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一只鸟撞我家窗户上,死了。有点哀伤

我本人对肖战倒是确实没太多的恶感。因为我理解他也不过就是个普通人,配不上这种疯魔一样的喜爱,但也担不起现在全民狂热的诋毁。其实想想挺可悲的,喜欢他的和恨他的,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他。他做人好还是不好,是救过人还是放过火,我都不关心。因为他只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一个旗头。但是他唯独不能当个人。
我的意思是,人心是很复杂的,你和一个人朝夕相处几十年都未必能完全了解他,你怎么就能凭着望远镜看了他几眼,团队字斟句酌的几篇访谈,就能把一个人捧上自己的神坛,把他的话奉如圭臬。
现在的明星大多数的状态就是这样。所以这也是我从来不追星的一个原因。抛弃逻辑理念现实和常识的去喜欢什么和讨厌什么,都是很空虚的事情啊。你们到底在追星中获得了什么真实的情感,是我一直不能理解的事。
大概还是我国特有的二极管现象吧,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大家都是简单的纸片人啊。

今天晒着太阳, 伸了个懒腰, 肚子露了出来, 衣服往上一掀, 大腹便便, 终于是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在美國的聽證會中,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引述了《美國隊長2》的經典對白:

The price of freedom is high,it always has been,and Its price we’re willing to pay.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