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夭夭 @maoyaoyao@pawoo.net

因为pawoo被pixiv卖给了神秘的crossgate公司,所以胆小的我收拾包袱(仅51个对象的关注列表🤦 )移民去了mastodon.social,请旁友们继续关注😂

猫夭夭 boosted

每天上推都觉得,心一天比一天凉了,我觉得我对拿枪的人能有多下作,充满了绝望的预判,任何糟糕的场面都不意外。
你以命相搏想换得他们平等对话,没用,他们不在乎你的命、你的尊严、你的任何,这对大陆人来说都是很平常的认知,这就是没有限制的权力会产生的怪物,是我们身边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
而抗议和游行发展了这么久,局势一再变化,人群会产生观念上的裂变,不同的势力加入,甚至有非常极端的暴力因子进入,全世界的类似事件都会这样演变,也不用为此对民众失望,不要对他们责全求备。他们能做到今天这样,能抗衡到今天,已然了不起,换做我们,一天就凉,而且半天就会演变成极端暴力事件。参考一下西安反日游行。
重要的事,看一下墙内的新闻,我合理怀疑那谁就是想要一切向着暴力演变,越是这样越是有理由开枪。
前景从来没有过光明,我只希望,奢望,能有奇迹,希望香港人得到他们想要的。这对大陆开说,意义重大。我们在同一个政权下苟活,我们要面对的是同一个怪物。

我说完了,我舒服了。

to 米氮平:睡不着+早醒固然是非常不好,但是昏睡半天更加不好啊🤦

猫夭夭 boosted

微博一个说港中大的贴,中间有一句话,说很多学生在(港中大重黄)那样的环境下有偏黄的想法在所难免,然后强调了一句,“尤其文科”。
回复有人对这句话不满,结果下边一群喷文科的。表示文科思想意识形态易受到侵蚀之类的。
想吐槽的点实在有点多。

社科是帮助人文思考的。一个国家拼命发展科技而贬低人文社科是非常有问题的。
有理说理,而不要一副“我说不过你是因为你被其他思想污染了”的样子好吗。
把思想称之为污染,隔绝就能解决问题了?
我思考了一下,最后和基友总结了一句话:
歧视源于恐惧,而目的是为了控制。

说到底,对社科的歧视,对女性的歧视,都是这个逻辑。

资瓷的球队被旧将爆出在外野安装摄影机偷拍别队捕手手势作弊😭 I feel betrayed and embarrassed. 实在不愿意相信,拉我入坑的、带给了我那么多感动的2017WS那几场荡气回肠的比赛是用这种手法偷出来的😭

猫夭夭 boosted

日本大象日本大象 色图制造厂倒闭了!
日本大象最大色图厂 pawoo倒闭了!
王八蛋王八蛋黄pixiv 卖了实例卖了实例!
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 带着他的工程师跑了!

猫夭夭 boosted

いつもPawooをご利用いただき、誠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ピクシブ株式会社は2019年12月2日を持ちまして、Pawooを株式会社クロスゲートに譲渡し、株式会社ラッセルが運営を引き継ぐ運びとなりました。

今後もPawooは株式会社クロスゲート及び株式会社ラッセルにより独立したサイトとして運営されます。現在お使いのアカウントは引き続きご利用いただけます。(pixiv連携によるログインもご利用いただけます)

ピクシブ株式会社におけるPawooへのこれまでのご愛顧に感謝いたしますとともに、運営会社が変更となりました後も、これまで同様、Pawooをお引き立てくださいますようよろしくお願い申し上げます。

詳細はこちらをご覧ください。
pixiv.co.jp/news/press-release

猫夭夭 boosted

现在上海这边舞台剧看的人多了。审查也越来越严了,也许同样的剧本几年前能顺利过审,现在原封不动递上去就给你提一大堆修改意见。btw今年闹得比较凶的《白夜行》突然删减有一半是制作方自己作死,为了过审递了删减版的剧本,但演出时又加了回去,举报者当然是sb,但这种情况审查部门除了让你立刻整改还能咋办呢,制作方也被罚得挺惨的就不说了吧…在我国做文化行业真的太难了(其实任何行业都很难啦)

猫夭夭 boosted

政治问题就要政治解决,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如果六月阿姐不是那么高高在上,只肯见一边议员,对另一边实质上也是跟你平起平坐的议员视而不见,那事情早解决了。如果体制内有用,根本不必走向街头,也不必出现无大台。兴许有很多深层问题也没有解决,日后还会爆发,但烈度绝非如此。

政治问题不政治解决,这就是我说的制度暴力。因此我们可以单独拎出一件件事,讨论这里谁对谁错。但我始终坚持我的观点,在更宏观层面上,不肯政治解决的当局要负最终责任。

更讽刺的是,当局其实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自动滑入政治解决的轨道,那就是区选。我此前一直认为,区选是最现实也最可能的收场方式。如果区选正常,且不说结果如何,最起码不会让事态真的成为「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成为「霍格沃兹大战黑魔王」。然而,当局用逮捕七议员告诉大家,他们连这种自动滑入的轨道都不允许。所以再怎么谴责暴力,再怎么说这不该那不该。在拨开层层后要看到,始终是这个当局在实施制度暴力,不想解决问题的始终是他们。这才是所谓的高墙鸡蛋,所谓的站在谁的一边。

猫夭夭 boosted

別說什麼都做不了,你還可以打錢!!!!!!
人在牆內的可以拜託認識的海外好友打錢!!!

猫夭夭 boosted

打錢!!!!!!!!!!

給立場新聞打錢!給物資團隊打錢!總之給香港打錢!錢多錢少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打錢!!!!

咱国人到底怎么回事。一边说喜欢看进击的巨人,一边反对自由贪图“和谐稳定”;一边说喜欢看悲惨世界,一边又对民主活动嗤之以鼻。明明也都是身边的普通好人,正是因为都是好人所以才更加让人难受。

差点控制不住在朋友圈强行冲塔。

天安门2.0,我看得直接在实验室哭出来

猫夭夭 boosted

OmS打开了我观看NT Live的大门。6月时候通过它惊喜发现一部非常好看的政治剧,当时出于自我审查的心态,还在想这部无情吐槽工党和男权的剧是怎么过审的。没想到,也就过了几个月,高清放映全给端了。

猫夭夭 boosted

艹要是上海的审查让我看不了鹅我杀了广电

安非他酮和米氮平好贵啊……接下来的日子要省钱了🤦

猫夭夭 boosted

记得 2010 年,方氏防火墙的技术细节还都是众所周知的,大多数技术层面的内容都能在公开的论文和专利中找到。甚至有几个技术网站专门分析、转载墙的最新技术动态和小道消息,连硬件平台是数百台曙光服务器都被推断出来了。有的文章甚至像当小说一样,当年我因此学到了许多网络知识。

到了 2013 年之后就不行了,自引入 VPN 握手的匹配机制开始,之后的实现细节都几乎变成黑盒了——无法解释的连接神秘阻断就是那时候开始的,甚至分不清是网络拥堵还是网络审查。与此同时,Shadowsocks 等十分无聊的对称加密代理工具崛起,它们并没有任何技术亮点,只是冰冷的对称加密全部流量。

也差不多就是在那个时候,那几个技术网站也不活跃,不怎么发布技术信息了。当时因为没文章看还郁闷了许久。

而在 2014 年以后,我们就不再理解它了(虽然也并不是没有重要成果问世,例如 2015 年的 32C2 上对 GFW 探针的分析,以及 2017 年对 GFW 状态机的分析),只有偶尔的传言带来的群体歇斯底里。

不过我猜小道消息还存在,只不过现在都在 Telegram 群组上,圈外人看不见。而当年博客的长篇分析也退化了 IM 上的只言片语了。

无意间看到了Alex Bregman大学时期的照片
草当年的小breggy真是青涩可爱
为什么现在的ABreg变得这么油腻啊?
虽然油腻我也爱

猫夭夭 boosted

去球 on Twitter:大家见到五毛发言都可以搭把手屏蔽一下,Twitter的评论折叠算法应该会把发言用户被其他人屏蔽的次数算进去,被屏蔽的多了,他的发言默认就是被折叠的。 twitter.com/quqiu/status/11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