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对于《悲惨世界》角色理解的改变,也从侧面见证了我的成长旅程。

早些年,我称呼马吕斯为懦夫;我概述Master of the House为反派;我更不解沙威为何要对冉阿让如此穷追不舍。美巡版本的大悲让我认识到,沙威是一个信仰法律的人,在他眼中没有对错,没有以人为本的自由,触犯法律者,他将追查到底。MoH在我眼中则是一个信奉金钱之人,他生活在我们每个人生活里,那些市井素人里,多少带点MoH的影子,贪了一点小便宜便能开心一整天,他是坏人吗?不坏,因为他不故意害人。马吕斯更是让我心痛的人,他是街垒中最后的幸存者,在空桌椅的房间里思痛;他,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们,他,在最后一刻才知道Eponine对他的爱,他,什么都挽回不了,他更没有机会对着街垒的人诉说“对不起,我活下来了”。于他,在黑夜来临之时,这种生之痛永远地烙印在了他的心口。这个烙印也便是三色花的样子。

所有角色都不是非黑即白,他们都带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和信仰。他们都是雨果笔下的生灵。

ena @may2256

@halcyonccc
沙威是想用偏执的手段维护他所相信的正义,所以他才会因为理想幻灭而自杀。

· Web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