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礼记·郊特牲》说:“一与之齐,终身不改,故夫死不嫁。”这是现在讲究旧礼教的迂儒所乐道的。然一与之齐,终身不改,乃是说不得以妻为妾,并非说夫死不嫁。《白虎通义·嫁娶篇》引《郊特牲》,并无“故夫死不嫁”五字,郑《注》亦不及此义,可见此五字为后人所增。郑《注》又说:“齐或为醮,”这字也是后人所改的。不过郑氏所据之本,尚作齐字,即其所见改为醮字之本,亦尚未窜入“故夫死不嫁”五字罢了。此可见古书逐渐窜改之迹。

——《中国通史》吕思勉

由此可见,自古以来的男权,基本都是改出来的╮(╯_╰)╭

自古以来的复古趋势本来就很奇葩,也不知道这个古是哪个古。先秦齐地有女性不婚,但是保留性生活的,也有齐女以自己意愿有丈夫有情夫的,复古怎么不把这些都当作理所当然地复了?孔子所在的鲁地是男权压迫先锋,儒家对齐女抨击很多,但是鲁女也是有离婚和再婚自由的,就不知道国男脑内的古是不是特指大清

@manul 连半秃辫子头都不留还敢说爱大清 :0080:

@corhachure 国男会告诉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 ̄"")╭

@jiangshanghan 国男会说现在也没让缠足啊,他们很进步╮( ̄▽ ̄"")╭

@manul 合着这不是复古啊,这算是后人臆测?或者是就为了利益随便加东西?

@sanmeiji 后者可能性更大。具体什么时候改的不太清楚,但是光是明清就很喜欢根据男权篡改古籍。他们认为蔡文姬被强奸不自杀就是淫荡,不该入列女传(她不是最早列女里的,自从刘向写了列女传,后世隔一段时间就会修列女,汉朝列女有才辩类的,蔡文姬归入此类),把蔡文姬删除过

@sanmeiji 我觉得刘向的列女传部分入选标准很有意思的。我建议你可以读读旧唐书及以前的列女传,大部分都是很鲜活的女性,再对照明清的列女传就会觉得很痛苦了。男权逼迫何至于此

@sanmeiji 光是娥皇女英,你看过刘向的版本就会觉得整个故事后来被剧烈扭曲过。新出的列女传就在译文刻意添加了很多后世才加入的恶臭内容,非常狗屎,以为别人都不看原文?

@manul 和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对照着看捏 :blobcatthink: 就过的好的时候大家都好,过的不好的时候立刻开始压迫弱势群体?

@sanmeiji 这不是平行的。上古生产力和经济肯定比后来差的,但是女性应该曾经掌握过很多生产资料(特指贵族)。商王的女儿是可以裂土封地成为正儿八经国君的,妥国国君就是商王的女儿子妥。她是妥国国君,同时也是当时商王手下掌握实权的高级官员。详细可以查下小臣妥。至于妇好那一圈太出名了,也不多说。

到了周朝,女性的地位在下降,没见过女国君,但是整体而言,女性还具备相当的自主性,操控政治的女性非常多。齐地当时就是典型,齐女是春秋战国时期重要的政治力量,齐国即使乱了、弱了、扑了,当地风气也比鲁国这些地方最繁荣的时候开放得多。而汉朝对女性的禁锢在加重,可是和经济发展也不平衡。明朝在资本萌芽的时期,对女性的压迫反而是在加重的,究其根源,我估计还是和当时社会中男女所掌握的生产力和权力比例、社会对男权认知相关,越到后面,男性手中的资源越多,像滚雪球一样变大,到后面就变成明清那个鸟样,更倾向于把女性关在后院。但是随着科技发展,职业女性的诞生让女性再度掌握生产力,才有资本向男性叫板,争取自身权利。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Pawoo

Pawoo(パウー)はラッセルが運営するMastodonのインスタンス(サーバー)です。 「創作活動や自由な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を楽しめる場」として、どなたにも幅広く使っていただけ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