平的清污决定是对的,但是在下级执行时出现了偏差。12月3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在清除精神污染中正确对待宗教问题的指示》。这实际上标志着“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的结束。

书号这个东西,简直是人为制造物资紧缺的典型事例。
一串数字而已,看不见也摸不着,本不存在紧缺的问题。谁都可以申请,价格也颇为亲民。但在我国,书号要靠行政审批,只有国有出版社才能拿得到,而且也不是想要多少就能拿多少。这样一来,书号就成了稀缺物资。
那么如果某个个人想合法出书,他只有一条路可走:找出版社。但出版社书号有限,都得用在刀刃上,要价就绝对低不了,三万五万都是寻常。有些书虽然没市场,但未必没价值,倘若作者想出,只能自己负担费用,如果他不是格外富裕,这是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可能导致这本书根本就出不了。
与此同时,有些有钱有关系的人,无论写得多差,只要内容不存在政治导向或者明显的淫秽色情这一类问题,照样也是可以正式出版的。编辑们往往对这类书苦不堪言,审稿时要时刻抑制住想要打人的冲动。偏偏这一类作者还经常迷之自信,认为自己写的是杰作,故而提出各种神奇的要求,简直是醉了。
在不少国家,书号主要起服务性功能:便于上架、检索、馆藏、分类等等。但在我国,书号起管理作用,而且就管出了这么一种好书常常不能出、烂书出了一大堆的效果。

关于某电影节的一点点引申思考(2)

关于某电影节的一点点引申思考(1)

关于书号(和游戏号)的科普(2)
@咱说
而民营出版公司高价买到了书号,这个成本就必然会分摊到读者身上。不仅如此,因为书号是稀缺且精贵的,而民营公司又是实打实靠卖书来维生和挣钱的,可出版书的数量的减少和出版成本的提升,必然导致那些内容质量高但却没什么市场的书遭到淘汰。反过来,内容一般甚至很烂但销路好的书会得宠,并且成为追逐方向。

又是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所以,珍惜你还能读到的每一本好书吧。

@沉佥
前阵子震惊于游戏限号审批的朋友怕是不知道图书限号早有之,且还刚大幅度削减过配额。为什么要这样做都是不言自明的。而且书号买卖早几年就不让了。但民营书商还是非买不可,不能明着买就巧立名目买,合作出版呗。整个中国出版业基本是戴着镣铐在求生存,想整谁按个非法出版的罪名很容易

,放胆躁!#
《红》刊现已出刊!十分感谢大家的投稿和对红刊的支持!

请点击右边下载:t.cn/E2KNd3A 码:93f8

主创:devichiii 和我
编辑:我
设计:devichiii
插画:Iris Lee
摄影:Lai Yuhua, Spiralcurd, Yang Lidan
校对:devichiii Iris Lee 和我
特别感谢:王丁丁,策兰,大李子,猎魔人会不会梦到变种羊,参拾,苏苏,无名氏,年轻的扯淡人,Brokenbones,谢钗,夏磊蕾,deepseaglowstick,Brfxxx,S104,HuanYan,Nora,TUR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请勿私自印刷以及用于商业用途 pawoo.net/media/f0-RoGcp83WQyN pawoo.net/media/KP2JMN6-xzW5SB pawoo.net/media/UQwSFI0w36Ce-r pawoo.net/media/VoHgQpZ3ZTY3dE

曾经,我以为民国是最后使用通假字的年代= =

2/ 日前我们得到的消息显示,中国[至少]一线城市似乎正在启动新的人口调查,这次使用的 PDA。调查内容包括身份证、工作地点、上班时乘坐的交通工具等信息。⚠️这些数据的收集将有利于现实中的监视和跟踪。于是在线隐私保护,即 切断线上和线下的身份联系,已经非常重要。IYP 提供的隐私保护知识和技巧急需获得更快速的普及

关联我们的分析:全球主义金融家和权力成瘾者需要的不仅仅是军事力量或官僚力量来获得他们理想的奴隶社会。他们需要的是第四代战争战术。他们需要让群众主动接受自己被奴役。
⚠️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有两种工具可以实现这一结果:

medium.com/@iyouport/%E5%85%A8

国家网信办约谈客户端自媒体平台,主体责任不容缺失,绝不允许问题账号用小号“重生”、跨平台“转世” 

十年那孩子怎么能忍受得了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