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达芬奇这些伞兵女爹终于火了一次。
原贴围观地址【weibo.com/1957351707/Kw2FUsAnv
先说私怨:sisimo是我从剑三同人时期就认识的作者,我还口头约过她稿,但是我的本流产了。。。是个很温和的太太,她的病一直很严重,她去世这事虽早有心理准备,但我还是很难过。
没想到一个与世无争,安安静静写几篇小说,连自己医药费都赚不出来的作者死后还能被人这么泼脏水。

达芬奇,是豆瓣的小说打分器小组,今年年初我在豆瓣玩,然后他们限时开放小组了,很多人就去“买了个房”。我也去了。结果开组后的第一天,该小组刷了一天的【耽美都是厌女的傻逼】【腐癌滚出去】。
OK,惹不起,滚了。
该组名言:我治不了男的我还治不了女的吗。

隔壁耽踩,虽然也有天天盯着作者私生活拉踩的毛病,sfw和gfw天天打架,揪着篇文指点江山的神气样子,也不知道订阅花了几毛钱。但是起码不像达芬奇的组员这么疯魔。
行吧,就算是看言情看耽美都不算是什么高级爱好就是个消遣,但是各自安好不行吗,贵组看言情,BG说是厌女拜吊,GB说是扶贫。然后还是天天cue隔壁耽美都是腐蟑螂。骂女人的难听的话都让你们说了,哪来的脸说自己是女权?

Follow

😐既然说到这些爱女姐,那就仔细说说吧。
这些伞兵在互联网我见过很多了。因为其过于智商盆地的发言,我就没怎么搭理过。
我很久就说过了,我对女权很无望的一点就是,看看隔壁男的,现实极端男权负责把女的从楼上扔下去,网络极端男权负责拍手叫好。
然后呢,这些所谓的极端女权刀刀都是向着自己戳的。
我也不想说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因为我本身就很讨厌被群体定义。

何况这群体本身还四分五裂的自己都说不出个一二三四五。

问题一,要不要和婚女割席。
问题二,要不要和性工作者割席。
问题三,女性穿暴露的衣服到底是体现了女性自由意识的觉醒还是在迎合男凝。
问题四,画大奶子女角色的的画师是不是在媚男。
问题五,写耽美的作者是否就是厌女。
问题六,爱看言情正常体位的女读者是不是拜吊。
问题七:到底如何才能定义爱女还是厌女,一定要在性取向里找答案吗。

是的,这些都是爱女解们日常在争论的东西。

我就奇了怪了,
第一,能不能少管点女人的事,多去冲一下男的?
第二,现实中的事没见解决一件,天天对着虚拟作品重拳出击。
第三,你们天天说要看你们所谓的爱女文学,但是我也没看见你们写出点啥东西啊,哪怕有一篇镇圈神作也行啊。

我其实没有怎么和爱女解接触过,圈子实在是差十万八千里,就有一次……
和我一起玩游戏的都知道,我玩网游,是比较喜欢玩男号的……
我也不想解释我为啥要玩男号了,我就愿意不行吗,美少女的事你少管!
然后就有一个人过来说我,玩游戏都要玩男号,内心是不是很厌女,很想自己是个男的。

这不废话吗,当男的多好啊,男的是全世界的宝宝又是全世界的爹,谁不想当啊是吧。

其实我qq和微博至今性别设置还是男的,我觉得很多女的也能明白是为啥……

我实在是不想听到【哦。是个妹子啊,来玩奶吧。】这句话了。

@mammonyan 性别设置为男非常能理解,我高中时一个同学曾经收到过大量陌生人的QQ好友请求,后来问了其中一个人才知道纯粹是因为她排在“条件筛选:女,16岁”的第一个……这个狗屎环境里光是暴露自己的女性身份就已经很危险了,凭什么要求别人如实设置自己的性别 :ablobnervous:

@mammonyan我真的很烦女人争论女人做什么是不是厌女,为什么不把这个精力用在对付男人上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