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如我直到前几天才知道原来一键保存标点不是插件而是游戏内功能!!!啊!!!

Show thread

今年养育了大量豆芽(指三只)
但我自己还是会对你游的一些基础功能感到迷惑……

笑死我了,怎么会有个企业客户叫命大药业

phd第一天
和cohort上了好长的课讲了好久的话还去了bar
系里有个教授研究手语的,哇靠一开始看手语两个字心想这和我关系不大吧,但她细讲研究方向的时候发现好他么有意思
有些听障小孩家里爸妈听力正常,所以爸妈不会教标准手语,但这些小孩会自发形成一套手语系统跟别人沟通,而且不管父母说什么语言,习惯什么样的语言结构,全世界这样的小孩的自创手语都会形成一样的语法结构!真的很炫酷,所以手语模型其实很适合拿来研究“语言是怎么来的”这种问题
跟我的研究p关系没有(也许能有?)但整个被震撼到

我经常也在想,一个人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获得“可以凭自己心愿去死而不被反对”这种程度的爱戴。光之战士肯定是可以的。现实中的人不可以,至少没看到过,迪恩温彻斯特可以,火野映司可以,甚至城户真司或卢克天行者都不太够格……

Show thread

我要是光之战士该多好,如果我想死的话,没有人会忍心拦我

拍忍者技能的时候竟然拍到了很酷炫的剪影……那一刻的我仿佛迦楼罗附体,太帅啦!!!游星鸟的尾巴似乎也变成了头发上飘扬的丝带,这个时刻真是完美,尤其是考虑到风遁能看到人变成剪影也就只有一瞬间

哼哼,我是艳绝夜之城的绿毛女小丑
(开场穿那身公司狗制服的样子太像了

不过,漫画里的主角是为了去掉血液里的自己的本源,我没有那么忧愁的目的,我单纯只是为了集中注意力。集中注意力好难啊,又好重要,以至于我愿意(不得不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做任何事来达成,我觉得在这之中伤害自己是最有用的了

Show thread

看了鳗老师画的法丹尼尔漫画,第一反应是好巧啊我昨天才刚自残过……画得好真实,那种伤口里不是直接涌出血而是断断续续地冒出一串血珠的样子,就像我买过的一串红色玻璃珠项链。感觉内部装有液体,受到伤害的时候液体就会流出来凝固阻止伤害变大是一种很生物的表现,所以星球也许也是一种生物,或者我也是一种星球。

有没有那种非日常意外事件胶囊,好坏随机,可以供无聊的人调剂生活使用,我肯定会屯一大堆然后从来也不敢用,但是会在崩溃的时候突然全都拆开包装一起吞下去,清醒过来之后面对无穷无尽的打破计划的事情,无法应付又后悔,哭得死去活来地被折腾,然后又自暴自弃地屯一大堆(……

好烦,好厌倦,好疲乏……想离开这里

好想跟战士哥搞蓝色生死恋,战士……我的战士……

晨跑就是大型自讨苦吃,明天不去了,哪有睡觉好啊!

在家蹲了半个月反而完全没有画画……

看看这随机脸!基本没改,无论是五官还是配色都roll得好绝哦,太喜欢了

Show more
Pawoo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