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到了,现在的矛盾是前清思想、红卫兵思想和世界青年思想间的矛盾激烈碰撞,第一世界xx和第三世界xx经济生活差距间的矛盾,活得像撕裂一样

每日一问。贫苦学生移民渠道有哪些?:0400:

暴躁发言 

个人 

#二手新闻 #爹国男性
应该集资给美国送个大锦旗雕塑,老是麻烦人家(

【知名肿瘤学家、“千人计划”学者在美涉儿童色情被捕】近日,美国前德州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University of Texas 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教授、“千人计划”学者谢克平因涉嫌儿童色情被德州警方逮捕,目前已被保释,正等待出庭。这一事件发生在美国政府以及FBI对中国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千人计划”格外敏感的背景下,更是受到了各界的广泛关注。“千人计划”正受到美国政界、情报界的格外关注。不过,德州大学警察局助理总警监Vicki King表示,德州警方因旅行文件造假问题,搜查谢克平的工作计算机时发现了儿童色情内容,因此逮捕了当事人。t.cn/Ehz5nY4

你在国内想抱怨政府,政府不让你抱怨。外国人替你说出了你自己的政府不让你说的话,你巴巴上赶着:外人不得议论我朝国事!
韭菜自己都被割了还要替人擀饺子皮,我说句难听的,还真是贱啊。

转自微博被拉黑bot,这就是我最担心的事情,权力下放以后一个个都变成了独裁者

西联群体、P2P群体、SJ群体及其他各类重点人群…………钱除了送人,就是这么花的

我感觉,微博禁言三天的新规,侵犯了我在公共领域发言的权利,已经到不能容忍的地步了

《悲惨世界》里牺牲在街垒上的人们都是虚构出来的人物。即便若干人身上都有某个或者某些真人的影子,他们也依旧是虚构人物。
但当露易丝·米歇尔顶着安灼拉的名字给雨果写诗寄信,以致雨果的笔记本上出现了“我见到了安灼拉”这种话;当她带着惊人的勇气战斗在巴黎公社的街垒上、梯也尔政府的法庭上,安灼拉是的确存在的。
当一位来自法国南方的诗人给自己的作品署上让·普鲁维尔的名字,一面赞叹着自然之美,一面歌颂着自由与革命,让·普鲁维尔的确是存在的。
当生于1832年街垒之战半个月前的军医一手拿着手术刀救死扶伤,一手拿着笔书写未来的乌托邦,并终究为此牺牲在“五月流血周”的最后一天里,虽然他没给自己署个特殊的名字,但他让我相信,公白飞的确是存在的。
更不要说伽弗洛什了——他的名字早成了普通名词,他就活跃在巴黎街头,你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所以,谁说他们就只活在虚构中呢?

对 160 万学生成绩的分析显示男女数学成绩几乎没有差异 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数学和科学更适合男性,但对超过 160 万学生的学习成绩的分析发现,男生和女生在数学、技术、工程和科学等 STEM 科目的成绩是相似的。研究报... | 来自STEM 可以休矣 | solidot.org/story?sid=58088 (via Solidot)

。 

凤凰网全面整改 凤凰网遭到了网信部门的约谈,多个频道被命令停止更新两周时间。根据网信北京的消息: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北京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针对凤凰网部分频道、“凤凰新闻... | 来自 | solidot.org/story?sid=58073 (via Solidot)

《悲惨世界》小说本身的主题当然不止政治,远远不止。
但现在惊动网警的主要不就是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这首歌么?这首歌的核心难道不就是政治么?
好吧,唱政治歌曲也不意味着有政治诉求,我还闲着没事经常唱《国际歌》呢,但这也不意味着我随时都打算去码街垒嘛。
然而歌词写得明明白白,如果有人表示喜欢这歌,起码对歌词的内容也是认同的吧?
那么,自我审查、主动妥协,这首先就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精神格格不入。如此一来,还怎么谈得上爱这首歌?

小粉红的自尊心一碰就炸。
好像他们从来都不能明白,国外并没有“党的喉舌”和“政府官媒”这样的存在……
除非这视频打上瑞典外交部或旅游局的名头,不然最多也就是代表电视台的立场。
当然内容确实不怎样……
应该说眼看着仇恨和偏见是怎么样彼此越起越高的。

Show more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