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thub.com/duty-machine/news github上的一个可以免翻墙看外媒中文新闻的项目,通过抓取文章保存成markdown文件,使用github主域名避免被屏蔽

pawoo似乎已经不能在bgme.me的用户主页关注用户了😭

merely boosted

... 

merely boosted

买了两只米菲,我觉得是芒果班戟色和薄荷冰沙色,看起来很好吃,可以多学五分钟。 pawoo.net/media/stH99KnaDQrz-H

尼采将国家形容为“所有冰冷的怪物中最冰冷的,用偷来的牙齿啃咬。”

我的一个毛病是认为每个人都是有机会讲道理的,就像康德的理论中每个人都是理性自由的,遇到不能讲道理的我还会心存幻想,觉得是不是自己讲好一点就能讲了,然而世界上有很多傻逼确实是到头也没法讲道理的,甚至让他自食其果也没有用

讲真,对我来说认同“诚实”和“自由”已经算是理解了,更具体地说是“不因为自己的偏好而向往他人虚假的一面”,“尽可能对他人的意志给予尊重”。但后者绝不意味着我要压制自己的批评,否则我就与诚实矛盾了。每个人必须要真正理解和应用这两点,才能不成为作恶和伤害人的一方。对于没有这两点的人,我的本能会让我恐惧而远离,生活在一个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这种概念的社会里,和地狱真的没有多大区别。

merely boosted

乔姆斯基和福柯辩论中最核心的一段:m.youtube.com/watch?v=hpoLLAJ1
在这里,福柯毫不掩饰地展示了他压迫,革命,和专政的真实看法:在他的眼里,被压迫阶级(实际上又通常被"先锋队"代表)所应该追求的既不是正义也不是自由,或是是人类的福祉,他们所应该追求的就是赤裸裸的权力。他们弄革命,本就不是为了要创立一个更公平正义的世界,而是因为革命能夺权,权力本身,是唯一值得追求的目标,为了得到权力,不仅手段无关紧要,目的也无关紧要,道德和正义都是假的,客观真理也是假的,只有权力和对权力的追求是真的。

这种以这种绝对的犬儒和野蛮为基础的价值观,以及权力的极端痴迷,使得福柯以及其不少与之类似的学院左派的理论除了道理本身不能服人之外,在道德上也没有任何的合法性。建立在这种理论之上的思想和行为有害于人类,只会将社会引向灾难。

merely boosted

虽然我对这狗屁世界的态度一贯是希望自己能早点去世的,但也不要轻易惹我。别人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安,祖安的安。

merely boosted

我一点都不是因为热爱生活才活着,而是被恐惧困在这里的。但凡有一个可以快速无痛易获取的方式离开这里,可能我也不会那么厌恶活着。

merely boosted

李棉裤现在一天能吃四个罐头,也就是800克。800克对于一只猫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一个人一天吃了30多个汉堡。
真的养不起了。

merely boosted

以前也想过“如果我不是我而是别人就好了”这种事,但现在不想了。无论是谁的人生,只要没有脱离这个世界而存在,就一定有我不喜欢和不想承受的部分。即便其中一部分可能比我轻微,但又肯定会多出额外的麻烦。就算是整体好上一个台阶,我也难免会因为别人的痛苦而多出一部分自责和愧疚。如此一想,我还不如呆在这具我不喜欢但是较为熟悉的躯体里。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不以己悲”吧(因为以所有人悲

merely boosted

我要是知道家里有虫子又没打死的话晚上睡觉都睡不好,既然咱俩之间总有一个要做噩梦,那就你做吧🤬

merely boosted

人这一生就是不断被绑架的过程。
最开始你的父母绑架你。给你一张你未必会喜欢的脸,一个完全代表他们的意志的名字,一个极大偏向他们愿望的人生规划。
后来是你的国家绑架你。仅仅因为你在全世界上百个国家里碰巧出现在它的地盘(鬼知道它们怎么划定的),它就要求你的身体和精神都无条件地站在它这边。
再后来是你所处的社会绑架你。它拿着一套你事先根本没有同意过的规则,要求你贡献你大半的人生作为齿轮推动它运转,仅给你极少的食物果腹作为报酬。
除此以外,你还有可能被朋友、宗教、爱情、科学、艺术绑架,它们都有不同的筹码可以要挟你。
当你终于倾尽所有来赎身,以为获得自由的时候,你被撕票了。

merely boosted

去年有个跟我同高中的学弟,经由我的语文老师,加了微信向我咨询高考志愿。他考得不错但发挥比平时差,所以对成绩不太满意。他想报我读的那所大学,但是分数不够上他喜欢的专业。通过和他的谈话我意识到这是个对自己的人生要求严格,有点倔的男孩子。所以我只对他阐述了所有选择的利弊,包括转专业的难度,考研和出国的可能性,专业对工作的影响等等。除了阐述我没有给他任何建议,我说你是个成年人,你可以自己权衡。
后来他大概是服从调剂去了我读的大学,我以为他是对专业将就了,或者正在拼命努力转专业。总之也没怎么联系。
刚才他又来找我,我才知道他尝试了大半年转专业没成功,又去复读重新参加了高考。这种做法真的很符合我当时对他的判断。但是今年他仍然考了跟去年差不多的分数,或许还是得回到我们那所大学,而且仍然不能去他理想的专业。我再次给他阐述了他现有选择的利弊之后跟他说,首先你条件足够好,也足够优秀了。不同的专业其实对你的人生影响不大,这种时候可以把喜欢放第一位。然后一旦选择就不要后悔,专注地把每个下一步走好。
他心态好多了,我自我感觉也是很难得的有营养的交流了,都是被白月光语文老师照耀过的人,某种程度上说的是一样的语言。

merely boosted

大家达不成一致不如就各司其职。革命肯定是需要激进派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激进派也肯定不能做到100%正确的,否则就不叫激进派了。温和派能容忍男性天生被环境造就的男权思想,也应该容忍激进派的激进思想,因为归根结底你还是需要我们。革命并不需要所有人达成完全一致,你改个房子还小锤抠缝大锤搞定呢。你是温和派就干温和派的事,是激进派就干激进派的事,只要对于我们最终想要达成的那个目标没有异议即可。革命本来就会犯错,但是有些时候不代表这些错就没必要犯。在革命还没打响之前就开始纠错是否真的能少走弯路?不一定。
总之人类就是烂大家都烂,我能在烂人里保证自己行动上不害人已经很难了,我早知道世界是这样我才不会来。

merely boosted

感觉不管怎样,用分手来胁迫对方的行为我始终是不认可的,它产生的裂痕是难以修复的,感觉对爱作为消耗品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